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中有身作何颜色。

  答。瑜伽论云。造恶业者。中有。如黑羺光。或阴闇夜。造善业者。中有。如白衣光。或晴明夜。宝积经云。地狱中有。如烧了杌本。傍生中有。如烟。饿鬼中有。如水。人天中有。如白衣光。

  问。如人生身变作蛇虎等。有中有身起不。

  答。慈恩云。无。中有身。以不改转总报故。但是顺现转别报。若总报第八。即不转。又如地狱中万死千生。亦无中有。以不转总报故。

  问。如将水。蛭虫。干成末已。后置水中。一一尘皆却成水蛭虫。有中有不。

  答。此但是一类有情同业者。合托此。为增上缘而受生。即不是变作多虫。若不尔者。犯有情界增过。

  问。平等王见中有身不。

  答。不见。

  问。且如有人被冥司追将。亦有见者。此是何身。

  答。此但是本有身摄。有云。以此人有业。但于自识心上。妄见阎罗王鬼。所由等。是独影境上自变起。离识无见。是以唯识颂云。境随业识转。是故说唯心。故知识是善恶之原。心为苦乐之本。世人唯知寻流徇末。失本迷源。练行而徒满三祇。违真渐远。积功而空经永劫。去道犹赊。是以得果圣人。遇斯而甘称绝分。出假大士。对此而未得证真。岂况矫乱邪徒。冥初外道。漆园傲吏。恍惚狂生者。而能希冀信受乎。故知宗镜难信。悟者希奇。不唯得宗。兼能深达因果。故云深信大乘。不谤因果。是以一切含识。唯以自心造善恶因。招苦乐果。或居中有之时。作善因者。承白净之光。起恶因者。见黑闇之色。或处胎之日。集白业者。登楼殿之上。造黑业者。投草棘之中。及出世间为人。依正亦分优劣。若有福者。挺燕颔龙颜之相。受华堂金屋之荣。若鲜德者。现五露眇小之形。处瓮牖席门之弊。可谓风和响顺。形直影端。因果同时。缘会不失。则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内德论云。小乘以依报为业有。大乘以万境为识造。随幻业而施之天地。逐妄心而现之土草。若翳目睹于空华。比睡梦现其生老。若悟之于心业。则唯闻于佛道。

  宗镜录卷第七十四

        戊申岁分司大藏都监开板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七十五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夫总别二报障。于八识中定属何识。

  答。古释云。总报唯属第八识者。以第八最初生起。其前七色心等。皆依他第八方生。即第八能通与前七色心等。为所依。得名总报。别报唯在前六识。受报各别不同。名为别报。若总报定不通今世顺现。受唯是顺生来世受。若别报即不定。通今世来世。皆受不遮。

  又问。第七识何不辩报障。

  答。非是业招放无报障。又若有报障而无业障。即第八识。若具有业报二障。即前六识。若业报二障俱无。即第七识。又若唯有别报障。无总报障者。即前六识。若唯有总报障。无别报障者。即第八识。

  问。众生造生死染净二业。受苦乐两报。皆从心起。则离心无体。于八识内。定是何心。

  答。今古有二解。一古师解云。是第六识心。由识心分别。作业受报。报起由心。故知无有实众生也。以心净故众生净。无有别净。心垢故众生垢。无有别垢。以垢净由心得。众生但名耳。二神锴和尚解云。心者是第八识。由其识内持染净种子。种子遇缘。即能招苦乐两果。果起由心。故知无众生也。若古师取第六识为垢净心。为此六识与善十一相应。能造人天善业。与根随相应。能造三涂恶业。此总别业成。能招当来苦乐两报。故言染净由心也。此据造业者为心。神锴和尚取第八识为心者。此是总报主。真异熟识。识中能含藏善不善业种子。然识体。因中唯无覆无记性。为含藏染净业种故。又言持染净种子者。即三杂染种子。一烦恼杂染。即是见修烦恼。二业杂染。一切善不善总报业。三果杂染。即三界总别报异熟果。净亦三种。一世间净。即是伏惑道故。二出世间净。谓无漏。三所断果清净。即所证理。上来俱是第八含藏业也。古师约能熏能造业心名心。锴师约所熏能持种名心。又古师约缘虑以解心。锴师约集起以解心。释云。此之二解。各出一途。前以能熏能造为心。若无能熏。所熏无用。则唯真不立。单妄不成。真妄和合。方有是事。又若无能造。所造亦不成。因能立所故。经云。一切唯心造。后约所熏能持种子为心。所熏是本。若无所熏。能熏亦无用。又若无能熏种子。即善恶种子散坏。将何受未来苦乐果报。如有物无可盛故。即当散失。则后解为胜。以是诸识中根本故。前解亦不失。是枝末故。今若双取。正理方圆。本末相资。能所和合。非一非异。方立世间染净之位。故知生死由识心。无众生可得。升降属因缘。无实我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