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天皇和尚云。只今身心即是性。身心不可得。即三界不可得。乃至有性无性。总不可得。无佛无众生。无师无弟子。心空。三界一切总空。以要言之。三界内外。下至蝼蚁蠢动之者。悉在一尘中。彼此咸等。一一皆如。是。各各不相妨。一切法门。千般万种。只明见性。更无余事。

  兴善和尚云。从上已来。祖佛相传一心之法。以心印心。不传余法。初祖指一言以直说。譬如龙吐水至津。津满至河。乃至大海。龙是水之源。以知如今已后。学人。相传一心之法。皆是简要说。而唤心时。不得别觅佛。当佛时。不得更求心。是以若人信自心是佛。此人所有言说。当能转法轮。若人不信自心是佛。此人所有言说。皆是谤方等大乘。所以经云。性外得菩提。譬如压砂求油。不是油正因。

  颙禅师有问。涅槃明。众生即佛性。佛性即众生。但以时异。有净不净。未审非情亦是众生不。答。经云。文殊问金色女。汝身有五阴。十二入十八界不。女言。如我身有五阴十二入十八界。梵网经云。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又依正二身。互相依立。华严经云。一切法无相。是则佛真体。经明。若计灵智之心是常。色是败坏无常者。则外道断常之见。华严明。众生界即佛界。佛界即法界。法界之外。更无别法。乃至万法虽异。其体常同。若不迷于所同。体用。常无有二。无二之旨。盖出世之要津。一念相应。不隔凡成圣矣。

  卧轮禅师云。详其心性。湛若虚空。本来不生。是亦不灭。何须收捺。但觉心起。即须向内反照心原。无有根本。即无生处。无生处故。心即寂静。无相无为。

  南泉和尚云。然灯佛道了也。若心想所思。出生诸法。虚假合集。彼皆不实。何以故。心尚无有。何所出生。若取诸法。犹如分别虚空。如人取声。安置箧中。亦如吹网。欲令气满。又云。如今但会一如之理。直下修行。又云。但会无量劫来性不变。即是修行。

  汾州无业和尚。初问马祖。三乘至理。粗亦研穷。常闻禅师即心是佛。实未能了。伏愿指示。马祖曰。即汝不了底心即是。更无别物。不了时是迷。了时是悟。亦犹手作拳。拳作手也。师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密传心印。祖曰。大德正闹在。且去。别时来。一足始跨门限。祖云。大德。便却回头。祖云。是什么。遂豁然大悟。示徒云。祖师来此土。观其众生。有大乘根性。唯传心印。印汝诸人迷情。得之者。即不论凡之与圣。愚之与智。多虚不如少实。大丈夫儿。不如直下休歇去好。顿息万缘。截生死流迥出常格。灵光独照。物类不拘。巍巍堂堂。三界独步。何必身长丈六紫磨金辉。项佩圆光。舌相长广。若以色见我。是人行邪道。设有眷属庄严。不求而自至。山河大地。不碍眼光。一闻千悟。获大总持。又临终告众云。汝等见闻智觉之性。与虚空齐寿。犹如金刚。不可破坏。一切诸法。如影如响。无有实者。经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即非真。言讫。奄然而化。

  真觉大师云。夫心性灵通。动静之原莫二。真如绝虑。缘计之念非殊。惑见纷驰。穷之则唯一寂。灵原不状。鉴之则。乃千差。千差不同。法眼之名自立。一寂非异。慧眼之号斯存。理量双消。佛眼之功圆着。是以三谛一境。法身之理恒清。三智一心。般若之明常照。境智冥合。解脱之应。随机。非纵非横。圆伊之道玄会。故知三德妙性。宛尔无乖。一心。深广难思。何出要而非路。是以即心为道者。可谓寻流而得源矣。

  神秀和尚云。一切非情。以是心等现故。染净随心。有转变故。无有余性。要依缘故。谓缘生之法。皆无自性。空有不俱。即有情正有时。非情必空故。他即自故。何以故。他无性。以自作故。即有情修证。是非情修证也。经云。其身周普。等真法界。既等法界。非情门空。全是佛故。又非情正有时。有情必空故。自即他故。何以故。自无性。以他作故。即非情无修无证。是有情无修无证也。善财观楼阁时。遍周法界。有情门空。全一阁故。经云。众生不违一切刹。刹不违一切众生。虽云有无同时。分相斯在矣。

  隋朝命大师融心论云。圆机对教。无教不圆。理心涉事。无事非理。无事非理。何乱而不。定无乱不定。则定乱两亡。无事非理。故事理双绝。乃至虽离二边。非有边而可离。言亡四句。实无句而可亡。此处幽玄。融心可会。若以心融心。非融心矣。心常如实。何所融也。实不立心。说融心矣。

  智达禅师心境颂云。境立心便有。心无境不生。若将心系境。心境两俱盲。境心各自住。心境性恒清。悟境心无起。迷心境共行。若迷心作境。心境乱纵横。悟境心元净。知心境本清。知心无境性。了境心无形。境虚心寂寂。心照境冷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