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剃发因惊雪满刀。方知岁月不相饶。逃生脱死勤成佛。

莫待明朝与后朝。

  灵芝照律师颂

听教参禅逐外寻。未尝回首一沉吟。眼光欲落前程暗。

始觉平生错用心。

  古德垂诫

地狱之中未是苦。袈裟之下苦无闻。死生大事还知否。

莫向青山卧白云。

  勉看经

檀那经卷早宜看。施利虽亏我不安。奉劝僧尼勤读诵。

铁窗莫待电光寒。

  勉应缘

出家事业总荒唐。赢得身心蚁子忙。簿上转经多积欠。

眼前业障自身当。门徒施利鱼腮水。

买得油盐雪见汤。年去年来何了日。不知将底见阎王。

  勉住持

深嗟末说实悲伤。佛法无人为主张。未解读文先坐讲。

不曾行脚便升堂。将钱讨院如狂狗。

空腹高心似哑羊。奉劝后贤休继此。免教地狱苦时长。

  洞山和尚自诫

不求名利不求荣。只么随缘度此生。三寸气消谁是主。

百年身后谩虚名。衣裳破处重重补。

粮食无时旋旋营。一个幻躯能几日。为他闲事长无明。

  雪峰存禅师入闽

光阴倏忽暂须臾。浮世那能得久居。出岭年登三十二。

入闽早已四旬余。他非不用频频举。

己过当须渐渐除。为报满朝朱紫道。阎王不怕佩金鱼。

  宏智禅师示众

蒿里新坟尽少年。修行莫待鬓毛斑。死生事大宜须觉。

地狱时长岂等闲。道业未成何所赖。

人身一失几时还。前程黑暗路头险。十二时中自着奸。

  省病僧

访旧论怀实可伤。经年独卧涅槃堂。门无过客窗无纸。

炉有寒灰席有霜。病后始知身自苦。

健时多为别人忙。老僧自有安闲法。八苦交煎总不妨。

  大慧和尚示徒

出家立志切须勤。也要时时近好人。蹭蹬莫随愚伴侣。

蹉跎又恐落风尘。无良小辈频频脱。

得义高流数数亲。若也依吾如是诫。佛家梁栋亦堪陈。

  庞居士颂

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铁牛不怕师子吼。

恰似木人见花鸟。木人本体自无情。

花鸟逢人亦不惊。心境如如只遮是。何虑菩提道不成。

  自保铭

  姑苏无作撰

  夫求名者不以德而求之。谓之恶名。求利者不以道而求之。谓之恶利。恶名为智人之所嫌。恶利有来业之所畏。上德不德老氏诫言。四邪五邪释门切忌。宁以实而失。不以得而伪。小人趋恶名之名。君子存大利之利。福劣财强财必为殃。德薄任大任速成害。古人者只要心达不要身达。他贤莫掩我贤莫伐。若如是则知其命合其道。终一身而自保。

  上竺佛光照法师示小师正吾(尝住吴之北禅号东屏)

  为人难为人师不易。难者何。曰天资。曰学问。曰识见。曰气象。无天资无学问。无识见无气象。若是而能为人者。未之有也。有天资而后有学问。有学问而后有识见。有识见而后有气象。若是能为人未也是何也。天资不高学问不博。识见不明气象不雅。犹之不能也。不高则庸不博则窒。不明则回不雅则野。高而智博而达。明而正雅而文。四者备能为人矣。而欲为人师者。未之可也。曷为不易。曰宗旨。曰教义。曰法相。不得乎宗旨。不通乎法相。不辨乎教义。犹之不可也。能提宗旨矣。能析教义矣。能解法相矣。不有师承不明境观。而能与人为师者。未之有也。师承正境观明。而不超悟洞彻佛意者。犹之不能也。亦既超悟洞彻矣。不能忘境观绝知见离法爱。为大导师者。未之有也。三者具矣。而不知进退得失者。犹之不可。故曰。为人难为人师不易。

  圭峰禅师示学徒委曲

  一从别后相忆是常。未审朝暮用心在何境界。得背尘合觉否。外境内心觉了不相关否。定慧轻安适悦否。修行若忘失菩提心知之总是魔业否。数数觉察勤勤观照。习气若起当处即休。辄莫随之。亦莫灭之。何以故。阳焰之水不应趁故。不应灭故。不应趁故。免落凡夫纵情。不应灭故。免堕二乘调伏。圆宗顿教毕竟如斯。但与本性相应。觉智自然无间。长时之事难可具书。略标大分。自须努力不多述也。

  登厕规式

  登厕之法律制委明。盖欲洁严身器亲近。

  圣贤洗净洗手各有轨度。倘未尽谙则反污其手。礼诵烧香合掌执捉。动辄得咎。可不慎欤。今将古规稍加增削。然其细行固难备举。大抵种种动用之际。皆有方便护人意根处。自当触类而长之。书不云乎。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况出家者流。幸冀高明劝诸后进。

  ○经云。若登厕不洗净者。不得入大僧数。不得坐禅床。不得登宝殿。

  ○须知净桶内净外触。不可将净桶入水槽中?水。须将杓盛水入桶中。免污一槽之水。

  ○不可安净桶在水槽上。淋其桶底触水下槽中。

  ○不得将触处筅帚近水槽边。恐不知者误将洗盆。

  ○槽中之水须频换新者。盖水留三宿只生细虫。夏月则不至三宿。切莫停积死水。若无净头之处。仰宣力者。结缘措置。免伤物命。

  ○初入厕时先须弹指三下。以警在秽之鬼。亦不可痰吐入厕中。以伤在秽之鬼。此二项阴德具载藏经。兹不繁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