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甘泉和尚云。夫欲发心入道。先须识自本心。心者。万法众生之本。三世诸佛祖。十二部经之宗。虽即观之。不见其形。应用自在。所作无碍。洞达分明。了了无异。若未识者。以信为先。信者信何物。信心是佛。无始无明。轮回生死。四生六道。受种种形。只为不敢认自心是佛。若能识自心。心外更无别佛。佛外无别心。乃至举动施为。更是阿谁。除此心外。更无别心。若言别更有者。汝即是演若达多。将头觅头。亦复如是。千经万论。只缘不识自心。若了自心本来是佛者。一切唯假名。况复诸三有。则明镜可以鉴容。大乘可以印心。又云。求经觅佛。不如将理勘心。若勘得自心。本自清净。不须磨莹。本自有之。不因经得。何乃得知。经云。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若能如是解者。一念相应。即名为佛。

  普岸大师云。大道虚旷。唯一真心。善恶勿思。神清物表。更复何忧。

  沩山和尚云。内外诸法。尽知不实。从心化生。悉是假名。任他法性周流。莫断莫绝。

  临济和尚云。如今诸人。与古圣何别。尔且欠少什么。六道神光。未曾间歇。若能如是。只是个一生无事人。欲得与祖佛不别。但莫向外驰求。尔一念清净光。是尔屋里法身佛。尔一念无分别光。是尔屋里报身佛。尔一念差别光。是尔屋里化身佛。此三种身。即是今日目前听法底人。此三种是名言。明知是光影。大德。且要识取弄光影底人。是诸佛本源。是一切道流归舍处。尔四大六根。及虚空。不解听法说法。是个什么物。历历地孤明。勿个形段。是这个解说法听法。所以向尔道。向五阴身田内。有无位真人。堂堂显露。无丝发许间隔。何不识取。大德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本是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心若不生。随处解脱。灌溪和尚偈云。五阴山中古佛堂。毗卢昼夜放圆光。个中若了非同异。即是华严遍十方。

  石头和尚云。且汝心体。离断离常。性非垢净。湛然圆满。凡圣齐等。应用无方。三界六道。唯自心现。水月镜像。有生灭耶。汝能知之。无所不备。诸圣所以降灵垂范。广述浮言。盖欲显法身本寂。令归根耳。

  黄檗和尚云。达磨西来。唯传一心法。直下指一切众生心。本来是佛。不假修行。但今识取自心。见自本性。莫别求法。云何识自心。即如。今言语者是。汝心。若不言语又不作用。心体犹如虚空相似。实无相貌。亦无方所。亦不一向是无。只是有而不见。又云。但悟一心。更无少法可得。此即真佛。佛与众生一心。更无有异。不如言下自认取本法。此法即心。心外无法。此心即法。法外无心。

  丹霞和尚云。汝等保护一灵之物。不是汝造作得。不是汝詺邈得。吾此地无佛。无涅槃。亦无道可修。无法可证。道不属有无。更修何法。唯此余光。在在处。处则是大道。

  水潦和尚云。若说一法。十方诸佛收入一法中。百千妙门在一毛头上。千圣同辙。决定不别。普照十方。犹如明镜。心地若明。一切事尽皆看破。从上已来。以心传心。本心即是法。

  仰山和尚云。顿悟自心无相。犹若虚空。寄根发明。即本心具恒沙妙用。无别所持。无别安立。即本地。即本土。

  大颠和尚云。老僧往年见石头和尚。问曰。阿那个是汝心。对云。言语者是心。被师喝出。经日却问。前日既不是心。除此之外。何者是心。师云。除却扬眉动目一切之事外。直将心来。对云。无心可来。师云。汝先来有心。何得言无心。无心尽同谤。我。时于言下大悟。即对云。既令某甲除却扬眉动目一切之事。和尚亦须除之。师云。我除竟。对云。将示和尚了也。师云。汝既将示我心如何。对云。不异和尚。师云。不关汝事。对云。本无物。师云。汝亦无物。对云。既无物。即真物。师云。真物不可得。汝心现量意旨如此也。大须护持。

  三平和尚偈云。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个中若了浑无事。体用无妨分不分。又偈云。见闻知觉本非因。当体虚玄绝妄真。见相不生痴爱业。洞然全是释迦身。

  安国和尚云。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所住者。不住色。不住声。不住迷。不住悟。不住体。不住用。而生其心者。即是一切处而显一心。若住善生心。即善现。若住恶生心。即恶现。本心即隐没。若无所住。十方世界唯是一心。信知风幡不动。是心动。有檀越问。和尚是南宗北宗。答云。我非南宗北宗。心为宗。又问。和尚曾看教不。答云。我不曾看教。若识心。一切教看竟。学人问。何名识心见性。答。喻如夜梦。见好与恶。若知身在床。上安眠。全无忧喜。即是识心见性。如今有人。闻作佛便喜。闻入地狱即忧。不达心佛。在菩提床上安眠。妄生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