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见色但见色。如何见心。

  答。即思思之。是阿谁见色。

  问。岂不是当境者全是。不应更求见。

  答。自思量看。是之与不是。莫问他人。若直下见。更不图度。佛法只在方寸。心外断行踪。但一心一智慧。离内外中间取受。三际理玄。便入无为道。

  问。悟何心是道。

  答。悟心无心即是道。

  问。请为指示。

  答。指示了也。汝自不见。

  问。是何物教学人见。

  答。教渠直下见。也不是物。

  又先德问。即今见何物。

  答。见本心。

  问。见与本心。为别不别。

  答。不别。真如体上。自有照用。以明故得名为见。以不动故得名为心。又自性清净名照。常见自性名用。故知此心。目前显露。何须问答。岂假推穷。即圆满门。是成现法。

  如有学人问忠国师。和尚。如何是解脱心。

  答。解脱心者。本来自有。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众生日用而不知。此之是也。此乃直指。目击道存。今古常然。凡圣共有。夫宗镜所录。皆是佛说。设有菩萨制作。法师解释。亦是达佛说意。顺佛所言。以此土众生。皆以闻慧入三摩地故。须以音声为佛事。显示正义。破除邪执。非言不通。此有二义。一者约毕竟门。则实不可说。如起信论云。一切诸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又云。复次究竟离妄执者。当知染法净法。皆悉相待。无有自相可说。是故一切法。从本已来。非色非心。非智非识。非有非无。毕竟不可说相。而有言说者。当知如来善巧方便。假以言说。引导众生。得其旨趣者。皆为离念归于真如。以念一切法。令心生灭。不入实智故。此是引导一切初发菩提心人。且令自利。理行成就。归于实智。究竟指归宗镜矣。二者约方便门。是利他行。故云如来善巧方便。假以言说。引导众生。又不可一向执发言为非。起念成过。何者以即言无言。即念无念。是知言言契道。念念归宗。若分别门。不无二说。若毕竟门。言思绝矣。

  问。如上所立一心之旨。能摄无量法门。融通一切。此心为复能含一切法。能生一切法。为复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

  答。此心不纵不横。非他非自。何者。若云心含一切法。即是横。若云心生一切法。即是纵。若云自生。心不生心。若云他生。既不得自。云何有他。若云共生。自他既无。将何为共。若云无因生。有因尚不生。况无因乎。

  问。心非四性者。教中云何说。意根生意识。心如工画师。无不从心造。则是自生。又云。心不孤起。必藉缘而起。有缘思生。无缘思不生。则是他生。又云。所谓六触因缘生六受。得一切法。则是共生。又云。十二因缘。非佛天人修罗作。性自尔。则无因生。既属教文。云何成过。

  答。诸佛随缘差别。俯为群机。生善破恶。令入第一义理。皆是四悉方便权施。空拳诳小儿。诱度于一切。

  问。既非纵横。不堕四性。则一切法是心。心是一切法不。

  答。是则成二。

  问。如是则一切不立俱非耶。

  答。非亦成二。如文殊言。我真文殊。无是文殊。若有是者。则二文殊。然我今日。非无文殊。于中实无是非二相。

  问。既无二相。宗一是不。

  答。是非既乖大旨。一二还背圆宗。

  问。如何得契斯旨。

  答。境智俱亡。云何说契。

  问。如是则言思道断。心智路绝矣。

  答。此亦强言。随他意转。虽欲隐形。而未亡迹。

  问。如何得形迹俱亡。

  答。本无朕迹。云何欲亡。

  问。如是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当大悟时。方合斯旨。

  答。我此门中。亦无迷悟。合与不合之道理。撒手似君无一物。徒劳苦说数千般。此事万种况不成。千圣定不得。大地载不起。虚空包不容。非大器人。无由檐荷。如古德云。尽十方世界觅一人为伴不得。又云。只有一人承绍祖位。终无第二人。若未亲到。徒劳神思。直饶说玄之又玄。妙中更妙。若以方便。于称扬门中。助他信入。一期傍赞。即不然。若于自己分上亲照之时。特地说玄说妙。起一念殊胜不可思议之解。皆落魔界。所以圆觉经云。虚伪浮心。多诸巧见。不能成就圆觉。又先德偈云。得之不得天魔得。玄之又玄外道玄。抛却父娘村草里。认他黄叶作金钱。百丈竿头快散手。不须观后复观前。如今但似形言迹。纹彩生时。皆是执方便门。迷真实道。并是认他黄叶。唤作金钱。若大悟之时。似百丈竿头放身。更不顾于前后。此宗镜中。是一切凡圣大舍身命之处。不入此宗。皆非究竟。

  问。毕竟如何。

  答。亦无毕竟。

  问。前云不入此宗。皆非究竟。此又云何称无毕竟。

  答。前对增上慢人。未得为得。认虚妄为真实。执颠倒作圆常。为破情尘。权称究竟。今论见性。岂言虚实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