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现有六尘境。云何唯心。

  答。以一切法。皆是此心。随熏所起。更无异体。故说唯心。

  疑云。何作诸法耶。

  答。由妄念熏故。生起诸法。故云从妄念起。亦可疑云。法既唯心。我何不见。而我所见。唯是异心。释云。异心者。是妄念分别而作故。云妄念生也。既境唯识。无外异法。是故种种分别皆是自心。即尘无相。识不自缘。是故无尘识不生。则心不见心矣。摄论云。无有别法能取别法。能所既穷故。无相可得也。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者。

  瑜伽论问。诸修观行者。见遍计所执无相时。当言入何等性。

  答。入圆成实性。

  问。入圆成实性时。当言遣何等性。

  答。遣依他起性。以此当知。唯识观成。则无有识。楞伽经偈亦云。无心之心量。我说为心量。此之谓也。若依此论。无明动真如。成生灭缘起。无明风灭。识浪即止。唯是真如。平等平等也。此境界离心之外。无体可得也。又亦即是心故。复无体也。如镜外无体。镜内复无体也。疑云。既其无体。何以宛然显现。释云。并是真心之上。虚妄显现。何处有体而可得也。疑云。何以知心上显现。释云。以心生则种种法生。以无明力。不觉心动。能现一切境界。则心随熏动。故云生也。若无明灭。境界随灭。诸分别识。皆灭无余。故言心灭则种种法灭。此则心原还净。故云灭也。既心随不觉。妄现诸境。则验诸境。唯。心无体也。又夫心者。形于未兆。动静无不应于自心。如诗云。愿言则啑愿。思也。言。我也。谓人。或思已则啑。故知心应千里。设有处远而思者。我皆知矣。是以万事唯心先知。故得称心灵。斯之谓也。如太山吴伯武。与弟相失二十余年。相遇于市。仍共相驱。伯武觉心神悲恸。因问。乃兄弟也。

  问。生灭因缘。别以何为因。以何为缘。而得生起。

  答。古师释云。生灭因缘。体相有二。一阿赖耶心体。不守自性。变作诸法。是生灭因。根本无明。熏动心体。是生灭缘。又复无明住地诸染根本。起诸生灭。故说为因。六尘境界能动七识。波浪生灭。是生灭缘。依此二义。以显因缘。诸生灭相。聚集而生。故名众生。而无别体。唯依心体。故言依心。即是阿赖耶自心相也。又真妄和合诸识缘起。以四句辩之。一以如来藏唯不生灭。如水湿性。二七识唯生灭。如水波浪。三赖耶识亦生亦灭。亦不生灭。如海含动静。四无明倒执非生灭。非不生灭。如起浪猛风。非水非浪。

  问。赖耶既通动静。不应唯在生灭门。

  答。为起静以成动。无别有动体。是故静性随于动。亦在生灭门中。非直赖耶具动静。在此生灭中。亦乃如来藏唯不动。亦在此门中。何以故。彼生灭无别体故。如水作波。又起信论说。无明为因。境界为缘。生三细之识。六粗之相。则随迷昧之缘。而沈六趣。始觉为因。五度为缘。则随悟解之缘。而升一乘。又说。迷则有过恒沙等妄染之法。即染缘生而净缘灭。悟则有过恒沙等诸净功德。即净缘起而染缘亡。然但一心所作。更无二原。义说逐悟逐迷。实无能逐所逐。故论云。以一切法。皆从心起妄念而生。凡所分别。皆分别自心。心不见心。无相可得。如古德释。波水之喻真如生灭二门。以水湿喻心真如。以波动喻心生灭。波无异湿之动。则无异真如之生灭。即水以辩于波。不变性而缘起也。水无异动之湿。则无有离生灭之真如。即波以明于水。下舍缘而即真也。

  问。记忆之事。定属何法而生。

  答。大乘说能记忆法。有三。一自证分。能记忆见分。二别境中念。能记忆曾所更事。三识中种子。能不妄生自现行。唯识疏云。如不曾更境。必不能忆。如现行色。曾被见分缘者。后必能忆。若不曾为相分缘者。后时必不能记忆也。以能缘见分。于过去时及现在世。但缘相分。不曾自缘。前已灭心。既过去已。今时见分有何所以。能自忆持。以于昔时。不曾返缘自见分故。既许今时心心所法。能自记忆。明由昔时有自证分。缘于见分。证彼缘境。作量果故。故今能忆。

  问。生灭门中。有漏位内。约教所论。有几种生死。

  答。略有二种。一分段。二变易。识论云。一分段生死。谓诸有漏善不善业。由烦恼障缘助势力。所感三界粗异熟果。身命短长。随因缘力。有定剂限。故名分段。二不思议变易生死。谓诸无漏有分别业。由所知障缘助势力。所感殊胜细异熟果。由悲愿力。改转身命。无定剂限。故名变易。无漏定愿正所资感。妙用难恻名不思议。或名意生身。随意愿成故。如契经说。如取为缘。有漏业因。续后有者。而生三有。如是无明习地为缘。无漏业因。有阿罗汉。独觉。已得自在菩萨。三种意生身。亦名变化身。无漏定力。转令异本如变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