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佛迹颐庵真禅师普说

  信有十分。疑有十分。疑有十分。悟有十分。可将平生所见所闻。恶知恶解。奇言妙句。禅道佛法。贡高我慢等心。彻底倾泻。只就未明未了的公案上。距定脚头。竖起脊梁。无分昼夜。直得东西不辨南北不分。如有气的死人相似。心随境化。触着还知。自然念虑内忘。心识路绝。忽然打破髑髅。元来不从他得。那时岂不庆快平生者哉。

  径山大慧杲禅师答问

  今时有自眼不明。只管教人死獦狙地休去歇去。又教人随缘管。带忘情默照。又教人是事莫管。如是诸病。枉用工夫。无有了期。但只存心一处。无有不得者。时节因缘到来。自然触着磕着。喷地醒去○把自家心识。缘世间尘劳的。回来底在般若上。纵今生打未彻。临命终时。定不为恶业所牵。来生出头。定在般若中。见成受用。此是决定的事。无可疑者○但自时时提撕。妄念起时。亦不必将心止遏。只看个话头。行也提撕。坐也提撕。提撕来。提撕去。没滋味。那时便是好处。不得放舍。忽然心华发明。照十方刹。便能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

  评曰。师自云。他人先定而后慧。某甲先慧而后定。盖话头疑破。所谓休去歇去者。不期然而然矣。

  蒙山异禅师示众

  某年二十。知有此事。至三十二。请益十七八员长老。问他做工夫。都无端的。后参皖山长老。教看无字。十二时中。要惺惺如猫捕鼠。如鸡抱卵。无令间断。未透彻时。如鼠咬棺材。不可移易。如此做去。定有发明时节。于是昼夜孜孜体究经十八日。吃茶次。忽会得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不胜欢喜。求决三四员长老。俱无一语。或教只以海印三昧一印印定。余俱莫管。便信此说。过了二载。景定五年六月。在四川重庆府。患痢昼夜百次。危剧濒死。全不得力。海印三昧。也用不得。从前解会的。也用不得。有口说不得。有身动不得。有死而已。业缘境界。俱时现前。怕怖慞惶。众苦交逼。遂强作主宰。分付后事。高着蒲团。装一炉香。徐起坐定默祷三宝龙天。悔过从前诸不善业。若大限当尽。愿承般若力。正念托生。早早出家。若得病愈。便弃俗为僧。早得悟明。广度后学。作此愿已。提个无字。回光自看。未久之间。脏腑三四回动。只不管他。良久眼皮不动。又良久。不见有身。只话头不绝。至晚方起。病退一半。复坐至三更四点。诸病尽退。身心轻安。八月至江陵落发。一年起单行脚。途中炊饭。悟得工夫须是一气做成。不可断续。到黄龙归堂。第一次睡魔来时。就座抖擞精神。轻轻敌退。第二次亦如是退。第三次睡魔重时。下地礼拜消遣。再上蒲团。规式已定。便趁此时。打并睡魔。初用枕短睡。后用臂。后不放倒身。过二三夜。日夜皆倦。脚下浮逼逼地。忽然眼前如黑云开。自身如新浴出。一般清快。心下疑团愈盛。不着用力。绵绵现前。一切声色五欲八风。皆入不得。清净如银盆盛雪相似。如秋空气肃相似。却思工夫虽好。无可决择。起单入浙。在路辛苦。工夫退失。至承天孤蟾和尚处归堂。自誓未得悟明。断不起单。月余工夫复旧。其时遍身生疮亦不顾。舍命趁逐工夫。自然得力。又做得病中工夫。因赴斋出门。提话头而行不觉。行过斋家。又做得动中工。夫到此却似透水月华。急滩之上乱波之中。触不散。荡不失。活鱍鱍地。三月初六日坐中。正举无字。首座入堂烧香。打香盒作声。忽然?地一声。识得自己。捉败赵州。遂颂云。没兴路头穷。踏翻波是水。超群老赵州。面目只如此。秋间临安见雪岩.退耕.石坑.虚舟.诸大老。舟劝往皖山。山问。光明寂照遍河沙。岂不是张拙秀才语。某开口。山便喝出。自此行坐饮食皆无意思。经六个月。次年春。因出城回。上石梯子。忽然胸次疑碍冰释。不知有身在路上行。乃见山。山又问前语。某便掀倒禅床。却将从前数则。极誵讹公案。一一晓了。诸仁者。参禅大须仔细。山僧若不得重庆一病。几乎虚度。要紧在遇正知见人。所以古人朝参暮请。决择身心。孜孜切切。究明此事。

  评曰。他人因病而退惰。此老带病精修。终成大器。岂徒然哉。禅人病中。当以是痛自勉励。

  杨州素庵田大士示众

  近来笃志参禅者少。才参个话头。便被昏散二魔缠缚。不知昏散与疑情正相对治。信心重则疑情必重。疑情重则昏散自无。

  处州白云无量沧禅师普说

  二六时中。随话头而行。随话头而住。随话头而坐。随话头而卧。心如棘栗蓬相似。不被一切人我无明五欲三毒等之所吞啖。行住坐卧。通身是个疑团。疑来疑去。终日呆桩桩地。闻声睹色。管取?地一声去在。

  四明用刚软禅师答禅人书

  做工夫须要起大疑情。汝工夫未有一月半月成片。若真疑现前撼摇不动。自然不怕惑乱。只管勇猛忿去。终日如呆的汉子相似。到恁么时。不怕瓮中走鳖。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