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40 大疏谈义

  假令引经序备难端共。浅智之俗士不可知相承之印玺条。不及苦劳候。次第七卷经事。铁塔诵传本犹修行轨则不明故。重请大圣加被所感见故。无相违候。

  会御定判义意。两部大经八祖相传之秘诀故被成候共。设大法相承虽有之。于大经者铁塔诵出义所不见候。次宗家释事自元疑难虽有恐。为显一家正脉。代他门加难势上。难被备诚证候。

  至者。今经铁塔诵出之文候御定判者。一旦不审也云所论候。

  实智俗缘。

  难意。凡实智称偏名证无相平等之理正体智事候。然今见所缘境。三世情非情等法。专是权智俗缘之义相故。疏家高断一旦不明候。

  答意。凡有二义中。一义者。性宗意如理如量二智互以事理为所缘义可有之候。依之如释论通玄钞云皆能开示种种法义即根本智亦缘俗也者。实智缘俗事勿论候。

  一义者。依自宗实义。成佛者毗卢遮那内证成道故。以自证智云如实智。三世情非情等法者。六大四曼诸法各住法位为自证境界故。旁御定判无相违候。

  假令实智称。偏名证无相平等理正体智欤难势闻候共。约权门所谈意得。无子细候。

  会御定判义意。初义性宗有二智互以事理为所缘义被立义候共。性宗意二智自元一体故。依事理二境开两用为二智存候。

  后一义。三世情非情等法者。六大四曼诸法各住法位为自证境界被成立候共。于成佛从本有二智故。今文显密对辨。以自宗俗智望显云如实智可存置候。

  至者。以如实智知过去未来等文。专权智俗缘相。全非实智证如之文势故。疏家定判一旦不审云所论候。

  自证说法。

  难意。凡今经以自性法身为能说教主。以自觉境界为所说法门。是即一家不共之实义。诸教超绝之规模故。可自证极位说事难及异论候。依此我乘内证智如来诚说自受法乐。高祖定判条。旁疑难所不止候。

  答意。凡思自证位。超言议境过心思域故。有说法间敷事勿论候。是以按文段起尽候。住自证境界无众生蒙益事故。住神变加持三昧说今经释相候间。加持门说义分明候。且又开经文。演观未来世诸众生等故。旁如答成候。

  假令今经以自性法身为能说教主。以自觉境界为所说法门故难势闻候共。总显密对辨之时。虽或云内证法门。或云自受法乐说。并是异缘起教门。演性德内证故显尔条。无子细事候。次楞伽诚说宗家高断。并此意故无烦候。

  会一义意。自证位超言议境。过心思域故被成立候共。约四言九心意得故。无相违候。次云住加持三昧者。约加持世界。云观未来世等者。传法圣者加词故无妨候。

  至者。今经自证极位说欤否所论候。

  中台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