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杜门力参

  移剌楚材丞相。参万松老人。屏斥家务。杜绝人迹。虽祈寒溽暑。无日不参。焚膏继晷废寝。忘餐者几三年。乃获印证。

  评曰。如是用心。如是证道。是之谓在家菩萨也。吃得肉。已饱来寻僧说禅。独何为哉。

  以头触柱

  中峰本禅师。侍高峰死关。昼夜精勤。困则以头触柱。一日诵金刚经。至荷担如来处。恍然开解。自谓所证未极。弥益勤苦。咨决无怠。及观流水。乃大悟。

  评曰。自谓所证未极。故终至极处。今之以途路为到家者众矣。嗟夫。

  关中刻苦

  毒峰善禅师。在淯溪进关。不设卧榻。惟置一橙。以悟为则。一夕昏睡。不觉夜半。乃去橙。昼夜行立。又倚壁睡去誓不傍壁。辽空而行。身力疲劳。睡魔愈重。号泣佛前。百计逼拶。遂得工夫日进。闻钟声。忽不自由。偈示。沉沉寂寂绝施为。触着无端。吼似雷。动地一声消息尽。髑髅粉碎梦初回。

  胁不至席

  璧峰金禅师。参晋云海。示以万法公案。疑之三年。偶摘蔬次。忽凝然久之。海问子定耶。对曰定动不关。海问定动不关。是甚么人。金以筐示之。海不肯。金扑筐于地。亦不肯。尔后工夫益切。胁不至席。一坐七日。一日闻伐木声。大悟。

  独守钝工

  西蜀无际禅师。初做工夫。四指大书帖亦不看。只是拍。盲做钝工夫。乃得大彻大悟。

   评曰。此意极是。但不明教理者。未宜效颦。

  禅关策进

  后集一门

  △诸经引证节略

  大般若经

  空中声告常啼菩萨言。汝东行求般若。莫辞疲倦。莫念睡眠。莫思饮食。莫想昼夜。莫怖寒热。于内外法。心莫散乱。行时不得左右顾视。勿观前后上下四维等。

  华严经

  勤首菩萨偈云。

如钻燧取火。未出而数息。火势随至灭。

懈怠者亦然。

  释曰。当以智慧钻注一境。以方便绳善巧回转。心智无住。四仪无间。则圣道可生。瞥尔起心。暂时忘照。皆名息也。

  大集月藏经

  若能精勤。系念不散。则休息烦恼。不久得成无上菩提。

  十六观经

  佛告韦提希。应当专心系念一处。

  出曜经

  智者以慧炼心。寻究诸垢。犹如矿铁。数入百炼。则成精金。犹如大海。日夜沸动。则成大宝。人亦如是。昼夜役心不止。便获果证。

  评曰。今人但知息心而入禅那。宁知役心而获果证。

  大灌顶经

禅思比丘。无他想念。惟守一法。然后见心。

  遗教经

  夫心者制之一处。无事不办。

   评曰。守一法。制一处。幸有此等语言在。

  楞严经

  又以此心。内外精研○又以此心。研究精极。

  弥陀经

  执持名号。一心不乱。

  评曰。只此一心不乱四字。参禅之事毕矣。人多于此忽之。

  楞伽经

  若欲了知。能取所取。分别境界。皆是心之所现者。当离愦闹昏滞睡眠。初中后夜。勤加修习。

  金刚般若经

  萨陀波仑菩萨。七岁经行住立。不坐不卧。

  宝积经

  佛告舍利弗。彼二菩萨行精进时。于千岁中。未曾一弹指顷被睡眠之所逼恼。于千岁中。未曾起念称量饮食咸淡美恶。于千岁中。每乞食时。未曾观授食人为男为女。于千岁中。居止树下。未曾仰面观于树相。于千岁中。未曾缘念亲里眷属。于千岁中。未曾起念我欲剃头。于千岁中。未曾起念从热取凉从寒取温。于千岁中。未曾论说世间无益之语。

  评曰。此是大菩萨境界。虽非凡夫所及。然不可不知。

  大集经

  法悟比丘。二万年中。常修念佛。无有睡眠。不生贪嗔等。不念亲属衣食资身之具。

  念佛三昧经

  舍利弗。二十年中。常勤修习毗婆舍那。行住坐卧。正念观察。曾无动乱。

  自在王菩萨经

  金刚齐比丘。修习正法。诸魔隐身伺之。千岁伺之。不见一念心散可得恼乱。

  如来智印经

  轮王慧起舍国出家。三千岁系念。亦不倚卧。

  中阿含经

  尊者阿那律陀。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共住林中。后先乞食。各归坐禅。至于晡时。先从坐起者。或汲瓶水。能胜独举。如不能胜。则便以手招一比丘。两人共举。各不相语。五日一集。或两说法。或圣默然。

   评曰。此万世结伴修行之良法也。

  杂譬喻经

  波罗柰国。一人出家。自誓不得应真。终不卧息。昼夜经行。三年得道。又罗阅祇国。一沙门。布草为褥。坐其上。自誓云。不得道终不起。但欲睡眠。以锥刺髀。一年之中。得应真道。

  杂阿含经

  如是比丘。精勤方便。肌肤瘦损。筋连骨立。不舍善法。乃至未得所应得者。不舍精进。常摄其心。不放逸住。

  评曰。所应得须知。应得者何事。据此经。则应得尽诸漏。证三明六通成声闻果。若今所期。则应得圆悟心宗。证一切种智成无上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