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大智度论问曰。前念若灭。何能生后。

  答。有二义。一念念灭。二念念生。有此二故。故灭得生。恐生断见。是故须立。今为破故是故须责。生灭虽殊。根之与识俱是自心。从根从识俱属自性。于自性中根识互责求不可得。又心之与识。俱对于尘。以立心名。乃至根若有识。则有二妨。谓根识并。及能所并。则有生生无穷之过。若无能所。生义不成。云何言生。又无间灭方名生识。根若有识。生灭相违。故并有过。根若无识。即类无识。能生识也。又责有识性。此是纵破。有还同有。亦成并生。无还同无。同无情生。又识性作一异责。若一者。凡言性者。后方能生。识与性一。故无能所。若异者。若异识则同外境。境能生识即同他。如何计自。次破他性者。虽言心不自生。由有外尘而来发心。尘望于根。尘名为他。先责是心。则有三妨。一尘非心妨。则心不名尘。二尘非意。外同自生妨。三并生妨。尘若非心。容许尘生。尘若是心。还成心处生心。即名并生。子若生苗。则有能所。子还生子。则二子并生。有何能所。尘若非心。则与前根中无识义。同责意亦尔。故云如前破。尘有识性。例前可知。破共生者。堕自他性。名为共生。今破。若自他各各无生。和合亦无。如二砂无油。和合亦无。破无因不生亦尔。结成性相二空者。但无性计。名为性空。性既破已。但有色心内外之相。既不住于无四句中。故相亦叵得。名为相空。言不在内外中间者。内只是因。外只是缘。中间是共。常自有者。只是无因。无此计故。即无四性。此之二空。言虽前后。意不异时。复以二谛结成二空。若有性执。世而非谛。破性执已。乃名世谛。故云世谛破性。性执破已。但有名字。名之为假。假即是相。为空相故。观于法性。观理证真。名真谛破相。空非前后。二谛同时。为辩性相。前后说耳。又有四运心。一未运。二欲运。三正运。四运已。傅大士颂云。独自作。问我心中何所著。推检四运并无生。千端万累何能缚。释曰。未起欲起二运之心。属未来。未来何处有心。正起一运之心。属现在。现在不住何处有心。又属生时。因未生已生立生时。未生已生既无生。生时亦无生。如已去未去去时。俱无去法。如中论所破。起已一运之心。属过去。过去已谢。何处有心。所以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三际俱空。一心何有。以所依根本之心尚不有。能依枝末一切万法。宁是实耶。故云千端万累何能缚。故知但了一念空。诸尘自然破。所依既不有。能依何得生。如源尽流干。根危叶谢。所以阿难七处执而无据。故知邪法难扶。二祖直下求而不生。可验解空方悟。祖佛大约。只指斯宗。既不得能起之心。亦不得所生之境。心不可得故即我丧。境不可得故。即法亡。若能人法俱空。即显一心妙理。但以心尘相对。万法纵横。境智一如。千差顿寂。如是方能豁悟本觉灵智真心。无住无依。遍周法界。广百论云。经言。无有少法自性可得。唯有能造。能造即是心及心法。又云。三界唯心。如是等经。其数无量。是故诸法唯识理成。岂不决定。执一切法实唯有识者。亦成颠倒。境即无。识云何有。经言唯识者。为令观识。舍彼外尘。既舍外尘。妄心随息。妄心息故。证会中道。故经偈言。未达境唯心。起种种分别。达境唯心已。分别则不生。若知境唯心。便舍外尘相。从此息分别。悟平等真空。

  显识论问。境识俱遣。何识所成。

  答。境识俱泯。即是实性。实性即是阿摩罗识。维摩经云。华严菩萨曰。从我起二为二。见我实相者。不起二法。若不住二法。则无有识。无所识者。是为入不二法门。故知见有二法。乃至纤毫并皆属识。境识俱亡。乃入真空之理。所以智光论师。立中根说。法相大乘。境空心有唯识道理。未能全入平等真空。为上根说无相大乘。辩心境俱空平等一味。为真了义。是以因唯识。入真空究竟之门。离此别求非真解脱。

  唯识钞问云。内心唯识者。为是真实有。为非真实有耶。

  答。论云。诸心心所(前陈也)。依他起故(因也)。亦如幻事(喻也)。非真实有(法也)。

  问。若尔。心境都无差别。何故乃说唯有识耶。

  答。为遣外道等心心所外执实有境故。假说唯有识。非唯识言。便有实。识论云。为遣妄执心心所外实有境故。说唯有识。若执唯识真实有者。如执外境。亦是法执。若法执不生。即入真空矣。

  问。约唯识理人法俱空者。即今受用是何等物。

  答。所受用法。但是六尘。因缘故生。因缘故灭。决定内无人能受。外无尘可用。十八空论云。外空者。亦名所受空。离六外入。无别法为可受者。若诸众生所受所用。但是六尘。内既无人能受。外亦无法可受。即人法俱空。唯识无境。故名外空。以无境故。亦无有识。即是内空。乃至十八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