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总别二报之业。如何分别。

  答。如持五戒。招得人身。是总报业。由于因中有瞋忍等。于人总报而有妍媸。名别报业。唯识亦名为引满业。能招第八。引异熟果。故名引业。能招第六。满异熟果。名为满业。俱舍论。亦云。一业引一生。多业能圆满。犹如缋像。先图形状。后填众彩等。然其引业能造之思。要是第六意识所起。若其满业能造之思。从五识起。然五识无执。不能发润。故非迷理。无推度故。不能造业。虽造满业。亦非自能。但由意引。方能作故。所以海龙王经云。尔时世尊。告海龙王。猗世间者。作若干缘。心行不同。罪福各异。以是之故。所生殊别。龙王。且观众会及大海。若干种形。颜貌不同。是诸形貌。皆心所画。又心无色而不可见。一切诸法。诳诈如是。因惑兴相。都无有主。随其所作。各自受之。譬如画师。本无造像。诸法如是。而不可议。自然如幻化相。皆心所作。温室经云。佛言。观彼三界天人品类。高下长短。福德多少。皆由先世用心不等。是以所受各异不同。般若灯论云。如阿毗昙中偈云。自护身口思。及彼摄他者。慈法为种子。能得现未果。所言思者。谓能自调伏。远离非法。与此心相应思。故名为思。摄他者。谓布施爱语。救护怖畏者。以如是等。能摄他故。名为摄他。慈者。谓心。心即名法。亦是种子。种子者。亦名因。为谁因耶。谓果之因。是何等果。谓是现在未来之果。云何名心为种子耶。谓能起身口业故。名为种子。又如论偈言。如芽等相续。而从种子生。由是而生果。离种无相续。释曰。此谓从芽生茎。乃至枝叶华果等。各有其相。种子虽灭。由起相续展转至果。若离种子。芽等相续则无流转。以是故。其义云。何故论偈言。种子有相续。从相续有果。先种而后果。不断亦不常。释曰。云何不断。谓有种子相续住故。云何不常。谓芽起已种子坏故。内法亦尔。如论偈云。如是从初心。心法相续起。从是而起果。离心无相续。释曰。此谓慈心不慈心。名为业。此心虽灭。而相续起。此相续果起者。谓爱非爱有受相故。若离心者。果则不起。今当说相续法。其义云何。故论偈言。从心有相续。从相续有果。故业在果先。不断亦不常。释曰。云何不断。谓相续能起果故。云何不常。不至第二刹那住故。是知三业难防应须密护。意为苦聚。口是祸胎。但闭门而守津。方断相续。如正法念处经云。彼地狱地。见阎罗人。苦切以偈责言。心不可调御。甚于大猛火。速行不可调。牵人到地狱。心第一难调。此火甚于火。难调速疾行。地狱中地狱。若人心自在。则行于地狱。若人能制心。则不受苦恼。欲为第一火。痴为第一闇。瞋为第一怨。此三秉世间。汝前作恶时。自心思惟作。汝本痴心作。今受此恶报。心好偷他物。窃行他妇女。常杀害众生。自心之所诳。如是业自在。将汝到此处。是汝本恶业。何故尔呻唤。又偈云。作恶不失坏。一切恶有报。恶皆从作得。因心故有作。由心故作恶。由有心果报。一切皆心作。一切皆因心。心能诳众生。将来向恶处。此地狱恶处。最是苦恶处。如上经文。此是恶心招苦果。若善心招乐果者。又云。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鬘持天所住之处。乃至其地柔软。犹若生酥。天人行时。随足上下。如兜罗绵。一一住处。足蹑随平。亦如前说。一一宝树。出妙色光。其光如日。光明悦乐。妙色金树华叶常鲜。无有萎落。善业所生。不可喻说。戒力自在。善业所得。如印印物。如是天子。游戏园林莲华浴池。自业受报。有上中下。受大戏乐。自业身相。光明可爱。色声香味触等。恣情悦乐。身无病恼。无有饥渴。常恣五欲。未曾厌足。多起爱欲。心不充满。若天忆念。随念所得。他不能破。自在无碍。心常欢喜。随念能至。化身随心。大小任意。广大轻软。一眴目顷。能行至于百千由旬。无少疲极。如风行空。无所障碍。天亦如是。无有疲极。天身威德。从心而生。轻净无垢。一切行处。如意光色。天子天女欢喜游戏。释曰。然虽善恶由心。苦乐不等。斯乃先明因果。知一念无差。若论至道之中。俱非解脱。如经云。迦留足天。乘阎浮檀金殿。入天戏林。其林柔软。众鸟音声。和合美妙。天子入已。鸟名天音。天同业生。天善业故。即说偈言。若有人能作。爱乐之善业。彼人业果报。成就极端严。既得受天乐。若不行放逸。从乐得乐处。彼必至涅槃。一切乐无常。要必终归尽。莫受此天乐。以为自欢娱。此天乐无常。寿尽必退没。既知此法已。常求涅槃道。一切法皆尽。高者亦当堕。和合必有离。有命皆归死。又云。如是比丘。以闻慧观天乐已。而说颂曰。五根常爱乐。欲境所诳惑。欲火未曾有。须臾闻厌足。一一诸境界。处处见天女。一切胜境界。欲火焰炽然。若合若离散。或说或忆念。以天女因缘。火起烧天人。火法。和合有。不合则不生。若合若不合。欲火常炽然。因缘不合故。火远则不然。欲火无远近。常烧爱众生。以意想薪力。邪忆念所使。爱油投欲火。焚烧愚痴人。是以既知。苦乐由心。事非究竟。应当断想。薪干爱油。止念风。息欲火。防制意地。恒顺真如。圆满菩提常乐妙果。故经偈云。若正善心者。常顺法观察。不为过所使。如日光除暗。又经云。宁作心师。不师于心。若师心。则随六趣而不返。作心师。则冥一道而常归。如庚桑子云。心平正。不为外所诱。曰清净而能久则明。明而能久则虚。虚则道全而居之。所以阿差末经云。常正其心。不尚余学。夫心常正直。本自玄虚。道全是心。心全是道。以不达故。随思虑心。为外缘所拘。内结所乱。乃令志当归一不尚余学。虚明自现。返本之称也。如是开示。可谓。把行人手。直至萨婆若海。保不孤然。若信受之人。可谓不动尘劳。顿成正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