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华严经颂云。禅定持心常一缘。智慧了境同三昧。云何悟入一心。能令根境悉成三昧。

  答。内外一切境界。皆从真如一心而起。真心不动。故称为三昧王。以统御一切万法万行故。得称为王。无有一法。不从一心真如三昧起。此是一切三昧根本。了此根本。则从本所现念念尘尘。尽成三昧。以本末无异故。宝积经偈云。如钻木出火。要假众缘力。若缘不和合。火终不得生。是不悦意声。毕竟无所有。知声性空故。瞋亦不复生。瞋不在于声。亦不身中住。因缘和合起。离缘终不生。如因乳等缘。和合生酥酪。瞋自性无起。因于粗恶事。愚者不能了。热恼自烧然。应当如是知。究竟无所有。瞋性本寂静。但有于假名。瞋恚即实际。以依真如起。了知如法界。是名瞋三昧。又偈云。是大夜叉身。从于自心起。是中无有实。妄生于恐怖。亦无有怖心。而生于怖畏。观法非实故。无相无所得。空无寂静处。现此夜叉身。如是知虚妄。是夜叉三昧。且夜叉一身。于外相分甚为粗。恶令人怖畏。瞋之一门。是根本烦恼。最能烦乱。此内外二法。尚成三昧。举一例诸。可为龟镜。其余一切心镜即无非三昧矣。楞伽经云。佛言。大慧。云何三昧乐正受意生身。谓第三。第四第五地。三昧乐正受。故种种自心。寂静安住。心海。起浪。识相不生。知自心现境界性非性。是名三昧。乐正受意生身。故知了境即心。更无一物。会于本寂。即心海常安。分别不起。即是正受。是以无物可纳。名为正受。无境可动。名为正定。首楞严三昧经云。问现意天子。菩萨当修何法。得是三昧。天子答。欲得三昧。当行凡法。若见凡法不合不散。是名修行楞严三昧。又问。诸佛法中。有合散耶。天子曰。凡法尚无合散。况佛法耶。云何修习。若见凡法。佛法不二。是名修习。是以了一心成现之门。则无修而修。达万法具足之体。乃不习而习。出入无际。心境一如。即于一切差别法中。念念入。念念起故。所以华严经云。佛子。菩萨摩诃萨。入一切众生差别身三昧。于此三昧。内身入。外身起。外身入。内身起。同身入。异身起。异身入。同身起。乃至眼处入。耳处起。耳处入。眼处起。鼻处入。舌处起。舌处入。鼻处起。身处入。意处起。意处入。身处起。自处入。他处起。他处入。自处起。一微尘中入。无数世界微尘中起。无数世界微尘中入。一微尘中起。不唯根境尽成三昧。万法咸作智门。承此宗镜之光。可谓尽善尽美。何者。体含虚寂。不能赞其美。理绝见闻。不能书其过。降兹已下。皆堕形名。则难逃毁赞矣。如昔人云。夫大道混然无形。寂然无声。视之不见。听之不闻。非可以影响知。不得以毁誉称也。降此以往。则事不双美。名不并盛矣。虽天地之大。三光之明。圣贤之智。犹未免于毁誉也。故天有坼之象。地有裂之形。日月有谪蚀之变。五星有勃彗之妖。尧有不。慈之诽。舜有誷父之谤。汤有放君之称。武王有弑主之讥。齐桓有贪淫之目。晋文有不臣之声。伊尹有无君之迹。管仲有僣上之名。以夫二仪七曜之灵。不能无亏沵。尧舜汤武之圣也。不能免嫌谤。桓文伊管之贤也。不能遣纤过。由此观之。宇宙庸流。奚能自免怨谤。而无悔吝也。若以心智通灵。成无为之化。则万累不能干矣。

  问。一心旨趣。盖是总门。法义难明。广须开演。如何是法。如何是义。

  答。法本无差。随义有别。从法生义。差别难明。因义显法。一心易了。禅原集。以况解释法义二门。如真金随工匠等缘。作镮钏等物。金性必不变为铜铁。金即是法。不变随缘是义。设有人问何物不变。何物随缘。只令答云金也。以喻一藏经论义理。只是说心。心即是法。一切是义。故论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经云。无量义者。从一法生。然无量义。统唯二种。一不变。二随缘。诸经只说此心随迷悟缘。成垢净凡圣等。亦只说此心垢净等时。元来不变。常自寂灭。真实如如等。设有人问何法不变。何法随缘。只答云心也。不变是性。随缘是相。当知性相。皆是一心上义。今性相二宗互相非者。良由不识真心。每闻心字。将谓。只是八识。不知八识但是真心上随缘之义。故马鸣以一心为法。以真如生灭二门为义。论云。依于此心。显示摩诃衍义。心真如是体。心生灭是相用。只说此心。不虚妄。故云真。不变易。故云如。不守自性。故随缘。以随缘故。成无量义。又由不变故。始能随缘。由随缘故。方能不变。何者谓若变自体。将何随缘。如无水岂能成波浪。故知一心不动。义遍恒沙。虽遍恒沙。皆是一心之义。

  问。欲净其土。当净其心。则心外有土。何成自净。

  答。至极法身。常寂光土。离身无土。离土无身。依报是心之相。正报是心之体。体相无碍。依正本同。所以摄境归心。真空观中。则摄相归体。显出法身。从心现境。妙有观中。则依体起用。修成报身。若心境秘密圆融观中。则心境交参。依正无碍。心谓无碍心。诸佛证之以成法身。境谓无碍境。诸佛证之以成净土。净名疏中。观心释四种境界者。一因缘境。二空境。三假境。四中道境。境是心所依住。即是上也。众生者。佛告比丘。汝等日夜。常生无量百千众生。今因缘心多境亦多。心少境亦少。观心照少境。即是小国土。观心照多境。亦是多国土。如是观因缘境。即是化众生。或调恶境而悟。即是秽土入佛智慧。或观善境而悟。即是净土入佛智慧。起菩萨根者。随所观善恶之尘。了知此尘即是一切法。此法本来毕竟常寂。常寂之境。发于真智。真智所依佛土。即常寂光土也。复次行人观是四境。非为贪着境界。但化伏烦恼心数众生。用此四心而起誓愿。愿法界众生。皆得如我化此心数。悉令清净。即是净土安立有为缘集众生也。行人当知。一切菩萨净佛国土根本。从此而起。合抱之树。起于毫末。又凡圣共居。同一妙土。真俗所依。唯一法身。所依不二能依自殊。所既不殊。能亦何别。无始妄习。谓依正殊。若能一切皆融。岂有身土别见。如此观心。实真净土。是真了义。若离此者。多是执文随语生见。义海云。尘毛刹海是依。佛身智慧光明是正。今此尘是佛智现。举体全是佛智。是故光明中见佛刹等。又刹海尘等。全以佛法界如如为尘体。是故尘中现一切佛事。当知依即正。正即依。乃至一事一法。一毛一尘。各各如是合佛依正也。故知万像繁兴。唯一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