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768 维摩义记

见阿閦佛品

就胡本故言见阿閦品。向二大士与众俱到佛所见于如来。存见有实如来可见。是以遣之。问。汝作何等观。不敢直指。大圣。先观己身以类佛身。乃至万法前际不来者。外道计有神我。道场成大觉之我。今明众生中无神我成佛。故言前际不来。计成佛已未来寿命迳无量劫。今明无实如来寿命迳无量劫。故言后际不去。现在无实如来住。现在世不观色有实不观色如性。不观有定性类于心余句可知。次明法身妙有非缘假故无。非四大起者。法身妙出不为四大所成。无四大义。同虚空亦不积。六入成妙过诸根。亦非三界垢因所成。故不在三界。向明如来法身不为色所成。次明如来妙解顺于三空解。明无明等空。不一不异以下明法身妙有。百非之表。像不可寻。无相可说。故寄妙应以辨之。有本则垂迹。万差无定一也。迹不殊本。言不异。无心于感物见利生。言非自。法身物无不济。故非他。妙有不同太虚。非无相。法身绝于有心。故不取相。法身不在此生死中不在彼无为涅槃中也。不中流者。不同众圣贤。虽绝于三非。如妙应不绝。向是妙有湛然常静。而影现万方。今明观于寂灭而垂迹于邦。此语妙应之体。又明妙身心不在此方不在彼方。小异上也。而未始不此彼。若作此彼定心而缘。永乖其旨。智所不能知。岂是识之所及也。妙智幽鉴故无晦。现为不达故无明。名所不加体相亦夷齐。现婴弱故无强。生老不组故非弱。现有恚碍非净。永拂尘累曰非秽。高栖环中不在方。像无不则不离方。真体淡泊故非有为。飞驰六道故非无为。从天示以下明绝众相尽言语道断也。冥于名相岂言所能名。定求则乖其妙体。非福田契福。非不福田既无定。作福田之者何有实。应供生敬则福生。焉得言应供。无应供者可取。不应供可舍。相无两冥。所以同真际等法性。非曰空同不为金刚以还心所称量。过称量境。细入故非大。弥沦故非小。体绝诸尘之数。所以有而不同尘者。永断结缚故能然也。等三乘法现同一切众生人间也。法无分别者。现同万法。虽等三乘同众生均万法。而不实同。一切无失以下至显示。复明绝于众相。如来应身妙绝。即法身之相应作如是观。若异此观即是邪观也。

法供养品

此品由是前品四依流通。但流通三时称于佛心。言法供养也。此品大泮凡有二段。第一明现在法供养。二明引住证。今第一从初始至福不可量。明今日也。故言不可思议。自在神通者明二谛之理。亡于思量。卑事无滞。言自在神通也。决定实相经典者。明第一义谛。此理分明故言决定实相典也。我解佛以下至必得不疑。明四依弟子信解。受持不疑明弟子法供养。何况如说修行以下。明四依法养。第二从引药王以下尽品。证明法供养。诸佛所说深经者。明第一义谛。幽而难测故言深经。难信难受者。此理既深。明信受者难也。理既幽深言微妙。契之者希言难见。其体激然言清净无染。此理绝想故言非思量分别所得也。二谛之理出生万善言法藏。陀罗尼者。万法无非是总。万法皆空。是为无法不摄。言陀罗尼也。印之者。世印印物以文生。此空理印物则万物空理文生。至不退转者。此理能使人得不退之解。成就六度者。明以空义故成就六度也。善分别义者。明由有空故万善各分而生。顺菩提法顺无相之解。第一义谛于俗为上以言众经之上也。由空故慈悲成。广离诸恶见也。顺因缘法者。明缘假故有无性故言顺因缘。无我无众生无寿命者。明众生空。空无相等者。明法空。能令众生坐于道场以下还明空有相成。又于诸法以下。由是法供养但自转明利。依于义者。明四依不次。依义在前。何以而然。义便故尔。前明无生忍。是第一义。此便故先明依义也。下皆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