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评曰。毒峰天奇。皆教参究念佛。空谷何故谓。不必用此等法。盖是随机不同。任便无碍。

  古音琴禅师示众

  坐中所见善恶。皆由坐时。不起观察。不正思惟。但只瞑目静坐。心不精采。意顺境流。半梦半醒。或贪着静境。为乐致见种种境界。夫正因做工夫者。当睡便睡一觉。一醒便起。抖擞精神。挪挲眼目。咬住牙根。捏紧拳头。直看话头落在何处。切莫随昏随沈。丝毫外境不可采着○行住坐卧之中。一句弥陀莫断。须信因深果深。直教不念自念。若能念念不空。管取念成一片。当念认得。念人弥陀与我同现。

  异岩登禅师释疑集

  问。学人参求知识。或令提个话头。或令疑个话头。同耶别耶。答。才举话头。当下便疑。岂有二理。一念提起。疑情即现。覆去翻来精研推究。功深力极。自得了悟。

  评曰。释疑集中。此一段文。最为精当。今人颇有滞此二端而不决者。盖未曾实做工夫故也。

  月心和尚示众

  愤起新鲜志气。举个话头。要于结末字上。疑情永长。沉沉痛切。或杜口默参。或出声追审。如失重物。务要亲逢亲得。日用中一切时一切处。更无二念。

  △诸祖苦功节略第二

  独坐静室

  道安大师。独坐静室十有二年。[歹*覃]精构思。乃得神悟。

  评曰。此老竭精思。乃得神悟。不是一味静坐便了。

  悬崖坐树

  静琳禅师。弃讲习禅。昏睡惑心。有悬崖。下望千仞。旁出一树。以草藉之。趺坐其上。一心系念。动经宵日。怖死既重。专精不二。后遂超悟。

  草食木栖

  通达禅师。入太白山。不赍粮粒。饥则食草。息则依树。端坐思玄。五年不息。因以本打块。块破廓然大悟。

  评曰。饶汝草食树栖。若不思玄。漫尔多载。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

  衣不解带

  金光照禅师。十三出家。十九入洪阳山。依迦叶和尚。服勤三载。衣不解带。寝不沾席。又在姑射山。亦如是。豁然启悟。

  引锥自刺

  慈明谷泉琅瑘三人。结伴参汾阳。时河东苦寒。众人惮之。慈明志在于道。晓夕不忘。夜坐欲睡。引锥自刺。后嗣汾阳。道风大振。号西河师子。

  暗室不忽

  宏智禅师。初侍丹霞淳。因与僧徴诘公案。不觉大笑。淳责曰。汝笑这一声。失了多少好事。不见道暂时不在。如同死人。智再拜伏膺。后虽在闇室。未尝敢忽。

  评曰。论道而笑。古人尚呵。今世谛诙谐。捧腹无厌。丹霞见之。又当何如。

  晚必涕泣

  伊庵权禅师。用功甚锐。至晚必流涕曰。今日又只恁么空过。未知来日工夫如何。师在众。不与人交一言。

  三年力行

  晦堂心禅师。自言初入道。自恃甚易。逮见黄龙先师。退思日用与理矛盾极多。遂力行之。三年祈寒溽暑。确志不移。方得事事如理。而今欬唾掉臂。也是祖师西来意。

  圆枕警睡

  喆侍者。睡以圆木为枕。小睡则枕转。觉而复起。率以为常。或谓用心太过。答云。我于般若缘分素薄。若不如此。恐为妄习所牵。

  被雨不觉

  全庵主。为道猛烈。无食息暇。一日倚栏看狗子话。雨来不觉。衣湿方知。

  誓不展被

  佛灯珣禅师。依佛鉴。随众咨请。邈无所入。叹曰。此生若不彻证。誓不展被。于是四十九日。只靠露柱立地。如丧考妣。乃得大悟。

  掷书不顾

  铁面昺禅师。行脚时。离乡未久。闻受业一夕遗火悉为煨烬。得书掷之地曰。徒乱人意耳。

  坚誓省发

  灵源清禅师。初参黄龙心。随众问答。茫然不知端倪。夜誓佛前曰。当尽形寿以法为檀。愿早开解。后阅玄沙语。倦而倚壁。起经行。步促遗履。俯就之。忽大悟。

  无时异缘

  圆悟勤禅师。再参东山演。为侍者。穷参力究。自云。山僧在众无一时异缘。十年方得打彻。

  评曰。十年之间。无一时异缘。试问今一日间。异缘多少。何时得打彻去也。

  造次不忘

  牧庵忠禅师。初习台教。后志禅宗。谒龙门眼。造次之顷不忘提撕。适纵步水磨。见额云。法轮常转。忽大悟。

  忘抵河津

  庆寿享禅师。参郑州普照宝公。朝夕精勤。一日以事往睢阳。过赵渡。疑情不散。忘其抵津。同行觉之曰。此河津也。豁然悲喜交集。以白宝公。公曰。此僵卧汉。未在。因教看日面佛语。一日云堂静坐。闻板声大悟。

  寝食两忘

  松源岳禅师。初以居士参应庵华。不契。愈自奋励见密庵杰。随问随答。密叹曰。黄杨木禅耳。奋励弥切至忘寝食。会密入室问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师从傍大悟。

  口体俱忘

  高峰妙禅师。在众胁不沾席。口体俱忘。或时如厕中单而出。或时发函不扃而去。后径山归堂。大悟。

  诸缘尽废

  杰峰愚禅师。初参古崖石门。佩受法语。昼夜兀坐。不契。后参止严。举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愈疑乃诸缘尽废。寝食俱不觉知。如气绝者。一夕坐至夜分。闻邻僧咏证道歌云。不除妄想。不求真。豁然如释重负。有夜半忽然忘月指。虚空迸出日轮红之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