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2 护摩口决

弘长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于报恩院遂传受功毕同二十五日又一日内记御口决毕。

金刚佛子赖瑜

  同二十七日依仰小野僧正记书入了。

  本记奥破坛作法结愿时用之。

  破坛事。

  记云。结愿时毕。不起礼盘行之(或他人行之)御口云。他人者。御修法等时。令伴僧行之(矣)。

  诸尊并世天位次事。

  御口云。世天段如本记图。诸尊段如朱付。但用五佛。五佛尽诸尊之故。况于三十二尊总供之哉。

  坛场料理俱具辨备之事。

先炉坛之橛引五色(前立鸟居上引五色)次五瓶四面佛具铃杵(有独三五古也)置之(中瓶炉后。四瓶四角立之。铃杵炉前。金刚盘上备之)次炉右边五谷并饭器置之(谷佛方饭我方)杓按并置大小杓(大内方小外方)彼傍置付松。次炉前缘置苏油器。次炉左边。嗽口及洒净器具之(嗽佛方洒我方)但开盖置便宜处。器上散杖二杖并置(洒杖内方嗽杖外方)御自笔云。行法以后。承仕覆盖。散杖置器傍(云云)私云。初开盖置杖。承仕辨供之次可作之。次炉后前后供各佛供汁果子(如次向内各置之)备之。次右胁机盛花打鸣坛木(长八寸。数二十一支。或三十六支)乳木(长六寸。大结百八支。小结二十二支并置。次第随宜)箸扇涂香加持物置之。次左胁机芥子丸香散香涂香药种切花各香置之。

  已上诸供物座位。委在本记图(文)。

  引五色糸事。

  御口云。先糸。结轮绳指入。丑寅橛颈引。逆顺旋。每橛各一经。糸末下缠。而又至丑寅橛。一缠残糸。乍鸟口竖随橛向侧以纸捻结付之也。但护摩坛立鸟居(势并长未必定置)故至彼处。前供方自下至上顺经之(八缠许中间六缠许欤)缠鸟居颈。又缠后供方鸟居颈。自上至下顺缠之(缠敷如前)余橛之次第如先。但此流必引五色不用印明(矣)御自笔云。又不加持炉土。作坛之时皆加持之故也。但当流作坛破坛或不用之。其时尤可用印明欤(云云)。

  御口云。鸟居颈。他流作鸟口。此流都切不鸟口也。故糸只缠之。又鸟口残糸。向外指出见苦。向内障坛供故。向侧结付之(云云)。

  鸟居寸法事。

  御口云。势并长。未必定量也。

  弘长二年正月二日加一见毕。

  当流之支分最不疏简末资可守之欤。

  东山杇老。御判在之。

神供口决(宪深受御口说赖瑜记之)。

  遍知院御记云。向东方修之(云云)。

  问。护摩既息灾故向北。神供何向东乎。

  答。御口云。四种法皆神供向东方修之。东是檀施方故欤。御记云。图有之弊十二本。各天等方立之(云云)御口云。先点清净处构坛地(方二尺计也)四角立一尺余柱引回四目(四目藁绳纸细。长切反房花处处插之)次弊十二本。四目内立之。立次第如图作之(云云)私云。准奥明次第及护摩图次第。始自丑寅角伊舍那。至于北方毗沙门。八方顺旋立之。次内方四角梵天(辰巳)日天(丑寅)月天(戌亥)地天(未申)次第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