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42 读书二十二则

一。非大圣则有误失。虽十地菩萨在其散心则未圣。况地前凡夫人。大贤百虑则有一失。虽然西方诸菩萨释设有其误失不破可也。虽然千年以后菩萨虽质之可也。中华人师若有违本经本论则付其失可也。于我祖有谬则助一解可也。凡我大师以上及慈恩寺于宗意无谬则非瑕矣。如释偏文只辞。虽有失者无害为祖宗矣。

一。以正识正见正义为本。离明执心则住此。

一。信理及教不惑其高名。所谓依法依义不依人者也。行德虽高学不至。则敬其德不取其学。其学虽高德无称。则敬其学不取其德。以人不废言。以言不弃人。千古不易之通戒也。

一。可知世世学风。人之好理立言世有必不同矣。能通达世学变则始知佛学之法。

一。学典籍者不可信常人口传相传。凡理学不能以口传相授者也。事业之秘诀以口传亦传焉。虽三藏相传不可必信。玄应有言曰。相传有谬不可信矣。实可为学法。

一。读其书者必先论其世。前前典籍可为之鉴。后后书籍非之所依。同世书籍依与不依可以备考。不足微义。鉴义于前籍则所读书不枉。屈义于末书则本书去矣。以本可断末书可否矣。以末断本书意则枉矣。

一。学大师书者必可知文章法。设不能知文章之法。必可知解文章之法。知此不难。又可知文字。知字不广解五经子史及文章之书。则不能善知。然不为此遽见字汇字典字通等辄取其训诂等。岂可当哉。设不能善知。知见文字法则无大过。

一。必可知科释之法。常途释之法。浅深二释之法。科释之法释家所为玉条。尤要主意。虽中华名师其细小科名或有如误解。不足以法。贤首慈恩等尤可以法已。常途释谓地前凡夫读佛经以世间通用文理解文述义之法也。浅略深秘二种读书。密家不共之规矩准绳。浅略释者随顺常途之读书也。深秘者初地法身菩萨读报法所说契经之法也。大不同于地前凡夫读书解义之法。能通达此二释则达仪轨及无畏不空及大师之意。于诸释无疑难矣。

一。书中有繁而不明处。多是有谬。不然则强论之所也。或有义难得。有虽得而不稳。有句有格而希失格者。如是必多有误字。否则有蛇足。否则脱文。不然则不可强解矣。

一。文简而义明。多是正义。文烦而义昧。多是邪义。问答烦苦而不快者。必是不混义门则解文谬耳。

一。中古有文点学。其尤者论学流也。非读书之法矣。

一。可研究不正书及不正义。不究不正义之极则不能知正义之正义不究谬妄之极则不能得不谬不妄之正解。所谓不正者正义之师。正义者又不正之师谬解者不谬之父。正解者妄解之子。所谓不善人善人之师。善人不善人之资。前车覆后车之鉴。是故必可通达不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