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缘禅师云。譬如家中有大石。寻常坐卧。或作佛像。心作佛解。畏罪不敢坐。皆是意识笔头画作。自忙自怕。石中实无罪福。

  安禅师云。直心是道。何以故。直念直用。更不观空。亦不求方便。经云。直视不见。直念不思。直受不行。直说不烦。

  觉禅师云。若悟心无所属。即得道迹。眼见一切色。眼不属一切色。是自性解脱。经云。一切法不相属故。心与一切法。各不相知。

  圆寂尼云。一切法唯心无对。即自性解脱。经云。一切法不与眼作对。何以故。法不见法。法不知法。

  尧禅师云。了心识性。自体恒真。所缘念处。无非佛法。

  朗禅师云。凡有所见。皆自心现。道似何物。而欲修之。烦恼似何物。而欲断之。

  稠禅师云。一切外缘。名无定相。是非生灭。一由自心。若自心不心。谁嫌是非。能所俱无。即诸相恒寂。

  慧慈禅师云。夫法性者。大道也。法是法身。性是觉性。即众生自然性也。是以金刚般若。如大火聚。三昧焰焰诸累莫入。故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慧满禅师云。诸佛说心。令知心相是虚妄法。今乃重加心相。深违佛意。又增论议。殊乖大理。常赍四卷楞伽经。以为心要。随说随行。

  宗镜录卷第九十七

        戊申岁分司大藏都监开板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九十八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志公和尚偈云。顿悟心原开宝藏。隐显灵踪现真相。独行独坐常巍巍。百亿化身无数量。纵令逼塞满虚空。看时不见微尘相。可笑物空无比况。口吐明珠光晃晃。寻常见说不思议。一语标宗言下当。

  庞居士颂云。万法从心起。心生万法生。生生不了有。来去枉虚行。寄语修道人。空生有不生。如能达此理。不动出深坑。

  寒山子诗云。男儿大丈夫。作事莫莽屎。径直铁石心。直取菩提路。邪道不用行。行之必辛苦。不要求佛果。识取心王主。

  懒瓒和尚歌云。莫谩求真佛。真佛不可见。妙性及灵台。何曾受熏练。心是无事心。面是娘生面。劫石可移动。个中无改变。又云。吾有一言。绝虑忘缘。巧说不得。只用心传。更有一语。无过直与。细于毫末。大无方所。本自圆成。不劳机杼。

  腾腾和尚歌云。修道道无可修。问法法无可问。迷人不悟非空。达者本无逆顺。八万四千法门。至理不过方寸。烦恼正是菩提。净华生于泥粪。识取自家城邑。莫谩游他州郡。

  高僧释法喜。临迁化时告众云。三界虚妄。但是一心。端坐而卒。

  高僧释灵润云。舍外尘邪执。得意言分别。舍唯识想。得真法界。前观无相。舍外尘相。后观无生。舍唯识想。又常与法侣登山游观。野火四合。众并奔散。唯润安行。如常顾陟。语诸属曰。心外无火。火实自心。谓火可逃。无由免火。及火至润。潜然自敛。

  高僧释法空。入台山幽居。每有清声召曰。空禅。如是非一。自后法空。知是自心境界。以法遣之。遂乃安静。初以禅修。终为对碍。遂学大乘离相。从所学者。并以此诲之。以法为亲。以法为侣。

  高僧释靖迈。临终云。心非道外。行在言前。言毕坐蜕。

  高僧释通达。因以木打块。块破形消。既睹斯变。廓然大悟心迹。

  高僧释转明。凡有所咨学者。常以平等唯心一法。志而奉之。

  高僧释道英。入水卧雪。而无寒苦。如是随事以法对之。纵任自在。不以为难。良由唯识之旨。洞晓心腑。外事之质。岂得碍乎。当讲起信。至心真如门。奄然入定。

  高僧释道世云。勤勇忏悔者。虽知依理。须知心妄动。远离前境。经云。譬如?花千斤。不如真金一两。喻能观心强。即灭罪强。

  伏陀禅师云。籍教明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凡圣一路。坚住不移。不随他教。与道冥符。寂然无为。名为理入。

  高僧释智通云。若夫寻近大乘。修正观者。察微尘之本际。许一念之初原。便可荆棘播无常之音。枭獍说甚深之法。十方净土。未必过此矣。

  高僧释昙遂。每言。三界虚妄。但是一心。追求外境。未悟难息。

  高僧解脱和尚。依华严作佛光观。于清宵月夜。光中。忽见化佛。说偈云。诸佛秘密甚深法。旷劫修行今乃得。若人开明此法门。一切诸佛皆随喜。解脱和尚乃礼拜问云。此法门如何开示于人。化佛遂隐身不现。空中偈答云。方便智为灯。照见心境界。欲知真实法。一切无所见。

  太原和尚云。夫欲发心入道。先须识自本心。若不识自本心。如狗逐块。非师子王也。善知识。直指心者。即今语言是汝心。举动施为。更是阿谁。除此之外。更无别心。若言更别有者。即如演若觅头。经云。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又经云。无依是佛母。佛从无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