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智彻禅师净土玄门

  念佛一声。或三五七声。默默返问。这一声佛。从何处起。又问这念佛的是谁。有疑只管疑去。若问处不亲。疑情不切。再举个毕竟这念佛的是谁。于前一问。少问少疑。只向念佛是谁。谛审谛问。

   评曰。径无前问只看这念佛的是谁亦得。

  汝州香山无闻聪禅师普说

  山僧初见独翁和尚。令参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后同云峰月山等六人。立愿互相究竟。次见淮西教无能。令提无字。次到长芦。结伴炼磨。后遇淮上敬兄。问云。尔六七年有甚见地。某答。每日只是心下无一物。敬云。尔这一络索甚处出来。某心里似知不知。不敢开口。敬见我做处无省发。乃云。尔定中工夫不失动处便失。某被说着。心惊便问。毕竟明此大事。应作么生。敬云。尔不闻川老子道。要知端的意。北斗面南看。说了便去。某被一问直得。行不知行。坐不知坐。五七日间。不提无字。倒只看要知端的意。北斗面南看。忽到净头寮。在一木上。与众同坐。只是疑情不解。有饭食顷。顿觉心中空亮轻清。见情想破裂。如剥皮相似。目前人物。一切不见。犹如虚空。半昧省来。通身汗流。便悟得北斗面南看。遂见敬下语作颂。都无滞碍。尚有向上一路。不得洒落。后入香岩山中过夏。被蚊子咬两手不。定。因念古人为法忘躯。何怖蚊子。尽情放下咬定牙关。捏定拳头。单提无字。忍之又忍。不觉身心归寂。如一座屋倒却四壁。体若虚空。无一物可当情。辰时一坐。未时出定。自知佛法不误人。自是工夫不到。然虽见解明白。尚有微细隐密妄想未尽。又入光州山中。习定六年。陆安山中又住六年。光州山中又住三年。方得颖脱。

  评曰。古人如是勤辛。如是久远方得相应。今人以聪明情量。刹那领会。而犹欲自附于顿悟。岂不谬哉。

  独峰和尚示众

  学道之士。那里是入手处。提个话头。是入手处。

  般若和尚示众

  兄弟家。三年五年做工夫。无个入处。将从前话头抛却。不知行到中途而废。可惜前来许多心机。有志之士。看众中柴干水便僧堂温暖。发愿三年不出门。决定有个受用。有等才做工夫。心地清净。但见境物现前。便成四句。将谓是大了当人。口快舌便。误了一生。三寸气消。将何保任。佛子。若欲出离。参须直参。悟须实悟○或话头绵密无有间断。不知有身。谓之人忘法未忘。有到此忘其本身。忽然记得。如在梦中跌下万仞洪崖。只顾救命遂成风癫。到此须是紧提话头。忽然连话头。都忘谓之人法双忘。蓦地冷灰豆爆。始知张公吃酒。李公醉。正好来般若门下吃棒。何以故。更须打破诸祖重关。遍参知识。得知一切浅深。却向水边林下。保养圣胎。直待龙天推出。方可出来扶扬宗教。普度群生。

  雪庭和尚示众

  十二时中。一贫如洗。看个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不管得力不得力昏散不昏散。只管提撕去。

  仰山古梅友禅师示众

  须要发勇猛心。立决定志。将平生悟得的学得的。一切佛法四六文章语言三昧。一扫扫向大洋海里去。更莫举着。把八万四千微细念头。一坐坐断。却将本参话头。一提提起疑来疑去。拶来拶去。凝定身心。讨个分晓。以悟为则。不可向公案上卜度经书上寻觅。直须卒地断爆地拆方始到家。若是话头提不起连举三遍。便觉有力。若身力疲倦。心识怉懆。却轻轻下地。打一转再上蒲团。将本参话。如前挨拶。若才上蒲团。便打磕睡。开得眼来。胡思乱想。转身下地。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大语细话。记取一肚皮语录经书。逞能舌辨。如此用心。腊月三十日到来。总用不着。

  衢州杰峰愚禅师示五台善讲主

  假饶文殊放金色光。与汝摩顶。师子被尔骑来。观音现千手眼。鹦哥被尔捉得。皆是逐色随声。于尔自己有何利益。要明己躬大事。透脱生死牢关。先须截断一切圣凡虚妄见解。十二时中。回光返照。但看个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佛。是个甚么。切莫向外边寻讨。设有一毫佛法神通圣解。如粟米粒大。皆为自欺。总是谤佛谤法。直须参到脱体无依。纤毫不立处。着得只眼。便见青州布衫。镇州萝卜。皆是自家所用之物。更不须别求神通圣解也。

  灵隐瞎堂禅师对制

  宋孝宗皇帝问。如何免得生死。对曰。不悟大乘道。终不能免。又问。如何得悟。对曰。本有之性。以岁月磨之。无不悟者。

  大乘山普岩断岸和尚示众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不得不看话头。守空静而坐。不得念话头。无疑而坐。如有昏散。不用起念排遣。快便举起话头。抖擞身心。猛着精采。更不然下地经行。觉昏散去。再上蒲团。忽尔不举自举。不疑自疑。行不知行。坐不知坐。惟有参情。孤孤迥迥。历历明明。是名断烦恼处。亦名我丧处。虽然如是。未为究竟。再加鞭策。看个一归何处。到这里提撕话头。无节次了也。惟有疑情。忘即举之。直至返照心尽。是名法亡。始到无心处也。莫是究竟么。古云。莫谓无心云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忽地遇声遇色。磕着撞着。大笑一声。转身过来。便好。道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