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24 禅关策进

  阿含经

  乃至成就三明。灭除暗冥。得大智明。皆由精勤修习乐静独居。专念不休之所致也。

   评曰。专念不休。久之则一心不乱。

  法集要领经

  若人百岁中。懈怠劣精进。不如一日中勇猛行精进。

  评曰。知此义则张善和辈。临终十念往生。可了然无疑矣。

  无量寿经

至心精进。求道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遂。

  一向出生菩萨经

  阿弥陀佛。昔为太子。闻此微妙法门。奉持精进。七千岁中。胁不至席。意不倾动。

  宝积正法经

  乐求大乘。其心勇猛。虽舍身命。无所顾惜。修菩萨行。勤加精进。无少懈怠。

  六度集经

  精进度无极者。精存道奥。进之无怠。卧坐住步。喘息不替○心心相续。不自放逸。

  修行道地经

  佛言。自见宿命。从无量劫。往返生死。其骨过须弥山。其髓涂地。可遍大千世界。其血多于古今天下普雨。但欲免斯生死之患。昼夜精进。求于无为。

  评曰。曰求道。曰闻此微妙法门。曰乐求大乘。曰精存道奥。曰求于无为。如是精进。名正精进。不然纵劳形苦志。累岁经劫或沦外道。或堕偏乘。终无益也。

  菩萨本行经

  直至成佛。皆由精进。

  弥勒所问经

  佛语阿难。弥勒发意。先我之前四十二劫。我于其后。乃发道意。以大精进。超越九劫。得于无上正真之道。

  评曰。释迦以后进。而顿逾四十二劫之先辈。勤惰为之也。经言。贪著于名利。多游族姓家。弥勒之所以先学而后成者坐此。则释迦之弃名利。入山林。不亲近国王大臣可知矣。识之哉。

  文殊般若经

  一行三昧者。应处空闲。舍诸乱意。系心实理。想念一佛。念念相续而不懈怠。于一念中。即能见十方诸佛。获大辩才也。

  般舟三昧经

  九十日中。不坐不卧。假使筋断骨枯。三昧不成。终不休息。

  评曰。以上二条。俱指念佛。而兼诸法门。修净业者。不可不知。

  四十二章经

  夫为道者。譬如一人与万人战。挂铠出门。意或怯弱。或半路而退。或格斗而死。或得胜而还。沙门学道。应当坚持其心精进勇锐。不畏前境。破灭众魔。而得道果。

  评曰。半路退者。自画而不进者也。格斗死者。稍进而无功者也。得胜还者。破惑而成道者也。得胜之由。全在坚持其心精进勇锐。学人但当一志直前。毋虑退。毋畏死。前不云乎。吾保此人。必得道矣。法华云。吾今为汝保任此事。终不虚也。佛既尔保。何虑何畏。

  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

  常念大乘。心不忘失。勤修精进。如救头然。

  评曰。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今丛林早暮持诵。然诵其文不思其义。明其义不履其事。亦何益也。

  宝云经

以心系心。以心住心。心专一故。次第无间。得定心故。

心常寂静。

  正法念处经

  精勤修行则得见谛。是故应当旷野寂静。一心正念。离于一切多语言说。一切亲旧知识来去相见。

  阿毗昙集异门足

  假使我身。血肉枯竭。唯皮筋骨。连柱而存。若本所求胜法未获。终不止息。为精进故。应深受寒热饥渴蛇蝎蚊虻风雨等触。又应忍受他人所发。能生身中猛利辛楚。夺命苦受毁辱语言。

  评曰。本所求胜法未获。终不止息。即宗门所谓本参话头。不破誓不休歇之意也。

  瑜伽师地论

  六度初三是戒学摄。静虑是心学摄。般若是慧学摄。唯精进遍于一切。

  大乘庄严经论

  至心学道。发大勇猛。决趁菩提。

  阿毗达磨论

  菩萨于底沙佛时。合十指掌。翘于一足。以一伽陀。七日七夜叹佛功德。便超九劫。

  评曰。观此则法集所称。一日精进。胜百年懈怠。信哉言乎。

  西域记

  胁尊者。八十出家。少年诮曰。夫出家之业。一则习禅。二则诵经。而今衰老何所进取。尊者闻而誓曰。我若不通三藏经。不断三界欲得六神通具八解脱。终不以胁至席。乃昼则研习教理。夜则静虑凝神。三年悉证所誓。时人敬仰。号胁尊者。

  评曰。矍铄是翁。足为懈怠比丘激劝。当知今人。岂但八十。纵饶直抵期颐。尚须努力修进。

  南海寄归

  善遇法师。念佛四仪无间。寸阴非空。计小豆粒。可盈两载。

  法苑珠林

  陈栖霞寺沙门惠布。居寺舍利塔西。经行坐禅。誓不坐卧。徒众八十。咸不出院。

  观心疏

  夫欲建小事。心不决志。尚不能成。况欲排五住之重关。度生死之大海。而不勤劳。妙道何由可具。

  永嘉集

  勤求至道。不顾形命○昼夜行般若。生生勤精进。常如救头然。

  沩山警策

  研穷法理。以悟为则。

  评曰。则准也。以悟为准的也。即宗门谓参禅到甚么处。是歇工处。今言大悟乃已。不悟不已也。

  净土忏愿仪

  若坐若行。皆勿散乱。不得弹指顷念世五欲。及接对外人语论戏笑。亦不得托言延缓放逸睡眠。当于瞬息俯仰。系念不断。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