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古拙禅师示众

  诸大德何不起大精进。对三宝前深发重愿。若生死不明。祖关不透。誓不下山。向长连床上七尺单前。高挂钵囊。壁立千仞。尽此一生。做教彻去。若办此心。决不相赚。如其发心不真。志不猛励。这边经冬。那边过夏。今日进前。明日退后。久久摸索不着。便道般若无灵验。却向外边。记一肚。抄一部。如臭糟瓶相似。闻者未免恶心呕吐。直做到弥勒下生。有何干涉。苦哉。

  太虚禅师示众

  如未了悟。须向蒲团上冷坐。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看个父母未生前面目。

  楚石琦禅师示众

  兄弟。开口便道。我是禅和。及问他如何是禅。便东觑西觑。口如扁担相似。苦哉屈哉。吃着佛祖饭。不去理会本分事。争持文言俗句。高声大语。略无忌惮。全不识羞。有般底不去蒲团上。究明父母未生以前本来面目。冷地里学客舂。指望求福。忏除业障。与道太远在○凝心敛念。摄事归空。念想才生。即便遏捺。如此见解。即是落空亡的。外道魂不返的死人。又有妄认能嗔能喜能见能闻。认得明白了。便是一生参学事毕。我且问尔。无常到时。烧作一堆灰。这能嗔能喜能见能闻的。什么处去也。恁么参的是药汞银禅。此银非真。一煆便流。因问尔。寻常参个什么。答道。有教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又教我只如此会。今日方知。不是。就和尚请个话头。我道古人公案。有什么不是。汝眼本正。因师故邪。累请不已。向道去。参狗子无佛性话。忽然打破漆桶。却来山僧手里。吃棒。

  评曰。天如而下。皆元末及 国初尊宿。若杰峰古拙楚石。则身经二代者也。楚石为妙喜五世孙。而其见地如日光月明。机辨如雷烈风迅。直截根原。脱落枝叶。真无愧妙喜老人矣。天如以至今日。无四休者。独其语皆提持向上极则事。教初学人做工夫处绝少。仅得一二录。如左。

  高丽普济禅师答李相国书

  既曾于无字话提撕。不必改参也。况举起别话头时。曾参无字。必于无字。有小熟因地。切莫移动。切莫改参。但于二六时中四威仪内。举起话头。莫待几时悟不悟。亦莫管有滋味无滋味。亦莫管得力不得力。拶到心思不及意虑不行。即是诸佛诸祖放身命处。

  评曰。此语录万历丁酉。福建许元真东征。得之朝鲜者。中国未有也。因录其要。而识之。

  楚山琦禅师解制

  诸大德九十日中。还曾证悟也无。如其未悟。则此一冬。又是虚丧了也。若是本色道流。以十方法界为个圆觉期。莫论长期短期。百日千日。结制解制。但以举起话头为始。若一年不悟。参一年。十年不悟。参十年。二十年不悟。参二十年。尽平生不悟。决定不移此志。直须要见个真实究竟处。方是放参之日也○如未能言前契旨。但将一句阿弥陀佛。置之怀抱。默默体究。常时鞭起疑情。这念佛的是谁。念念相续。心心无间。如人行路到水穷山尽处。自然有个转身的道理。?地一声。契入心体。

  评曰。举起话头为进期。真实究竟为出期。当牢记取。

  天真毒峰善禅师示众

  果欲了脱生死。先须发大信心。立弘誓愿。若不打破所参公案。洞见父母未生前面目。坐断微细现行生死。誓不放舍本参话头。远离真善知识。贪逐名利。若故违此愿。当堕恶道。发此大愿。防护其心。方堪领受公案。或看无字。要紧在因甚狗子无佛性上着力。或看万法归一。要紧在一归何处。或参究念佛。要紧在念佛的是谁。回光返照深入疑情。若话头不得力。还提前文。以至末句。使首尾一贯方有头绪。可致疑也。疑情不断。切切用心。不觉举步翻身。打个悬空筋斗。却再来吃棒。

  空谷隆禅师示众

  不可呆蠢蠢地念个话头。亦不可推详计较。但时中愤然要明此事。忽尔悬崖撒手。打个翻身。方见孤明历历。到此不可耽着。还有脑后一槌。极是难透。尔且恁么参去○不参自悟。上古或有之。自余未有不从力参而得悟者○优昙和尚。令提念佛的是谁。汝今不必用此等法。只平常念去。但念不忘。忽然触境。遇缘。打着转身一句。始知寂光净土不离此处。阿弥陀佛不越自心。

  评曰。但时中愤然要明此事。此句甚妙。该摄看话头之法。曲尽。

  天奇和尚示众

  汝等从今发决定心。昼三夜三。举定本参。看他是个甚么道理。务要讨个分晓。日久岁深。不炼昏沉。昏沉自退。不除散乱。散乱自绝。纯一无杂。心念不生。忽然会得。如梦而醒。覆看从前。俱是虚幻当体本来现成万象森罗全机独露。于这大明国里。也不枉为人。向此法门。也不枉为僧。却来随缘度日。岂不畅哉。岂不快哉○终日念佛。不知全是佛念。如不知。须看个念佛的是谁。眼就看定。心就举定。务要讨个下落。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