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陈提刑贵谦答真侍郎德秀书(尝参月林铁鞭诸大老)

  承下问禅门事。仰见虚怀乐善之意。顾浅陋何足以辱此。然敢不以管见陈白。所谓话头合看与否。以某观之初无定说。若能一念无生全体是佛。何处别有话头。只缘多生习气背觉合尘。刹那之间念念起灭。如猴狲拾栗相似。佛祖不得已权设方便。令咬嚼一个无滋味话头。意识有所不行将蜜果换苦葫芦。淘汝业识都无实义。亦如国家兵器不得已而用之。今时学者却于话头上强生穿凿。或至逐个解说。以当事业。远之远矣。棱道者二十年坐破七个蒲团。只管看驴事未去马事到来。因卷帘大悟。所谓八万四千关捩子。只消一个锁匙开。岂在多言也。来教未诵佛之言。存佛之心。行佛之行。久久须有得处。如此行履。固不失为一世之贤者。然禅门一着又须见彻自己本地风光。方为究竟。此事虽人人本有。但为客尘妄想所覆。若不痛如煆炼。终不明净。圆觉经云。譬如销金矿金非销固有虽复本来金。终以销成就。盖谓此也。来教又谓道若不在言语文字上。诸佛诸祖何谓留许多经论在世。经是佛言。禅是佛心。初无违背。但世人寻言逐句。没溺教网不知有自己一段光明大事。故达磨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谓之教外别传。非是教外别是一个道理。只要明了此心不着教相。今若只诵佛语而不会归自己。如人数他珍宝自无半钱分。又如破布裹珍珠。出门还漏却。纵使于中得少滋味。犹是法爱之见。本分上事。所谓金屑虽贵落眼成翳。直须打并一切净尽。方有少分相应也。某向来虽不阅大藏经。然华严楞严圆觉维摩等经。诵之亦稍熟矣。其他如传灯诸老语录。寿禅师宗镜录。皆玩味数十年间。方在屋里着到。却无暇看经论也。楞伽虽是达磨心宗亦以句读难通。不曾深究。要知吾人皆是诚心。非彼世俗自瞒以资谈柄而已。姑以日用验之。虽无浊恶粗过。然于一切善恶逆顺境界上。果能照破不为他所移换否。夜睡中梦觉一如否。恐怖颠倒否。疾病而能作得主否。若目前犹有境在。则梦昧未免颠倒。梦昧既颠倒。疾病必不能作得主宰。疾病既作主宰不得。则生死岸头必不自在。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待制舍人于功名鼎盛之时。清修寡欲。留神此道可谓火中莲华矣。古人有言。此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也。又云。直欲高高峰顶立。深深海底行。更欲深穷远到。直到不疑之地。来教谓无下手处。只此无下手处。正是得力处。如前书所言。静处闹处皆着一只眼看。是甚么道理。久久纯熟自无静闹之异。其或杂乱纷飞起灭不停。却举一则公案与之厕捱。则起灭之心自然顿息照与照者同时寂灭。即是到家也。某亦学焉而未至也。姑尽吐露如此。不必他示。恐有儒释不侔者必大怪之。待制舍人他日心眼开明。亦必大笑而骂之。

  缁门警训卷第七终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缁门警训卷第八

  慈受禅师训童行

世谛纷纷没了期。空门得入是便宜。直须日夜常精进。

莫教劳劳空过时。

烧香礼拜莫匇匇。目睹心存对圣容。忏悔多生尘垢罪。

愿存法水洗心胸。

心猿易纵安教纵。意马难调亦要调。到老情尘扫不尽。

出家四事恐难消。

也要学书也念经。出家心地要分明。他年圆顶方袍日。

事事临时总现成。

一等出家为弟子。事师如事在堂亲。添香换水须勤谨。

自有龙天鉴照人。

衣衫鞋袜须齐整。挂搭巾单不可无。身四威仪常具足。

莫随愚辈学粗疏。

廊下逢僧须问讯门前遇客要相呼。出家体态宜谦让。

莫学愚人礼数无。

出家不断荤和酒。枉在伽蓝地上行。到老心田如未净。

菩提种子亦难生。

莫说他人短与长。说来说去自招殃。若能闭口深藏舌。

便是安身第一方。

莫学愚人说脱空。脱空说得有何穷。暗中莫道无人见。

只恐难瞒马相公。

色身康健莫贪眠。作务辛勤要面前。不见碓坊卢行者。

祖师衣钵是渠传。

二时普请宜先到。众手能为事不差。讽诵如来经一卷。

胜如闲话口吧吧。

香积厨中好用心。五湖龙象在丛林。瞻星望月虽辛苦。

须信因深果亦深。

常住分毫不可偷。日生万倍恐难酬。猪头驴脚分明现。

佛地今生扫未休。

家事精粗宜爱惜。使时须把眼睛看。莫将恣意胡抛掷。

用者须知成者难。

诸寮供过要精勤。扫地煎茶莫厌频。事众若能常谨切。

身心方是出家人。

有时缘干出街头。照顾沩山水牯牛。门外草深常管带。

等闲失却恐难收。

拳手相交不可为。粗豪非是出家儿。遭人唾面须揩却。

到底饶人不是痴。

三通浴鼓入堂时。触净须分上下衣。语笑高声皆不可。

莫将粗行破威仪。

出家言行要相应。战战常如履薄冰。虽是未除须与??。

直教去就便如僧。

  勉僧看病(灵岩石刻)

四海无家病比丘。孤灯独照破床头。寂寥心在呻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