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诸佛法身。湛然明净。如何起六根之相。

  答。一以即相明真。何乖大用。二以利他胜业。不断化门。如宝性论云。依自利利他。成就业义故。说偈云。无漏及遍至。不灭法与恒。清凉不变异。不退寂静处。诸佛如来身。如虚空无相。妙色常湛然。六根甚明净。佛眼见众色。耳闻一切声。鼻能嗅诸香。舌能练众味。身觉三昧触。意知一切法。除诸稠林行。佛离虚空相。又偈云。如虚空无相。而现色等相。法身亦如是。具足六根相。又偈云。如来镜像身。而不离本体。犹如一切色。不离于虚空。如法华经中。明六根清净。眼见一切色。耳闻一切声。鼻嗅一切香。舌了一切味。身现一切境。意知一切法等。

  问。若众生可度。则诸佛界增。众生界减。若不可度。诸有行愿。皆悉唐捐。如何会通。断其邪见。

  答。经云。一切愚痴凡夫。不如实知一法界故。不如实见一法界故。起邪见心为众生界增。众生界减。所以只为不如实了一法界心。故见增减。又经云。众生定相不可得故。又经云。众生界无性故。众生界无边故。古德云。以要言之。众生界犹如虚空。假使无量胜神通者。各无量劫行于虚空。求空边际。终不可尽。非以不尽不名游行。非以游行令得其际。当知此中佛度生道理亦尔。非以当得令其有终。非以无终说有无得。是故若难一切众生。皆当作佛。是则众生虽多。必有终尽之疑。无不通也。起信论明。不思议业相。则诸佛境界。云何不思议。以非一非异。不有不无。非言思可定。情解所测故。称不思议之业相。此不思议之业相者。谓与众生作六根境界故。宝性论云。诸佛如来身。如虚空无相。为胜智者作六根境界。示现微妙色。出显妙音声。令嗅佛戒香。与佛妙法味。便觉三昧触。令知深妙法。常化众生。是真如之用。故云不思议业也。此本觉用与众生心。本来无二。但不觉随流。用即不现。用则于彼心中称根显现。而不作意我现差别。故云随根。自然相应。见无不益。是随染本觉之相。所以菩萨能行非道。通达正道。若入宗镜门。究竟之道。则染净由心。无非无正。若入方便门。分别之道。则菩萨大悲力故。常行无碍。

  古德问云。非道之行。是烦恼业。菩萨应断。云何行之。

  答。有。三义。一。渐舍门。止。恶行善。二舍相门。善恶俱离。三随相利益门。染净俱行。此第三门。更有三意。一约行。自行修净。化他随染。二约人。化凡同染。化圣同净。三约法。随世间法。必须现染。修菩萨法。必须修净。

  又问。菩萨行非通修何道。

  答。道有三种。一证道。谓二空真如。正体智证。二助道。缘修万行。助显真理。三不住道。即是悲智。不住生死。不住涅槃。所以菩萨示行。现同其事。为欲同恶止恶。同善进善。若其疏异。教化即难。故须行非而度脱之。皆令悟入同体真心耳。所以入楞伽经云。出世间上上波罗蜜者。如实能知。但是自心虚妄分别。见外境界。尔时实知。唯是自心。见内外法。不虚妄分别。不取内外自心色相故。菩萨摩诃萨。如。实能知一切法故。行檀波罗蜜为令一切众生。得无怖畏安隐乐故。乃至菩萨。如实观察自心分别之相。不见分别。不堕二边。依如实修行。转身不见一法生。不见一法灭。自身内证圣行修行。是菩萨般若波罗蜜。还原观云。智身影现众缘观者。谓智体唯一能鉴众缘。缘相本空。智体寂照。诸缘相尽。如如独存。谓有为之法。无不俱含真性。故知真心遍一切处。无缘不具。无法不随。所以华严经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众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恒处此菩提座。大智度论云。如日照天下。不能令高者下。下者高。但显现而已。佛亦如是。于诸法无所作故。经云。佛身。无为。不堕诸数。

  问。一心实相。福智同如。云何分真化虚实之佛身。有供养福田之优劣。

  答。佛非真化。真化从心。心真。则真福无边。心假。则假报有限。如恶心出佛身血。执佛身实有。则血从心生。若敬心欲见佛化身。则佛从心现。故知隐显在我。佛身无为。优劣唯心。福田平等。

  如大智度论问云。佛若无分别者。供养真佛。乃至无余涅槃。福故不尽。供养化佛亦尔不。

  佛答。供养化佛。真佛。其福无异。何以故。佛得诸法实相故。供养福无尽。化佛亦不离实相故。若供养者。心能不异。其福亦等。

  问曰。化佛无十力等诸功德。云何与真佛等。

  答曰。十力等诸功德。皆入诸法实相。若十力等离诸法实相。则非佛法。堕颠倒邪见。

  问曰。若尔。真化中定有诸法实相者。何以言恶心出佛身血得逆罪。不说化佛。

  答曰。经中但说恶心出佛身血。不辩真化。若供养化佛得具足福者。恶心毁呰。亦应得逆罪。恶人定谓化佛是真。而恶心出血。血则为出。便得逆罪。故知随心虚实。佛无定形。实相理中。罪福俱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