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大智照律师比丘正名

  梵语苾刍华言乞士。内则乞法以治性。外则丐食以资身。父母人之至亲。最先割舍。须??世之所重。尽以剃除。富溢七珍弃之犹同于草芥。贵尊一品视之何啻于烟云。极厌无常深穷有本。欲高其志必降其身。执锡有类于枯藜。擎钵何殊于破器。肩披坏服即是弊袍肘串络囊便同席袋。清净活命已沾八圣道中。俭约修身即预四依行内。九州四海都为游处之方。树下冢间悉是栖迟之处。攀三乘之逸驾。蹈诸佛之遗踪。禀圣教以无违真佛弟子。遇世缘而不易实大丈夫。可以战退魔军。挥开尘网。受万金之胜供。谅亦堪消。为四生之福田。信非虚托。乞士为义期。斯之谓乎。

  舍缘铭

追远报恩弃儒从释。刮磨旧习洗涤世缘。截断众流壁立千仞。

文章笔砚尽把焚除。雪月风花无劳嘲咏。

酒肴财色更莫回头。声利荣华岂须着眼。

末流狂妄正法浇漓。但欲变形何尝涉道。

虽云舍俗俗习不除。尽说出尘尘缘不断。

才亲讲肆拟作阇黎。未入丛林望为长老。

避溺投火岂觉盲痴。却步求前实为颠倒。

释心儒服代不乏人。释服儒心世途目击。

律防粗暴禅息妄缘。深究苦空常思厌离邪师恶友畏若豺狼。

善导良朋亲如父母。低心似地缄口如愚。

摧挫我人消停意气。端居静室课念遣时。

送想乐邦一心待尽。若能如此吾复何忧。

厥或不然子当裁酌。

  座右铭

四体不勤百事无阙。端坐受用宁知所来。但养秽躯鲜营净福。

纵怀惭耻尚恐难堪。况处学庠滥参听教。

求人长短坏彼规绳。假托他缘闪避众法。

轻陵先觉荧惑后生。规度利名结构朋党。

不遭恶疾必有余殃。虚费精神终无成结。

升沉由已善恶无门。福谢祸来虽悔何及。

斯言非妄汝曹思之。

  规绳后跋

  咨尔学众听吾直言。父母生身义当侍养。师长受度理合供承。而乃远别乡闾。躬栖讲肆。是宜亲仁择善。建志立身讨论不弃于寸阴。持守无忘于跬步。若乃纵无明之逸马。任业识之野??。见善不迁作恶无耻。或遭责罚。或被摈治。岂不负累宗亲耻辱师傅。滥他净众枉彼施心。号无惭人遭不如意。且依律检略示条章。来学同遵令法久住。

  缁门警训卷二终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缁门警训卷第三

  抚州永安禅院僧堂记

  无尽居士撰

  古之学道之士。灰心泯志于深山幽谷之间。穴土以为庐纫草以为衣。掬溪而饮。煮藜而食。虎豹之与邻。猿狙之与亲。不得已而声名腥芗文彩发露。则枯槁同志之士不远千里。裹粮蹑屩来从之游。道人深拒而不受也。则为之樵苏。为之舂炊。为之洒扫。为之刈植。为之给侍奔走。凡所以效劳苦致精一。积月累岁不自疲厌。觊师见而愍之。赐以一言之益。而超越死生之岸。乌有今日所谓堂殿宫室之华。床榻卧具之安。毡幄之温。簟席之凉。窗牖之明。巾单之洁。饮食之盛。金钱之饶。所须而具所求而获也哉。呜呼古之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因永安禅院之新其僧堂也。得以发吾之绪言。元祐六年冬十一月。吾行郡过临川。闻永安主僧老病物故。以兜率从悦之徒。了常继之。常升座说法。有陈氏子一历耳根。生大欣慰。谓常曰。谛观师诲。前此未闻。当有净侣云集而僧堂狭陋。何以待之。愿出家赀百万。为众更造。明年堂成。高广宏旷殆甲江右。常遣人来求文曰。公迫常于山而及此也。幸卒成之。吾使谓常击鼓集众。以吾之意。而告之曰。汝比丘此堂既成。坐卧经行惟汝之适。汝能于此带刀而眠。离诸梦想。则百丈即汝。汝即百丈。若不然者。昏沉睡眠毒蛇伏心。暗冥无知昼入幽镶。汝能于此跏趺宴坐。深入禅定则空生即汝。汝即空生。若不然者。猕猴在槛外睹樝栗。杂想变乱坐化异类。汝能于此横经而诵研味圣意。因渐入顿因顿入圆。则三藏即汝。汝即三藏。若不然者。春禽昼啼秋虫夜鸣。风气所使曾无意谓。汝能于此阅古人话。一见千悟。入红尘里转大法轮。则诸祖即汝。汝即诸祖。若不然者。狗啮枯骨鸱啄腐鼠。鼓喙呀唇重增饥火。是故析为垢净。列为因果。判为情想感为苦乐。漂流汩溺极未来际。然则作此堂者。有损有益。居此堂者。有利有害。汝等比丘宜知之。汝能断毗卢髻。截观音臂。刳文殊目。折普贤胫。碎维摩座。焚迦叶衣。如是受者。黄金为瓦。白银为壁。汝尚堪任。何况一堂。戒之勉之。吾说不虚。了常咨参悦老十余年。尽得其末后大事。盖古德所谓金刚王宝剑云。元祐七年十二月十日南康赤乌观雪夜拥炉书以为记。

  禅月大师大隐龟鉴

在尘出尘如何处身。见善努力闻恶莫亲。纵居暗室如对大宾。

乐情养性逢危守贫。如愚不愚修仁得仁。

谦让为本孤高作邻。少出为贵少语最珍。

学无废日时习知新。荣辱慎动是非勿询。

常切责已切勿尤人。抱璞刖足兴文厄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