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No. 2024

  禅关策进序

  禅曷为有关乎。道无内外。无出入。而人之为道。也有迷悟。于是大知识关吏。不得不时其启闭。慎其锁钥。严其勘核。俾异言服私越度者。无所售其奸。而关之不易透。亦已久矣。予初出家。得一帙于坊间。曰禅门佛祖纲目。中所载多古尊宿。自叙其参学时始之难入。中之做工夫。经历劳苦次第。与终之廓尔神悟。心爱之慕之愿学焉。既而此书于他处更不再见。乃续阅五灯诸语录杂传。无论缁素。但实参实悟者并入前帙。删繁取要汇之成编。易名曰禅关策进。居则置案。行则携囊。一览之则心志激励。神采焕发。势自鞭逼前进。或曰。是编也为未过关者设也。已过关者长往矣。将安用之。虽然关之外有重关焉。托伪于鸡声。暂离于虎口。得少为足。是为增上慢人。水未穷。山未尽。警策在手。疾驱而长驰。破最后之幽关。徐而作罢参斋。未晚也。

  万历二十八年岁次庚子孟春日云栖袾宏识

  禅关策进

  后学云栖寺沙门袾宏辑

  前集二门

  △诸祖法语节要第一

  诸祖法语。今不取向上玄谈。唯取做工夫吃紧处。又节其要略。以便时时省览。激励身心。次二诸祖苦功。后集诸经引证。俱仿此。

  筠州黄檗运禅师示众

  预前若打不彻。腊月三十日到来。管取尔热乱。有般外道。才见人做工夫。便冷笑。犹有这个在。我且问尔。忽然临命终时。尔将何抵敌生死。须是闲时办得下。忙时得用。多少省力。休待临渴掘井。做手脚不迭。前路茫茫。胡钻乱撞。苦哉苦哉。平日只学口头三昧。说禅说道。呵佛骂祖。到这里都用不着。只管瞒人。争知今日自瞒了也。劝尔兄弟家。趁色力康健时。讨取个分晓。这些关棙子。甚是容易。自是尔不肯去下死志做工夫。只管道难了又难。若是丈夫汉。看个公案。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但二六时中看个无字。昼参夜参。行住坐卧。着衣吃饭处。屙屎放尿处。心心相顾。猛着精彩。守个无字。日久岁深。打成一片。忽然心华顿发。悟佛祖之机。便不被天下老和尚舌头瞒。便会开大口。达磨西来。无风起浪。世尊拈花。一场败阙到这里。说甚阎罗老子。千圣尚不奈尔何。不信道直有这般奇特。为甚如此。事怕有心人。

  评曰。此后代提公案。看话头之始也。然不必执定无字。或无字。或万法。或须弥山。或死了烧了等。或参究念佛。随守一则。以悟为期。所疑不同。悟则无二。

  赵州谂禅师示众

  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老僧四十年不杂用心。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

  玄沙备禅师示众

  夫学般若菩萨。具大根器。有大智慧始得。若根机迟钝。直须勤苦忍耐。日夜忘疲。如丧考妣相似。恁么急切更得人荷挟克骨究实。不妨亦得觏去。

  鹅湖大义禅师垂诫

莫只忘形与死心。此个难医病最深。直须提起吹毛利。

要剖西来第一义。瞠却眼兮剔起眉。

反覆看渠。渠是谁。若人静坐不用功。何年及第悟心空。

  永明寿禅师垂诫

  学道之门。别无奇特。只要洗涤根尘下。无量劫来业识种子。汝等但能消除情念。断绝妄缘。对世间一切爱欲境界。心如木石相似。直饶未明道眼。自然成就净身。若逢真正导师。切须勤心亲近。假使参而未彻。学而未成。历在耳根。永为道种。世世不落恶趣。生生不失人身。才出头来。一闻千悟。

  黄龙死心新禅师小参

  诸上座。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尔诸人要参禅么。须是放下着。放下个甚么。放下个四大五蕴。放下无量劫来许多业识。向自己脚跟下。推穷看。是甚么道理。推来推去。忽然心华发明。照十方刹。可谓得之于心。应之于手。便能变大地作黄金。搅长河为酥酪。岂不畅快平生。莫只管册子上念言念语。讨禅讨道。禅道不在册子上。纵饶念得一大藏教诸子百家。也只是闲言语。临死之时。总用不着。

  评曰。不可见恁么说。便谤经毁法。盖此语为著文字。而不修行者戒也。非为不识一丁者。立赤帜也。

  东山演禅师送徒行脚

  须将生死二字。贴在额头上讨取个分晓。如只随群作队。打哄过日。他时阎老子打算饭钱。莫道我不曾说与尔来。若是做工夫。须要时时检点刻刻提撕。那里是得力处。那里是不得力处。那里是打失处。那里是不打失处。有一等。才上蒲团。便打瞌睡。及至醒来。胡思乱想。才下蒲团。便说杂话。如此办道。直至弥勒下生。也未得入手。须是猛着精彩提个话头。昼参夜参。与他厮捱。不可坐在无事甲里。又不可蒲团上死坐。若杂念转斗转多。轻轻放下。下地走一遭。再上蒲团。开两眼。捏两拳。竖起脊梁。依前提起话头。便觉清凉。如一锅沸汤搀一杓冷水相似。如此做工夫。定有到家时节。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