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司马温公解禅偈

  文中子以佛为西方圣人。信如文中子之言。则佛之心可知矣。今之言禅者。好为隐语以相迷。大言以相胜。使学者伥伥然。益入于迷妄。故予广文中子之言而解之。作解禅偈六首。若其果然则虽中国行矣。何必西方。若其不然则非予之所知也。

忿怒如列火。利欲如铦锋。终朝长戚戚。是名阿(鼻狱)。

颜回安陋巷。盂轲养浩然。富贵如浮云。是名极(乐国)。

孝弟通神明。忠信行蛮貊。积善来百祥。是名作(因果)。

言为百代师。行为天下法。久久不可掩。是名不(坏身)。

仁人之安宅。义人之正路。行之诚且久。是名光(明藏)。

道德修一身。功德被万物。为贤为大圣。是名佛(菩萨)。

  仰山饭

  户部尚书阮中大撰(阮户部外集)

仰山饭仰山饭。粒粒如珠似银烂。食者须知来处难。

略为诸人试拈看。东皋西畴春早时。

耕夫饷妇寒且饥。土膏脉起农事动。牛领生疮犹挽犁。

夏苗欲秀未成实。无雨四天惟烈日。

背枯面裂汗流胸。耘耨只愁稂莠出。秋深稻熟如黄云。

昼获夜舂甘苦辛。里胥催督王租急。

官债私逋皆及身。官债未偿被鞭扑。私债未偿卖田屋。

父母妻儿饱几曾。家家留米羞斋粥。

住持老僧沿门求。丐士缘化圭撮收。

手胼足胝不敢惮。栉风沐雨何曾休。五更云堂门尚闭。

普供厨中人早起。惟忧清众粥饭迟。

日日朝朝悉如是。米沈满地凝如脂。去粗存精运柴炊。

沸汤烟焰甑釜热。执务舍力良劳疲。

长板声终木鱼吼。端坐禅床捧盂受。细论变生造熟功。

却恐阇黎难下口。不从香积世界来。

又非鬼神供尔斋。一匙一杓至一钵。

皆是求福檀信财。维那白槌似珰响。十声佛名孏同唱。

行益才迟忿怒生。第二戒中念都忘。

古人都为学道忙。遍参知识游诸方。木皮草叶供铛煮。

岂有此饭充饥肠。百岁光阴如梦幻。

参请工夫宜早办。若还心地不分明。佛也难消仰山饭。

  白侍郎六赞偈并序(出长庆集)

  乐天常有愿。愿以今生世俗文笔之因。翻为来世赞佛乘转法轮之缘也。今年登七十。老矣病矣。与来世相去甚迩。故作六偈。跪唱于佛法僧前。欲以起因发缘。为来世张本也。

  赞佛

十方世界天上天下。我今尽知无如佛者。堂堂巍巍为天人师。

故我礼足赞叹归依。

  赞法

过见当来千万亿佛。皆因法成法从经出。是大法轮是大宝藏。

故我合掌至心回向。

  赞僧

缘觉声闻诸大沙门。漏尽果满众中之尊。假和合力求无上道。

故我稽首和南僧宝。

  赞众生

毛道凡夫火宅众生。胎卵湿化一切有情。善根苟种佛果终成。

我不轻汝汝无自轻。

  忏悔

无始劫来所造诸罪。若轻若重无大无小。我求其相中间内外。

了不可得是名忏悔。

  发愿

烦恼愿去涅槃愿住。十地愿登四生愿度。佛出世时愿我得亲。

最先劝请请转法轮。佛灭度时愿我得值。

最后供养受菩提记。

  天台圆法师自诫

  三界悠悠一囹圄羁锁生灵受酸楚。本来面目久沉埋。野马无缰恣飘鼓。欲火烧残功德林。逝波倾入无明坞。纷纷万类器中蚊。啾啾鸣乱沈还举。亦曾天帝殿中游。也向阎公锅里煮。循环又撞入胞胎。交构腥臊成沫聚。一包脓血暂扶持。数茎白骨权撑拄。七情驰骑不知归。六贼争锋谁作主。春风不改昔时波。依旧贪嗔若狼虎。改头换面弄机关。忍气吞声受辛苦。贵贱贤愚我与人。是非荣辱今犹古。金乌玉兔自摩空。雪鬓朱颜尽成土。我嗟瞥地一何晚。随波逐浪空流转。追思古圣与先贤。掩袂令人独羞赧。而今捉住主人翁。生死魔来我谁管。昔时伎俩莫施呈。今日生涯须自勉。是非窟里莫回头。声利门前高着眼。但于自己觅愆尤。肯与时流较长短。一点灵光直照西。万端尘事任舒卷。不于蜗角窃虚名。独向金台预高选。从他病死与生老。只此一回相括恼。修行惟有下稍难。竖起脊梁休放倒。莫教错认定盘星。自家牢守衣中宝。愿同法界冤与亲。共驾白牛游直道。

  缁门警训卷六终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缁门警训卷第七

  芙蓉楷禅师小参

  夫出家者为厌尘劳。求脱生死。休心息念断绝攀缘。故名出家。岂可以等闲利养埋没平生。直须两头撒开中间放下。遇声遇色。如石上栽花。见利见名如眼中着屑。况从无始以来不是不曾经历。又不是不知次第。不过翻头作尾。止于如此。何须苦苦贪恋。如今不歇更待何时。所以先圣教人只要尽却今时。能尽今时更有何事。若得心中无事。佛祖犹是冤家。一切世事自然冷淡。方始那边相应。尔不见。隐山至死不肯见人。赵州至死不肯告人。匾檐拾橡栗为食。大梅以荷叶为衣。纸衣道者只披纸。玄泰上座只着布。石霜置枯木堂与人坐卧。只要死了尔心。投子使人办米同煮共餐。要得省取尔事。且从上诸圣有如此榜样。若无长处如何甘得。诸仁者。若也于斯体究。的不亏人。若也不肯承当。向后身恐费力。山僧行业无取。忝主山门。岂可坐费常住。顿忘先圣付嘱。今者辄学古人为住持。体例与诸人议定。更不下山不赴斋。不发化主。唯将本院庄课一岁所得。均作三百六十分。日取一分用之。更不随人添减。可以备饭则作饭。作饭不足则作粥。作粥不足则作米汤。新到相见茶汤而已。更不煎点。惟置一茶堂。自去取用。务要省缘专一办道。又况活计具足风景不疏。花解笑鸟能啼。木马长呜石牛善走。天外之青山寡色。耳畔之流水无声。岭上猿啼露显中宵之月。林间鹤唳风回清晓之松。春风起而枯木龙吟。秋叶凋而寒林华发。玉阶铺苔藓之纹。人面带烟霞之色。音尘寂尔消息沉然。一味萧条无可辄向。山僧今日向诸人面前说家门。已是不着便。岂可更去升堂入室。拈槌竖拂。东呵西棒。张眉努目。如痫病发相似。不惟屈枕上座。况亦孤负先圣。尔不见。达磨西来。少室山下面壁九年。二祖至于立雪断臂。可谓受尽艰辛。然而达磨不曾措了一辞。二祖不曾问着一句。还唤达磨作不为人得么。二祖做不求师得么。山僧每至说着古圣做处。便觉无地容身。惭愧后人软弱。又况百昧珍羞递相供养。道我四事具足。方可发心。只恐做手脚不迭。便是隔生隔世去也。时光似箭深为可惜。虽然如是。更在诸人从长相度。山僧也强教尔不得。诸仁者还见古人偈么。山田脱粟饭。野菜淡黄齑。吃则从君吃。不吃任东西。伏惟同道各自努力。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