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40 大疏谈义

  无相至极。

  难意。凡留无相为显家极理。开有相定表德实相者。一家常谈候间。以无相不可为极事。不及异论处候。依之六大四曼悉遮那内证境界。字印形像并性德轮圆法门故。以无相为极义。疑滞尚多端候。

  答意。凡如来内证之境界。绝言语域超心行处重候条。无相至极义勿论候。是以经中依金刚手佛法离诸相法住于法位何故大精进而说此有相不顺法然道问。答于当来世时劣慧诸众生(乃至)。为度彼等故随顺说是法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留无相为显家极理故御难来候共。有相无相重重故。虽为下机明显乘无相。为上根说表德有相。是尚预机领解施设候。如来内证境界释五居足断十虑手亡故。良有以事候。次至云六大四曼悉遮那内证境界故者。是犹言议所及故。非至极重不成难候。

  会一义意。如来内证境界超言议域故成立闻候共。四言九心不及分可得意候。次至佛法离诸相等经文者。显无尽庄严境界离凡夫妄计相。非四言假说相旨。有此说候。

  至者。自宗意以无相可为极欤否之所论候。

  犊子人执。

  难意。凡思此宗计候。立五法藏时。云三世无为外不可说藏有人故。可人执品惑事。不及异求处候。依之西明引三藏解。释是我执故烦恼障摄。淄洲判唯有学凡作如是计故。旁疑情难解候。

  答意。凡犊子计释五众和合有人法故。五众和合上人法非实我义勿论候。是以慈恩大师释乃至成佛此我常在。淄洲大师述实是法执条。旁如答成候。

  假令犊子部立五法藏时。计不可说藏有人故。难势来候共。淄洲是判今据情解妄谓为我故。无妨候。次西明释违大乘正嫡慈恩所判故。不依用候。次至唯有学凡淄洲释者。置或字故一往义可意得候。

  会一义意。就云五众和合被立道理候共。彼即蕴计中计五蕴总我者。以和合计人义故。和合不成由候。次慈恩释者。约有学凡位所执故。无子细事候。次至实是法执释者。背三藏解释故。此义不足信用候。

  至者。犊子所计人法。可八执品烦恼欤否之所论候。

大疏谈义第六。

  即心之印。

  难意。凡按文钩锁候。上云彼言诸法实相者即是此经心之实相。开会释毕。次所明即心之印故。可指真言教事。不及异求候。依之披出生义。释起化城以接之。由粪除以诱之。及乎大种姓人法缘已熟。三秘密教说时方至。遂却住自受用身。据色究竟天宫等故。以金刚顶经拟法华为说实相印。云然后为说即心之印见条。旁难势有由事候。

  答意。凡窥释文次第。诸蕴和合中我不可得者。明小乘教。诸法从缘生都无自性者。指大乘权教。但为薄福众生已下可显一乘义勿论候。是以简异即心之印。释今经即不如是故。旁如答成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