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7 大慧度经宗要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7 大慧度经宗要

No. 1697 [cf. No. 223]

大慧度经宗要

释 元晓撰

将说此经六门分别。初述大意。次显经宗。三释题名。四明缘起五者判教。六者消文。

第一述大意者。夫波若为至道也。无道非道无至不至。萧焉无所不寂泰然无所不荡。是知实相无相故无所不相。真照无明故无不为明。无明无不明者谁灭痴闇而得慧明。无相无非相者岂坏假名而说实相。斯则假名妄相无非真性。而四辨不能说其相。实相般若玄之又玄之也。贪染痴闇皆是慧明而五眼不能见其照。观照波若损之又损之也。今是经者波若为宗。无说无示无闻无得绝诸戏论之格言也。无所示故无所不示。无所得故无所不得。六度万行于之圆满。五眼万德从是生。成菩萨之要藏也。诸佛之真母也。所以无上法王将说是经。尊重波若亲自敷坐。天雨四华以供养。地动六变而警喜。十方大士最在边而远来二界诸天下高光而遐至。常啼七岁立之不顾骨髓之摧。河天一座闻之便得菩提之记。至如唐虞之盖天下周孔之冠群仙。而犹诸天设教不敢逆于天则。今我法王波若真典诸天奉而仰信不敢违于佛教。以此而推去彼远矣。岂可同日而论乎哉。尔乃信受四句福广虚空。舍恒沙之身命所不能况起谤一念罪重五逆。堕千劫之无间犹不能偿者也。所言摩诃般若波罗蜜者皆是彼语。此土译之云大慧度。由无所知无所不知故名为慧。无所到故无所不到乃名为度。由如是故无所不能能生无上大人能显无边大果。以此义故名大慧度。所言经者常也法也。常性无所有故先贤后圣之常轨也。法相毕竟空故反流归源之真则也。此经六百有十六分。在前四百以为初分。初分之内有七十八品。于中在前明起经之缘故言初分缘起品第一。

第二显经宗者此经正以波若为宗。通而言之波若有三。一文字波若二实相波若三观照波若。今此经者后二为宗。所以然者文字但是能诠教故。后二是其所诠旨故。今欲显是宗义略作三门。一明实相二明观照三者合明二种般若。初明实相般若相者诸法实相说者不同。有义依他起自性上遍计所执。自性永无所显真如是为实相。依他起性实不空故。瑜伽论云。若诸名言熏习之想所建立识缘色等相事计为色等性。当知此性非实物有非胜义有。唯是遍计所执自性当知假有。若遣名言熏习之想所建立识。如其色等相事缘离言说性。当知此性是实物有是胜义有乃至广说故。或有说者依他性空真如亦空。如是乃为诸法实相。如下文言。色无所有不可得。受想行识无所有不可得。乃至如法性实际无所有不可得。又言诸法实相云何有诸法无所有。如是有是事不知名为无明乃至广说故。或有说者依他起性亦有亦空。世俗故有胜义故空。空即真如真如不空。如是名为诸法实相。如下文云。世俗法故说有业报。第一义中无业无报。瑜伽论云于胜义上更无胜义故。或有说者二谛法门但是假说而非实相。非真非俗非有非空如是乃名诸法实相。如下文云。有所得无所得平等是名无所得。论云若颠倒少许有实者第一义谛亦应有实故。问诸师所说何者为实。答诸师说皆实。所以然者皆是圣典不相违故。诸法实相绝诸戏论都无所然无不然故。如释论云一切实一切非实。及一切实亦非实。一切非实非不实是名诸法之实相。案云此说四句是实相者如其次第许前四说。离着而说无不当故。若有著者如言而取无不破坏故非实相。离绝四句不可破坏。如是乃名诸法实相。如广百论颂曰。

有非有俱非  诸宗皆寂灭

于中欲兴难  毕竟不能申

或有说者依此大般若经以如来藏为实相般若。如下理趣分中言。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住持藏法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满甚深理趣胜藏法门。谓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刚藏以金刚藏所灌洒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皆随正语转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一切事业加行依故。佛说如是住持甚深理趣胜藏法已。告金刚手菩萨云。若有得闻如是遍满波若理趣胜藏法门信解受持读诵修习。则能通达胜藏法性藏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如宝性论云。无始世来性作诸法依止。依性有诸道及证涅盘果。长行释言。此偈明何义。无始世来性者如经说云。诸佛如来依如来藏。说诸众生无本际不可得知。所言性者如圣者胜鬘经云。世尊如来藏者是法界藏。出世间法身藏。出世间上上藏。自性清净法身藏。自性清净如来藏。依此五句摄大乘论及佛性论以五义释无相。论云所言性者自有五义。一自性种类义。二因义。三生义。四不坏义。五秘密义。乃至广说。今此经云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者。谓此菩萨意为一切有情唯一法界无别有情。由此道理长时熏修。是故自心变异遍诸有情以为自体。如是菩萨随分观心尚能如是况诸如来圆满观心。是故诸有情皆为如来藏所摄名如来藏。如是释也。如佛性论云。一切众生皆在如来智内。皆为如来之所摄持故。说所摄众生为如来藏。如来所摄名如来藏故。以金刚藏所灌洒故者谓佛地所有大圆镜智相应净识所摄。种子变异为诸有情。以为等流果故言所灌洒故。皆随正语转故者普贤菩萨变为诸有情。时随自正语变异生故。诸有情皆是正法也。皆妙业藏者以如来藏自内熏习力故生诸有情二种业。谓避苦求乐。诸善事业一切加行善心皆依此二业生故。言一切事业加行依故。由此道理名为妙业。

次明观照般若相者如论说云。诸菩萨从初发心求一切种智。于其中间知诸法实相慧是波若波罗蜜。总说虽然于中分别如下论文诸说不同。今于其中略出四义。一有人言无漏慧眼是般若波罗蜜相。何以故一切慧中第一慧是名波若波罗蜜。无漏慧根是第一故。二有人言般若波罗蜜是有漏慧。何以故菩萨至道树下乃断结使。先虽有大智慧有无量功德。而诸烦恼未断。是故菩萨波罗蜜是有漏智慧。三有人言菩萨有漏无漏智慧总名波若波罗蜜。何以故菩萨观涅盘行佛道。以是事故应是无漏。以未断结使事未成办故应名有漏。四有人言是波若波罗蜜不可得相。若有若无若常若无常若空若实是波若波罗蜜。众界入所不摄。非有为非无为非法非非法。不取不舍不生不灭出有无四句适无所著。譬如火炎四边不可触以烧手故。波若波罗蜜亦如是不可触以邪见手烧故。问曰上种种人说波若波罗蜜何者为实。答曰有人言各各有理皆是实故。如经说五百比丘各各说二边及中道义。佛言皆有道理。有人言末后答者是实。所以者何不可破不可坏故。若有法如毫厘许有者皆有过失可破。若言无亦可破。是波若波罗蜜中有亦无无亦无非有非无亦无。如是言说亦无是名寂灭无碍无戏论法。是故不可破不可坏是名真实波若波罗蜜最胜无过者。如转轮圣王降伏诸敌而不自高。波若波罗蜜亦如是能破一切语言戏论。亦不有所破。出第十一三即中。案云此中前三义者依迹显实。通取地前地上波若有漏无漏随义而说。第四义者唯显地上无分别智。证会实相绝诸戏论超过四句远离五相。故言末后答者为实。是就最胜作如是说。而非尽摄一切智慧。故言诸说皆有道理。如下文云。波若波罗蜜摄一切智慧。所以者何菩萨求佛道时应学一切法得一切智慧。所谓求声闻辟支佛佛智慧。是智慧有三种。学无学非学非无学非学非无学。智者如干慧地不净安般欲界系四念处??法顶法忍法世第一法等。乃至广说。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6 大品经游意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6 大品经游意

No. 1696 [cf. No. 223]

大品游意

斯道幽微。深远难测。无知无照。无名无相。理绝百非。道亡四句。言语无所厝其辨。情识无所没其虑。虽复一相无相。万用无亏。至寂至空。道光法界。故开经宗之始。以不住法住。辨其义之终。以无得为得。是故绝相必假言宣。无名要由教显也。摩诃波若波罗经者。此云名之为大。大者。广博苞容莫先为义。波若者。释论云。如猛火聚四边不可触。触之皆烧。此意正法波若。翻不翻皆不可得也。波罗蜜者。此云度彼岸。经者。训法训常。前贤后圣莫能改之。故云常。阶摸行人心识。目之为法。故云经耳。

般若义有五重。

第一释名 第二辨宗 第三会教 第四明缘起 第五出部傥也

第一释名中有五。第一摩诃。二波若。三波罗蜜。四修多罗。五序也。

摩诃有名。谓摩诃摩酰优波。此云大也。龙树云。摩诃有三。谓大多胜也。大者。以广博苞容莫先为义。如大经中说。明此大义有两家。招提涅盘师述庄严义云。大义有十种。一境。二人。三体。四用。五因。六果。七导。八利益。九断结。十灭罪也。第一义境遍法界。故名境大。会此法者。名为人大。故十二门论云。世音大势等大士所乘故。故名为大也。实相般若。是万行之本。容受万品。名为体大。所谓百华异色皆成一阴。万品体殊皆归波若。波若能照第一义空。此用最胜。故名为用大。上句直谓智能。此句作用为异耳。菩萨修万行。名为因大。因既广大。所得弥博。故名为果大。二乘所道。唯止于三。菩萨遍导万行。故名导大。既导万品。利功最胜。故名利益大。二乘唯断正使见谛思。不及习气无明。唯菩萨兼断。故名断结大。故大品经云。一念相应慧断无量烦恼及习也。二乘唯灭轻罪。不及四重五逆。故阿含经云。阿阇世王堕[毯-炎+白]毱地狱也。菩萨顿灭。故名灭罪大。大品云。若闻此经。即灭恶创癞病。释论第五十九卷释法称品云。恶创癞病者。谓四重五逆也。故经云。世王灭罪。谓此也。龙光述开善义云。大有六种。人境体用因果也。后导与灭罪等四。摄入用大中也。并云。此皆望小名大。而未照也。今假若就横门释者。于义亦得。而言同旨异也。今所用者。唯存体用两大。何者。义不出中假故。前家所明十种六种。皆是用大也。就此义中。大义有三。一者待小名大。谓大小小大因缘也。二者对小名大。此破小乘狭劣之病。以广大上句直明因缘相。此句偏明除病之耳。三者秤赞名大法。绝离如大火聚。而大胜义轮。以大名秤赞其本。此非大非小。强名为大耳。问。若非大非小名为大者。亦应非偏非中名为中。何故非有非无为中耶。答。义有左右。何者。若相摄明者。亦应非有非无名为大。非大非小名为中。而互相避者。各有故生故也。何者。佛常行中道。为众生说有说无。此有此无。非是令保。义在表理。故十地经云。从有无方便。入非有非无。故即非有非无。名为中也。欲赞理极。强名摩诃。恐有还着。故云非大非小名为大也。

第二波若。波若名义。经论不同。今略出六种。一者波若。二者斑若。三者钵若。四者钵罗若。五者蔓多罗。六者摩何曼多罗。或云毘昙。此云无比法也。此翻译不同释论第十八卷云。波若是智慧第四十三卷云。波若是智慧。又六波罗蜜经云。波若是智慧也。道安法师造折疑论。以经无间品云。般若觉远离。叡法师云。波若是清净也。而开善述者云。远离清净等。皆是波若中用。非正波若义也。如空慧中。有忌与导等多用故。第十八卷云。波若是慧者。正翻波若。余皆义训也。今解不然。何者。此经初云。波若非愚非智。论云。波若深重。智慧轻薄。故不可翻。故正法波若。不得以一义翻译。而三代法师说此文者。一者云。不得以下地智慧翻上地波若也。一云。此说无文。不足为依所。依成论世谛品说。何者。彼品云。缘世谛心浅。缘第一义谛深。故不得以浅智慧翻深波若也。今解。正法波若。非愚非智。慧智等法。是其末用。故不得以其末翻彼本体。正法是其源。仍授波若秤。智慧是末。故与浅名多。长安叡法师。与什法师对翻大品。其序云。胡音失者。正之天竺。秦言谬者。定之字义。不得翻者即而尽。是以异名炽然。胡汉殆半。应述其言也。而经论此云智。此云慧者。欲举一义令生信乐。非是正翻也。大品经云。波若谓诸众生。毘婆沙那谓声闻缘觉。阇那谓佛菩萨也。成论释此文者。凡夫之人。依教翻痴根生无痴善根。故与波若之名。二乘见四真谛。分亦见空。故与见秤。菩萨照境决断。故授智号也。今解。凡夫二乘菩萨皆见正法之用。凡夫唯有趣向之心。而无用道别起。仍授体名。后二者同前释也。复次经云。说智及智处。皆名般若者。成论师云。谓教行境也。何者。教能诠智。智能照境。境能发智。此皆波若之缘。故总名波若。而观照波若。实是智慧。故能照境。第一义空。是智之缘。故名实相波若。何者。我心悟理即生明解。违即生惑。故此三种。其相性实异也。今解不然。何者。若有境智之别。境不生智。智不照境。即是性义不离断常矣。今解。境能发智。智能照境。境智智境。境智是空境智即非境非智。平等无二。是有所办之宗也。此不二为物所开。即名教行波若。开而不歔。即名正法波若也。既是空境空智。是以言智不失境。言境不失智。故知成论境智定异也。又成实论云。断惑之导。唯须空慧。何者。已与执相违故也。而开善义。在东山时。说五方便。皆缘于假理。故第一法。与苦忍不为习因也。还阳州时云。五方便皆缘于真。故缘假解对退不伏进不断。而死时云。先说谓得。何者。成论四无碍品云。何者近法住世谛智。论主答??顶是也。今解。有四句。假伏中断。中伏假断。中假具断。中假具伏。如断伏义中具说也。成论师云。无始以来。所染烦恼。随心成就。如影随形。故修行十地。渐断诸结也。今即不尔。许心造空。即名断惑。无有成就。如影随形。而迷得悟。故经云。无明即变为明。而颠倒本空寂。去无所至。故经云。明与无明。真性无二也。但佛果断惑不断惑以来有二。开善云。佛地即惑。此义难解。何者。若佛心起时。烦恼灭者。即应惑属佛地也。庄严云。灭惑生解。如因灭果生。故佛地不即惑。若尔烦恼自灭。解不开于也。解云。常迫迮伏惑力转弱。理应灭惑时。解力转胜。方可生时。故虽不相经干。有存亡。理数然尔。般若义。释论出八家。第一家云。无漏为般若。成论主所用也。第二家云。有漏为般若。数家所用。何者。见有得道故也。第三家云。有漏无漏合为般若。第四家云。因中智慧。是般若故。经在因名般若。果萨般若也。第五家云。无漏无为不可见无对般若。第六家云。离有无四句。为般若。第七家云。前六并是也。第八家云。前六中。唯第六家所说解。是也。龙树菩萨唯出八家而已。不复简是非也。今解。若如前五家所执。只是般若中一片。是非般若正义。第七家合取为般若者。此举时用。第六家云。正是般若体也。所以明般若者。诸师有二释。一云。初教所破。是有法无诸利益。故立正因果。以破其执。既立因果。故以有相为宗。而未申本意。故第二说般若。是慧观法师所申也。一者云。初教亦说无相。故见空得道。而言相教。从多论耳。既是略说。故第二广说无相般若也。而释论以十九复次。广辨之。而无一复次因于此释也。今略者。一二复次。第一复次云。为弥勒广菩萨行故说般若也。第二断邪见疑网。第三破邪见。令信入中道。第四断有无二见。令进入中道。第五令信正法。第六复次云。为四悉檀故说般若也。第七复次云。次别大小乘故说般若。其余复次。如论中说也。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5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5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

No. 1695 [cf. No. 220(10)]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卷第一

大慈恩寺沙门 基撰

稽首离性相  心言本空寂

常住真三宝  及我亲教尊

理趣甚深法  非我所能赞

今依尊智悲  加持力故说

瑜伽论第八十二云。诸说法师将欲开阐先当赞佛。或略或广。略赞佛者由五种相。一者妙色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圆满庄严。八十随好间饰支体。光明照耀如大金山。二者寂静端严殊妙诸根闲寂。其心晏然。已能善得最上调顺寂止究竟。已能善到第一调顺寂止彼岸。善能密护降伏诸根。为丈夫龙无误失故。丈夫牛王御大众故。丈夫良马心调善故。清净无挠如澄泉池。已能永拔烦恼习气。三者胜智。谓于三世及非世法无碍无着。四者正行六度四摄自他利行皆悉圆满。五者威德谓诸如来神通游戏威德炽盛。复有六赞。功德圆满故。离垢染故。无浊秽故。无与等故。唯利有情以为业故。于此业用有堪能故。广赞无边皆如彼说。既赞佛已要成十法名说法师。言十法者一者善于法义谓六法十义善能解故。二者能广宣说。谓多闻闻持其闻积集。三者具足无畏。胜大众中宣说正法无所怯惧。声不嘶掉腋不流汗念无忘失。四者言词善巧语工圆满。八支成就言词具足处众说法。五者善方便说。谓二十种善巧方便宣说正法。如以时殷重等。六者具足成就法随法行。不唯听闻以为究竟。如其所说即如是行。七者威仪具足。谓说法时手足不乱头不动摇。面无变易鼻不改异。进止往来威仪庠序。八者勇猛精进常乐听闻所未闻法。于已闻法转令明净。不舍瑜伽不舍作意。心不舍离内奢摩他。九者无有厌倦。谓为四众广宣妙法身心无倦。十者具足忍力。谓骂弄诃责终不返报若被轻蔑不生忿憾乃至广说。其听法者。是说法师说正法时应安处他令住恭敬无倒听闻。谓由一因或乃至十。一者恭敬听法。现前能证利益安乐。此有四句如菩萨地法处中说。二者一善建立一切法。离诸过失具大义故。二说者听者所设劬劳有胜果故。三者。一能令众生舍恶趣故。二得善趣故。三速能引摄涅盘因故。如是三事要由恭敬听闻方得。四者。一能善了达契经等故。二如是正法能令众生舍诸不善摄受诸善。若善听者能受舍故。三由此舍受舍离恶因所招后苦故。四速证涅盘故五者。一谓我今当闻所未闻。二闻已研究。三当断疑网。四弃背诸见。五我当以慧通达一切甚深句义。此显三慧。初二显闻。次二显思。后一显修。六者。一为欲敬报大师恩德。谓佛为我行于无量难行苦行。求得此法云何今者而不听闻。二观自义利。三究竟能离一切热恼。四善顺正仪。五易可见了。六诸聪慧者内证所知。七者。谓我当集七种正法知法知义乃至广说尊卑差别。八者。一佛法易得乃至亦为旃荼罗等而开示故。二易学行住坐卧皆得修故。三能引发增上生果决定胜果。四初善五中善六后善七感现乐果。八引后乐故。九者。谓能解脱九种世间逼迫事故。一能出生死大牢狱故。二永断贪等坚牢缚故。三弃舍七财贫。建立七财富故。四超度善行闻正法俭。建立善行闻正法丰故。五灭无明闇起智明故。六度四暴流升涅盘岸故。七究竟能疗烦恼病故。八解脱一切贪爱羂故。九能度无始生死旷野稠林行故。十者。一恭敬听法得思择力。由此能受闻法胜利。如法求财不以非法。深见过患而受用之乃至第十能引一切世间出世间静虑解脱等持等至。广如彼说。说者听者先住上法方可说听。若不住此徒设劬劳终无大果。

将赞经文略以四门解释。一叙经宗旨。二显经体性。三彰经胜德。四释经本文。

叙经宗旨者佛灭度后九百年间有应真大士。厥名清辨。身同数论之仪。示无朋党之执。心处释迦之理宗无偏滞之情。时人号为妙吉祥菩萨。神异圣德广如别记。彼造掌珍论云。凡所知境略有二种。一者有为二者无为。以诸愚夫不正觉了胜义谛理有为无为无颠倒性。妄执诸法自性差别。增益种种邪见羂网。如世有一无智画师画作可畏药刃鬼像或女人像。眩目乱意谓为实有。执实有故自起惊怖。或生贪染于彼境界众多计度。增长分别诸见羂网。若正觉知胜义谛理有为无为无颠倒性。尔时如世有智画师不执彼为真实自性。非如前说有为无为境界差别以自缠裹如蚕处茧。彼非有故无分别慧趣入行成然证出世无分别智。要须积集能坏一切邪见眼膜。无倒观空安缮那药。如是积集无倒观空。要藉能遣一切所缘自性闻慧故。应听此般若深经。依此所说以为宗者真性有为空如幻。缘生故。无为无有实不起似空花。此中世俗许少分有。若依胜义一切皆空。此中画师有智无智怖染譬喻。喻佛菩萨一切异生。自业所招返生憎爱。智者知画俱于平等不生怖染。弥勒中边颂曰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故说一切法非空非不空。有无及有故是即契中道。此以无所执有有无为。以为宗广如常说。

二显经体性者。般若有五。一者实相。二者观照。三者文字。四者境界。谓真俗二谛。五者眷属谓一切福智如开题中已略显示。经体有二。一者文二者义。文字是文。四种是义。实相是般若性。观照是般若相。文字是般若因。境界是般若境。眷属是般若伴。故此五种皆名般若。龙猛释言。就胜义谛一切皆空。教既无教无不教。体亦无体无不体。于俗谛中亦可说有。句言章论声为教体广如清辨般若灯说。护法释言。教体有四。一摄相归性体。般若论说。应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说法不二取无说离言相。此经下言。一切有情及法皆即真如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即真如。无垢称言。文字性离。无有文字。是即解脱。解脱相者即诸法也。又一切法亦如也。故知教体性即真如。二摄余归识体故。十地言。三界唯心。二十唯识言。谓余相续识差别故令余相续差别识生展转互为增上缘。故说者听者心为教体。三摄假随实体。对法论说。成所引声者谓诸圣所说。故知但取声为教体。摄名等假法随实声说故。四相用别论体。能说法者识上所现声名句文以为教体。以假及实为教体故。十地论云。说者听者俱以二事而得究竟。一者声二善字。由熏习力唯识变力于说法者识心之上聚集现故。如别章说不能烦引。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4 阴持入经注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4 阴持入经注

No. 1694 [cf. No. 603]

阴持入经序

陈氏注

密依自惟。宿祚淳幸。生远八难之蒙瞽。值覩三尊之景辉。洪润普逮群生蒙泽。使密铅铤之质。获厕圭壁之次。虽覩神化禀怀净诫。然以鲁钝之否学不精勤。夕夜怵愓。惧忝大道。命疾电耀。躬膬薄氷。疑滞之性学不通窈。今以萤烛之耿。裨天庭之日。盖阴持者。行之号也。与安般同原而别流。安侯世高者。普见菩萨也捐王位之荣。安贫乐道。夙兴夜寐。忧济涂炭。宣敷三宝。光于京师。于是。俊人云集。遂致滋盛。明哲之士靡不羡甘。厥义郁郁。渊泓难测。植之过乎清干。横之弥于八极。洪洞浩洋无以为伦。密睹其流。禀玩忘饥。因间麻缌为其注义。差次条贯。缕释??伍。令其章断句解。使否者情通渐以进智。才非生知。扬不尽景。犹以指渧之水。助洪海之润。贵令暂睹之者。差殊易晓。唯愿明哲留思。三人察其訧睡幸加润畅。共显三宝不误将来矣。

阴持入经卷上(此经多??字他本皆作行)

后汉安息国三藏安世高译

佛经所行亦教诫 师云。所??谓所当施??也。教化群生示之正真也。诫之。所以坏邪??凶。必有免己之祸矣。

皆在三部为合?? 谓色声香味细滑邪荣。与眼耳鼻口身心合作。

何等为三。一为五阴 谓识神微妙。往来无诊。阴往默至出。入无间。莫睹其形故曰阴。

二为六本 本根也。魂灵以六情为根本。人之身受由教树。轮转无休。故曰本也。

三为所入 眼耳鼻舌身心斯六体。色声香味细滑邪念所由入矣。故曰入也。

五阴为何等。一为色 四大可见谓之色。

二为痛 志所存愿。惨怛惧失之情为情劳。谓之痛也。

三为想 想象也。默念日思在所志。若睹其像之处已则前。故曰思想矣。

四为?? ??行也。已处于此。心驰无极。思善存恶。周旋十方。靡不匝也。故曰??也。

五为识 识知也。至睹所??心即知之。故曰识也。

是为五阴色阴名为十现色入 师云。十现色入者。云。其内外相入。不相失也。视之可见。故曰现也。声无形云何色乎。曰声以耳为对。耳可见故云色矣又以声因四大而发。四大为色矣。愿与色违。心??悁痛。六情同义矣。

十现色入为何等一眼二色三耳四声五鼻六香七舌八味九身十乐是为十现色入是名为色种 乐爱也。种栽也。谓六欲兴。即身栽生。随??受形。今之群生。皆??使然。故曰种也。

痛种为何等痛种为身六痛一眼知痛二耳知痛三鼻知痛四舌知痛五身知痛六心知痛是为身六痛名为痛种思想种为何等思想种为身六思想一色想 色义与上同矣。

二声想三香想四味想五更想六法想 心念善即善法兴。恶念生。即恶法兴。夫心者。众法之本也。法句经曰。心为法本斯也。

是为身六思想名为思想种行种为何等??种名为身六更 志之所往至辄更之。故曰更矣。

一色所更二声所更三香更四味所更五触所更 通身也。谓六情通着身。故曰通矣。

六法所更是为身六更是名为行种识种为何等识种名为身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心识是为身六识是名为识种名为五阴种 师云。五阴种身也。身有六情。情有五阴。有习眼为好色转中色转恶色转三色。色有五阴。并习合为十八事。六情各然。凡为百八结。灭此生彼。犹谷种朽于下。栽受身生于上。又犹元气春生夏长秋萎冬枯。百谷草木。丧于土上。元气潜隐。禀身于下。春气之节至卦之和。元气悁躬于下。禀身于上。有识之灵。及草木之栽。与元气相含。升降废兴终而复始。轮转三界无有穷极。故曰种也。

当知是是从何知为非常苦空非身从是知亦有二知一为慧知二为断知从慧知为何等为非常苦空非身是为从慧知从断知为何等爱欲已断是为从断知 干巛有终始。群生有兴废。成者必败。盛者必衰。谓之非常。生老病死。履邪受罪。谓之苦。群生未有厥本自空。今有幼终成必空。谓之空。身为四大终各归本。非已常宝。谓之非身。深睹四事之原缕。别厥欲之归轮回三界。舍身受身积苦无量。持志于正观空三界。欲逮于本无。诸苦寂灭谓之慧知。明度经曰。痴者以非常苦空非身为常乐。有身明度变之。故曰大明。

阴貌为何等积为阴貌足为阴貌 积聚也。谓心默积聚五阴。盛满足六情众苦也。

譬如物种名为物种木种名为木种火种名为火种水种名为水种一切五阴亦如是 物木火水各有本名。木自名木。以譬五阴。六情本名亦然。

有十八本持 师云。心为众之本主。持诸欲故曰持。

十八本持为何等。一眼二色三识 眼与识合识别好丑。六情义同。老母经曰。眼见色即是意。意即是色。了本云。佛说为眼从色令识生。斯义如之也。

四耳.五声.六识.七鼻.八香.九识.十舌.十一味.十二识.十三身.十四更.十五识.十六心.十七法.十八识。是名为十八本持已知是从何知为非常.苦.空.非身是为知从是知亦有二知。一为从慧知。二为从已断知。从慧知为何等。为非常.苦.空.非身是为从慧知。从断知为何等。爱欲已断是为从断知。彼为具足。具足为何等。或言无有余具足 师云彼彼??家也。众欲已断。三十七品即现矣。高??具者。邪向都尽无复有余也。

已无有余令眼明见明 明眼慧明也。见明天眼也天眼者。道明即足。道眼足者。即无不睹。目连谓魔曰。吾以道眼观内。天眼睹表。内外清净过天琉璃。何微尘而不睹乎。故曰眼明见明矣。

一??者说是已为断眼本耳本遍说如是 一道也。是二三十七品也本六欲本也遍诸也。道??者。云。夫得三十七品之净??者。五阴六本诸欲皆断。

卒名为本持 卒遂也。持六情与色声香味细滑。可心之荣相持。遂名之为本持矣。

譬是人为多热如是名遍 多热。譬时疾弥重通身皆热。由人已受十八本持识神轮转。更五阴六本诸入。以招忧悲苦。不如意恼合聚众苦。其为是足矣。

譬喻是为具足亦有十二入何等为十二自身六外有六自身六为何等。一为眼 师云。眼见色有三事。六情皆然也心意识为本也。一念二作三求。念属心。作属意。二不属识所为。善恶不过是三事。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3 人本欲生经注

大正藏第 33 册 No. 1693 人本欲生经注

No. 1693 [cf. No. 14]

人本欲生经序

人本欲生经者。照于十二因缘而成四谛也本痴也。欲爱也。生生死也。略举十二之三以为因也。人在生死。莫不浪滞于三世飘萦于九止稠缪八缚者也。十二因缘于九止。则第一人亦天也。四谛所鉴鉴乎九止。八解所正正于八邪。邪正。则无往而不恬。止鉴。则无往而不愉。无往而不愉。故能洞照傍通。无往而不恬故能神变应会。神变应会。则不疾而速。洞照傍通。则不言而化。不言而化。故无弃人。不疾而速。故无遗物。物之不遗人之不弃。斯禅智之由也。故经曰。道从禅智得近泥洹。岂虚也哉。诚近归之也。斯经似安世高译。为晋言也。言古文悉义妙理婉。覩其幽堂之美阙庭之富者或寡矣。安每揽其文欲罢不能。所乐而玩者三观之妙也。所思而在者想灭之辞也。敢以余暇为之撮注。其义同而文别者。无所加训焉。

佛说人本欲生经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拘类国行拘类国法治处 阿难记所闻圣教土也。法治处王城也。

是时贤者阿难独闲处倾猗念如是意生未曾有是意是微妙本生死亦微妙中微妙但为分明易现 现当为见也。是意微妙本句倒。

便贤者阿难夜已竟起到佛已到为佛足下礼已讫一处止已止一处贤者阿难白佛如是我为独闲处倾猗念如是意生未曾有是意是微妙本 本痴也。解痴者四谛之所照也。

生死亦微妙 生死极末也。微明之谛达于末也。

中微妙 中者本末之间。九用谛烛之。之亦甚微妙也。

但为分明易现 现当作见也。言四谛观十一因缘了了分明不难知也。

佛告阿难勿说是分明易知易见深微妙阿难从有本生死是阿难从本因缘生死如有不知不见不解不受令是世间如织机蹑撰往来。

言从痴者有是生死。至深至妙何得言易见乎。自有痴来经劫累身。悠悠者比丘有不了谛反视。如有者者万无一人。曷云分明耶。

从是世后世从后世是世更苦世间居令不得离世间 此说生死苦为苦谛也。今死则后身生。生死犹昼夜。而愚者以生而感死频以成苦。

如是因缘阿难可知为深微妙从有本生死明亦微妙 由生有死故故曰因缘达今世后世累继生死故曰更苦明照三世故曰微妙也结苦谛也。

若有问有老死因缘问是便报有因缘何因缘阿难老死便报生故 死因于生习生。有十上知苦此推习也。

若有问有生因缘问是 有生因缘。犹生有所因不也。

便报有因缘何因缘生有故为生 生因乎三有也。

若有问有因缘有便报有因缘有何因缘有报受因缘有 因四受有三有。

若有问有因缘受报有因缘受何因缘受报为爱求因缘受 言从前身习八爱故。中阴有四受。四受既受。则有今身。二世现故略而止与也。常习谛皆竟十二因缘具三世。痴人不知今世后世。故令运心弥纶三世。令知轮回寤四谛也。故曰痴人以挍计。挍计本末本末为药。为药谓斯四谛也。

如是阿难从爱求因缘受从受因缘有从有因缘生从生因缘老死忧悲苦不可意恼生如是为具足最苦阴 如是五事展转相因则名习也。知五事苦为苦谛也。爱别离苦在有胎苦。生老悲脑真为苦薮也。

从是有习 句倒也言从习有是苦也。

生因缘阿难为老死是故说是为从是致有是 是故从圣说从痴致行德生有是老死。

当从是阿难分明为生因缘老死 分明者谛了了知习也。诸言因缘皆习也。将欲反尽故。更推习并之也。

若阿难无有生为无有鱼鱼种无有飞鸟飞鸟种为无有蚊虻蚊虻种为无有龙龙种为无有神神种为无有鬼鬼种为无有人人种各各种 假知尽谛无有生者。何从得五道也。

若如有如有生无有亦无应有令有生 解尽谛真如心则生无有也。亦无有能令生有。

一切阿难无有生为有老死不阿难白佛言不 无生则无死。诚哉此言也。

佛便告阿难从是因缘当知为从是本从是习从是因缘老死为生故生因缘阿难为老死 从是因缘。从是因缘发也生也解无无生。则不老死苦。不了无者。从四习生便有苦也。此四习与止。至爱还下异也。自是下结句皆反复而成也。

生因缘阿难为老死 重结也。

若有问有因缘生可报有因缘生何因缘生为有因缘故从是阿难因缘当知令从是有有因缘生 堕胎三有更有生十二因连之一世也。

若阿难有因缘无有宁有鱼鱼种飞鸟飞鸟种蚊虻。蚊虻种龙。龙种神神种鬼。鬼种人人种各各种 解尽无有则无五道也。

如应应有无有亦无有者为有无有一切阿难无有为有生不阿难言不 得真如谛。则便应有无有亦复有也。既以无有者为辟。有覩无有。如令群有一切无有。为有生不。反以质阿难。阿难云。无也。

是故阿难从是发从是本从是习从是因缘生为有有故从有因缘阿难为生 以作是四习故生以有为本也。

若有问有因缘有便言有何因缘阿难有可报为受因缘有因缘有如是分明为受因缘有 因四受则有三有也。

设阿难受因缘无有亦无有受有一切阿难无有受为有现不阿难报不 无有受缘亦无有受现。当为见也。一切无受为有可见不也。

如是阿难为从是起从是本从是习从是因缘令有受受因缘阿难为有有因缘阿难受 若不达无。便从四习也。令有受倒。宜言令受有也。

有因缘阿难受如是问对为有何因缘有受可报爱因缘从是因缘阿难当知为爱因缘受 有因缘阿难受句倒也。言有受因缘也。八爱心是则受胎也。

若阿难无有爱亦无有受亦无有当受一切阿难无有爱为有受不亦有受名不阿难言不 解无无爱。则无受及当受也又反反以质文之常也。

如是阿难为从是发从是本从是习从是因缘为爱因缘受爱因缘阿难为受如是阿难为爱因缘求求因缘利利因缘计计因缘乐欲乐欲因缘发求以往爱因缘便不欲舍悭以不舍悭因缘便有家以有家因缘便守 不解则从是致是也重结也。

从守行本阿难便有刀杖从有刀杖便有鬪诤言语上下欺侵若干两舌多非一致弊恶法 多非弊法从守始起也八爱之一也。

若阿难本无有亦无所守亦无有守一切阿难无有守为有刀杖鬪诤语言上下欺侵若干两舌多非一致弊恶法不阿难言不 若解灭。不守于色宁致若干弊恶。不质以明理也云无所护故无所守也。下亦无二字重合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