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大方等陀罗尼经云。舍利弗问文殊言。受记当于何求。文殊师利言。当于如如性中求。释曰。如如性。即是一切众生真心之性。

  思益经云。众生如。即是漏尽解脱如。以一切法。悉入于如。无有体性。即是诸佛解脱。于众生心行中求。

  因果经偈云。一切造善恶。皆从心想生。是故真出家。皆以心为本。

  大法炬陀罗尼经云。佛告毗舍佉。如是色相。不可眼见。当知彼是心识境界。唯意所知。是故不可以眼见。毗舍佉。一切众生所有心意。不可言说。唯佛智知。

  像法决疑经云。今日坐中无央数众。各见不同。或见如来入涅槃。或见如来住世一劫。若减一劫。若无量劫。或见如来丈六之身。或见小身。或见大身。或见报身。莲华藏世界海。为千百亿释迦牟尼佛。说心地法门。或见法身。同于虚空。无有分别。无相无碍。遍同法界。或见此处。山林地土沙砾。或见七宝。或见此处。乃是三世诸佛所行之处。或见此处。即是不思议诸佛境界真实之法。释曰。故知佛无定形。随识而自分粗妙。境无异相。因心而空见短长。可谓现证法门。理归宗镜。

  如来兴显经偈云。诸佛所行性。一切诸众生。皆在心性中。相可相同相。

  现宝藏经云。菩萨问文殊师利。以何缘故。一切诸法皆是佛法。文殊言。如佛智所觉。又问。如何佛智所觉。乃至答言。解自心如故。

  修行慈分经云。一切诸法。体相微细。皆悉空寂。凡夫之人。以自分别。生诸境界。自分别中。还自系缚。乃至未了心之自性。剂尔许时。如在梦中。妄着诸境。复应观察一切三界。皆悉是空。空不碍空。

  入楞伽经偈云。尔时佛神力。复化作山城。崔嵬百千相。严饰对须弥。无量亿华园。皆是众宝林。香气广流布。芬馥未曾闻。一一宝山中。皆示现佛身。亦有罗婆那。夜叉众等住。十方佛国土。及于诸佛身。佛子夜叉王。皆来集彼山。而此楞伽城。所有诸众等。皆悉见自身。入化楞伽中。如来神力作。亦同彼楞伽。诸山及园林。宝庄严亦尔。一一山中佛。皆有大慧问。如来悉为说。内身所证法。出百千妙声。说此经法已。佛及诸佛子。一切隐不现。罗婆那夜叉。忽然见自身。在己本宫殿。更不见余物。而作是思惟。向见者谁作。说法者为谁。是谁而听闻。我所见何法。而有此等事。彼诸佛国土。及诸如来身。如此诸妙事。今皆何处去。为是梦所忆。为是幻所作。为是实城邑。为乾闼婆城。为是翳妄见。为是阳焰起。为梦石女生。为我见火轮。为见火轮烟。我所见云何。复自深思惟。诸法体如是。唯自心境界。内心能证知。而诸凡夫等。无明所覆障。虚妄心分别。而不能觉知。能见及所见。一切不可得。说者及所说。如是等亦无。佛法真实体。非有亦非无。法相恒如是。唯自心分别。如见物为实。彼人不见佛。不住分别心。亦不能见佛。不见有诸行。如是名为佛。若能如是见。彼人见如来。智者如是观。一切诸境界。转身得妙身。即是佛菩萨。

  虚空孕菩萨经偈云。一切诸法相。真实无知者。若人住诸阴。六根皆蔽塞。释曰。故知诸法皆真。无知无见。才有知见。即落识阴。则一心不通。六根闇塞。终不能见无见之见知无知之知。若有见之见。则不见一切。若无知之知。则无所不知。所以贤护经云。若菩萨观四念处时。无法可见。无声可闻。无闻见故。则无有法可得分别。亦无有法可得思惟。而亦非瞽盲聋故。但是诸法无可见故。以唯一真心。见外无法。

  宝星经云。尔时世尊。告妙音梵王。汝今何故目不暂舍。乃至无相观于我耶。善男子。颇有一法名为佛耶。颇有一物可名为名耶。释曰。故知名体俱空。妙旨斯在。是以绝观。方见如来。有无之观。皆是虚妄。不入宗镜。岂辩真佛乎。

  十住断结经云。一切诸法。常自存在。众生不达。为兴庄严。法法自生。法法自灭。法法不生。法法不灭。法生法灭。性不移转。斯是菩萨大士之道。非诸凡俗之所及也。释曰。一切诸法常自存在者。真心不易。性相恒如。众生不达为兴庄严者。以外道执断见。小乘证无常。菩萨为对治凡小故。不尽有为。常修福业。不住无为。深入智渊。广大庄严云兴万行。念念圆满十波罗蜜。拔断常外道之曲木。出邪见之稠林。拯偏真小果之矬身。升解脱之坑底。所以华严经云。第七远行地。当修十种方便慧殊胜道。所谓虽善修空无相无愿三昧。而慈悲不舍众生。虽得诸佛平等法。而乐常供养佛。虽入观空智门。而勤修习福德。虽远离三界。而庄严三界。虽毕竟寂灭诸烦恼焰。而能为一切众生起灭贪瞋痴烦恼焰。虽知诸法如幻如梦。如影如响。如焰如化。如水中月。如镜中像。自性无二。而随心作业。无量差别。虽知一切国土。犹如虚空。而能以清净妙行。庄严佛土。虽知诸佛法身。本性无身。而以相好庄严其身。虽知诸佛音声。性空寂灭。不可言说。而能随一切众生。出种种差别清净音声。虽随诸佛了知三世唯是一念。而随众生意解分别。以种种相。种种时。种种劫数而修行。释曰。经云。虽善修空无相无愿三昧者。是对治凡夫著有徇乐之见。而慈悲不舍众生者。是对治二乘沈空畏苦之见。下诸句义。皆同此释。故云。声闻畏苦。缘觉无悲。俱失菩萨二利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