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3 缁门警训

  其一曰

卿已出家永违所生。剃??毁容法服加行。辞亲之日上下涕零。

剖爱荣道意凌太清。当遵此志经道修明。

如何无心故存色声。悠悠竟日经业不成。

德行日损秽积遂盈。师友惭耻凡俗所轻。

如是出家徒自辱名。今故诲励宜当专精。

  其二曰

卿已出家弃俗辞君。应自诲励志果青云。财色不顾与世不群。

金玉不贵惟道为珍。约己守节甘苦乐贫。

进德自度又能度人。如何改操趋走风尘。

坐不暖席驰骛东西。剧如徭役县官所牵。

经道不通戒德不全。朋友蚩弄同学弃捐。

如是出家徒丧天年。今故诲励宜各自怜。

  其三曰

卿已出家永辞宗族。无亲无疏清净无欲。吉则不欢凶则不戚。

超然纵容豁然离俗。志存玄妙轨真守朴。

得度广济普蒙福禄。如何无心仍着染触。

空诤长短铢两升斛。与世诤利何尽僮仆。

经道不明德行不足。如是出家徒自毁辱。

今故诲示宜自洗浴。

  其四曰

卿已出家号曰道人。父母不敬君帝不臣。普天同奉事之如神。

稽首致敬不计富贫。尚其清修自利利人。

减割之重一米七斤。如何怠慢不能报恩。

倚纵游逸身意虚烦。无戒食施死入太山。

烧铁为食融铜灌咽。如斯之痛法句所陈。

今故诲约宜改自亲。

  其五曰

卿已出家号曰息心。秽杂不着惟道是钦。志参清洁如玉如冰。

当修经戒以济精神。众生蒙祐并度所亲。

如何无心随俗浮沉。纵其四大恣其五根。

道德遂浅世事更深。如是出家与世同尘。

今故戒约幸自开神。

  其六曰

卿已出家捐世形躯。当务竭情泥洹合符。如何扰动不乐闲居。

经道损耗世事有余。清白不覆反入泥涂。

过影之命或在须臾。地狱之痛难可具书。

今故戒励宜崇典谟。

  其七曰

卿已出家不可自宽。形虽鄙陋使行可观。衣服虽粗坐起令端。

饮食虽疏出言可餐。夏则忍热冬则忍寒。

能自守节不饮盗泉。不肖之供足不妄前。

久处私室如临至尊。学虽不多可齐上贤。

如是出家足报二亲。宗族知识一切蒙恩。

今故诫汝宜各自敦。

  其八曰

卿已出家性有昏明。学无多少要在修精。上士坐禅中士诵经。

下士堪能塔寺经营。岂可终日一无所成。

立身无闻可谓徒生。今故诲汝宜自端情。

  其九曰

卿已出家永违二亲。道法革性俗服离身。辞亲之日乍悲乍欣。

邈尔绝俗超出埃尘。当修经道制己履真。

如何无心更染俗因。经道已薄行无毛分。

言非可贵德非可珍。师友致累恚恨日殷。

如是出家损法辱身。思之念之好自将身。

  大唐慈恩法师出家箴

舍家出家何所以。稽首空王求出离。三师七证定初机。

剃??染衣发弘誓。去贪瞋除鄙吝。

十二时中常谨慎。炼磨真性若虚空。自然战退魔军阵。

勤学习寻师匠。说与同人堪倚仗。

莫教心地乱如麻。百岁光阴等闲丧。踵前贤学先圣。

尽假闻思修得证。行住坐卧要精专。

念念无差始相应。佛真经十二部。纵横指示菩提路。

不习不听不依行。问君何日心开悟。

速须究似头然。莫待明年与后年。一息不来即后世。

谁人保得此身坚。不蚕衣不田食。织女耕夫汗血力。

为成道业施将来。道业未成争消得。

哀哀父哀哀母。咽苦吐甘大辛苦。就湿回干养育成。

要袭门风继先祖。一旦辞亲求剃落。

八十九十无依托。若不超凡越圣流。

向此因循全大错。福田衣降龙钵。受用一生求解脱。

若因小利系心怀。彼岸涅槃争得达。

善男子汝须知。遭逢难得似今时。既遇出家披缕褐。

犹如浮木值盲龟。大丈夫须猛利。紧束身心莫容易。

倘能行愿力相扶。决定龙华亲授记。

  南岳法轮寺省行堂记

  超然居士赵令矜撰

  尝谓诸苦之中病苦为深。作福之中省病为最。是故古人以有病为善知识。晓人以看病为福田。所以丛林为老病之设。今丛林聚众。凡有病使归省。行堂不准修省改行以退病。亦欲人散夜静孤灯独照之际。究索大事。岂徒然哉。既命知堂以司药饵。又戒常住以足供须。此先佛之规制。近世不然。堂名延寿。鄙俚不经病者不自省咎。补躬乖方汤药妄投。返成沉痼至有酷疾。不参堂以务疏逸者。大失建堂命名之意也。知堂名存实废。或同路人常住急。于日用殊不存抚。又复失优波待老病之意也。由是病人呻吟痛楚日益增。极过在彼。此非如来咎。纵有亲故问病率皆乡曲故旧。心既不普事忽有差。今法轮病所奂然一新。盖有本分人是事色色成办。无可论者。惟有病人宜如何哉。省躬念罪。世之有识者皆能达此。衲僧分上直截机缘。当于头痛额热之时。荐取掉动底。于声冤叫苦之际。领略彻困心。密密究思。是谁受病人。既不见病从何来。人病双亡复是何物。直饶见得分明。正好为他将息。

  周渭滨沙门亡名法师息心铭

法界有如意宝人焉。久缄其身铭其膺曰。古之摄心人也。

诫之哉。诫之哉。无多虑无多知。

多知多事不如息意。多虑多失不如守一。虑多志散知多心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