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40 大疏谈义

  答意。凡于六大有法位随缘二种中。随缘六大四曼所摄。法位六大诸法能造之体事治定时。彼体坚湿燸动无疑了知故。自余诸法悉可为所造义勿论候。是以大师处处释中。以六大为能造。以四曼三世间定所造候。尔五字即四曼随一之法曼荼罗故。旁加答成候。

  假令疏家释释阿字门为地等故难端闻候共。约以五字为五大种子义边意得者。不及子细候。次证宗家两处释。是亦如前为了因种子义边存候。

  会一义意。为能造体法位六大者。坚湿燸动无碍了知故。自余诸法可为所造四曼被成立候共。于法位六大。色形有无事虽古来未决。今宗理理无边法门故。可立多具六大存候。次大师处处释。以六大为能造。以四曼三世间定所造故。四曼随一法曼荼罗五字。可所造闻候共。于五字有能所造二分中。所造边虽法曼荼罗。能造边可为六大觉候。

  至者。以五字可直为能造五大欤否之所论候。

  四重自性。

  难意。凡按金刚手疑问。见现瑞加持条末。推知一切智智宗本。问彼因起故。所唱现身说法悉可举加持世界之瑞相事。不及异求候。依之疏中释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志形等。大悲胎藏指自性会。所现梵志可指加持世界故。旁疑冰难消候。

  答意。凡于金刚手疑问。有正释复次二重中。正释约加持世界。复次约自性会见故。非加持世界义勿论候。是以疏文云此中间意即是发起大悲胎藏漫荼罗也上者。旁如答成候。

  假令金刚手见现端加持条末。推知一切智智宗本问故难势闻候共。问意甚深显虽举加持世界现端。密预推知自性土身说并举有故无烦候。次至云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志者。大悲胎藏指自证位。以自性会世天等为所现得意故。无相违候。

  会一义意。就金刚手疑问。有正释复次二重被成候共。今疏例置复次言。不述别义事惟多故。不及子细候。次大悲胎藏言可自性会闻候共。大悲胎藏曼荼罗者。指具缘品所说七日作坛曼荼罗得意故。无不足候。

  至者。今四重法界圆坛可自性会欤否之所论候。

  安立无量乘。

  难意。凡按今无量乘。加持世界受用已下三身所说法门故。可非如义语说条。不可说密乘事。不及异论候。依之说随种种趣种种性欲等。逗机说法相。非随自意语说见候上。旁疑难难止候。

  答意。凡今无量乘者。云如来应供正遍知得一切智智彼得一切智智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大日如来一切智智所起法门故。非显乘义勿论候。是以加持世流所说法门。变化身说段云宣说真言道句法。等流身说段云宣说真言道清净句法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无量乘受用已下三身所说故。可非如义语难势来候共。纵应化佛。说密者传说法身说故。无相违候。次云随种种趣等。逗机说法故闻候共。大师释显教密教逗机证灭故。不及子细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