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17 历朝释氏资鉴

卍续藏第 76 册 No. 1517 历朝释氏资鉴

  No. 1517-A

  圣人作于周之世。而先后虽殊。至于化人。以大中至正之道。则无异矣。时之变迁。法之献替。 扆峰和尚心栖禅那。神游史籍。摘其实。疏其迹。以资观览。如鉴目前。兴叹慕之志者。有所激励焉。

  至元后丙子。佛成道日。

承事郎福州路福宁州判官薛天祐安道拜题。

  No. 1517-B

  切闻。沧海浩大。非骊龙无以察其浅深。佛法幽微。非智人无以究其源本。然三才笔立之初。世号鸿荒。人方穴居野处。不辨尊卑。而斯民之耳目。犹涂于见闻也。自庖牺昼八卦。而文籍始生。神农作耒耜。而耕稼始立。黄帝造律本。而乐音始着。尧舜垂衣裳。而礼制始明。凡数圣人。所以开天地之经。立生人之纪。使后之作者有所持循。而百王纲理世变之道。由此而出也。至于姬周之世。合三十七君。其间三教圣人先后出兴。曰佛。曰老子。曰夫子。见于史传。则昭然耳。自第四君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四月八日。佛之示现西竺迦维罗卫国。降诞王宫。以刹利瞿昙为姓。以悉达太子为名。成道以释迦为氏。号曰牟尼。此译寂默。言三业离于諠杂。金躯一丈六尺。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号为佛。佛者觉义。谓其弘法自觉觉他。住世七十九年。逮第二十一君定王三年丁巳。越三百四十有五年。而老子方生于楚苦县厉乡曲仁里。姓李。名耳字伯阳。谥聃。或云身长四尺六寸。厖眉皓首。故谓之老子。子者男子之通称也。至二十四君灵王二十一年庚戌。则老子年五十四岁时。夫子始生于鲁昌平陬邑。而先人祷于尼丘山而诞。首上圩顶。因名丘。字仲尼。姓孔氏。仪表九尺六寸。夫子者盖丈夫之称尔。年七十三而卒。乃恭王四十一年壬戌也。老子方书。说养性以保长生。周孔图书。则训人而修礼乐。释迦之教。能施慈悲。摄于有情。作众生之福田。为爱河之舟楫故万物之内。惟人最灵。三界之中。惟佛至尊。法演西干。教流东震。真身舍利。代代钦崇。玉轴金文。人人讽诵。宏资

国化。广利众生。聊纂斯文。厥书于后。明佛祖之垂慈。彰王臣之皈仰。结为历朝释氏资鉴录云。

  释氏资鉴目次卷第一序周秦前汉后汉卷第二三国(魏蜀吴)西晋东晋卷第三南北朝(宋魏)卷第四南北朝(梁)卷第五南北朝南(陈后梁)北(齐周)隋卷第六唐(上)卷第七唐(中)卷第八唐(下)五代卷第九宋(上)卷第十宋(中)卷第十一宋(下)卷第十二元(附)国朝帝师行实自跋

  释氏资鉴目次(终)

  No. 1517

  历朝释氏资鉴卷第一

  闽扆峰沙门 熙仲 集

  帝纪三皇太昊取牺牲充庖厨。号包牺后世音谬为伏羲一号皇雄氏。风姓。木德王天下。都陈。一百一十年。以龙纪官。画八卦。造书契。代结绳。炎帝神农氏。姜姓。继太昊。火德王天下。都鲁立。一百四十年。以火纪官。教民耕稼。尝百草。黄帝有熊氏。公孙姓。名轩辕。继炎帝。土德王天下。一百一十年。有云瑞现。以云纪官。邑涿鹿之阿。命大挠迎月。始作甲子。造历算数。造律吕。命苍颉制字。衣裳。作舟车。立栋宇。以利万民。作弧失。以威天下。迁无常处。五帝少昊金天氏。黄帝子。名挚。继黄帝后。以金德王天下。都曲阜。在位八十四年。以鸟名官。颛顼高阳氏。黄帝孙。姓姬。继少昊。以水德王天下。都帝丘。在位七十八年。以人事名官。帝喾高辛氏。黄帝曾孙。继颛顼后。以木德王天下。都亳。在位七十五年。帝尧陶唐氏。帝喾子。姓伊耆。继喾后。以火德王天下。都咸阳。在位七十年。弃子丹朱。举舜传贤。以甲辰即位。从此甲子。帝舜有虞氏。颛顼六世孙。姬受尧禅。土德王天下。都蒲坂。甲午登庸。摄政二十年。壬午即[真]五十年。弃子商均。传位于夏氏。三代夏自戊戌尽己酉。凡十七主。四百三十年。禹。姓姒。鲧子。舜授以位。以火德王天下。都韩。在位十五年。至桀。汤放之。天下归商。商自庚戌尽戊寅。凡三十主。六百二十七年。成汤。姓子。名履。契十三代孙。水德王天下。都亳。在位十三年。放桀。诸侯推为天子。至纣。武王伐之。天下归周。周自己卯尽乙巳。凡三十七主。八百六十七年。文王。姬姓。名昌。周时为西伯。三分天下。有其二。至子发武王。伐商放纣。以木德王天下。在位七年。建子为正月。至第十三平王宜臼。迁都洛阳。为东周。至赧王。东西周归于秦。

No.1516 释氏通鉴

卍续藏第 76 册 No. 1516 释氏通鉴

  No. 1516-A 释氏通鉴序

  吾佛世尊。五时演教。末上拈华。傥非迦叶破颜阿难结集。则五千四十八卷。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皆成湮没。俾历劫众生。堕在颠崖苦海中。无由出离。自佛法流通之后。如大海水。随其限量。无不沾足。后世于经论之外。则有法苑珠林。高僧传。五灯录。弘明集。正宗记。僧宝传。林间录。宗门统要。大惠武库。此皆果位中人出来。发挥黄面老子骨髓。使大根大器之人。一闻千悟。立地成佛。至则至矣。括山一庵觉首座。自小披缁。气骨不俗。穷探经论。深造禅观。而有自得之妙。针劄古人不到处。悯诸经史传录编年。前后不相联贯。不便观览。与夫历代神异。隐而不显者。旁求广索。继晷焚膏。集成一部。目曰释氏通鉴。又复捐赀锓梓。以晓后来。若非宿有灵骨。岂能如此用心哉。同志君子。欲观古今诸圣诸贤诸祖诸师出处事迹。须先阅此集。如登须弥山顶。四天下了然在目。方知此集立志颇勤。为益不小。老僧览毕。自甘退身三步。着数语涴于编末云。

  时咸淳六年菊节  荐福用错师异书

  No. 1516-B 释氏通鉴序

  大凡入道之士。其信根欲固。其愿力欲弘。此款启之士。最难与入道也。盖道有宗主有羽翼。宗主则如来。以一人任之而有余。若夫羽翼。则今古圣贤。以千百人为之。而犹恐不足。故夫应迹西天。示形东土。自三十三祖而外。种种化现。或实或权。不思不议。不可得而条悉缕纪者。皆如来之嗣孙。正教之轨躅也。即枚举一二人。犹令人闻风兴起。而一庵觉上人。作释氏通鉴。仿儒书编年之例。起周昭王甲寅。止后周恭帝庚申。上下凡一千九百三十年。诸祖诸师。备载罔佚。其搜罗甚富。其采集甚勤。此三雍四库所未收。大酉琅嬛所未见也。嗟夫瓶盘钗钏无非真金。圭璧琮璜无非宝玉。根条干节无非栴檀。缁素玄黄无非调御。余友蓝翰卿。曩获宋本于荆楚。以为异书。甚是秘吝。会翰卿即世。家君为之经纪其事。诸孤远将遗书见畀。恍若优昙钵罗华再见。第其书。间有豕渡之讹。兼历年既久。纸渝墨落。不无脱漏。适余养痾山中。却扫多暇。日检经藏。更为较仇。冗者芟之。遗者补之。讹者正之。疑者阙之。又参之传记。询诸善知识。始称完帙。敢为帐中之秘。当图名山之藏。敬付剞劂。愿与同怀之士。咸成得道之因云耳。

  天启丙寅佛出世日羼提居士 毕熙志 敬书

  No. 1516-C 释氏通鉴序

  史家者流。不出编年列传二体。左丘公谷因经为传。编年成书。龙门以下历代之史。皆从列传。司马文正公着通鉴一编。取法左氏。上下数千载。前后数十朝。禅代废兴存亡。贤否得失。一开卷得其大都。读史者善之。慨自纪载兴而编年易。事词胜而道法衰。吾不能为史讳矣。然史不独可为儒家之用也。大藏五千余函。其书三乘。浮于惠子五车。腾法东来。名流结集。又复日滋。惟是出世之旨。劫初之音。未易窥藩。而金萹浩博。瑶函稠叠。几为海若之观。初机之人信根未固。有望崖而返耳。有宋括山觉禅师。裒集释典。演以儒文。用司马法。着释氏通鉴。自西周迄于五季。圣谛神踪。网罗无佚。非经非疏。别为一体。古德机锋相触。所谓要妙言无义语。错见其间。盖理魔事障。既已双遣。而渊旨灵文。两臻其奥。洵释门之良史才。而竺坟之大宝筏也。儿子熙志年来卧痾。澡心学佛。日检大藏。手不释局。偶得此宋板遗编于闽人蓝翰卿。宝为昙华。共谋纂枣。使诸慕道者。得睹历代圣贤标灵显异。知其用心。总为宗主羽翼。共明此一大事因缘。普度有情。咸登正觉。因而植决定信。发广大愿。荷担如来无上菩提。即是诸祖诸师出现于世矣。昔王荆公以误解三昧字。为释门所讥。而王弇州不得频婆末利花果二字义久之。于翻译名义集考出。自谓若获真珠船者。信乎史鉴之不可已也。矧释氏十方调御。三乘汲引。其言竑大而可惊。厥轨清邈而难蹈。若非大书特书。犹如反鉴索照。然则是书也。固前修超凡证圣之谱。亦前代善败得失之林也。殆足传灯延光弘明。而超乘珠林宝训诸帙矣。

No.2408 四十帖决

  《大正藏》第75卷No.2408

No. 2408

四十帖决

  长宴记

目录

  一卷二帖(一。二)二卷三帖(三。四。五)

  三卷二帖(六。七)四卷三帖(八。九。十)

  五卷四帖(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六卷二帖(十五。十六)

  七卷四帖(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八卷五帖(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九卷一帖(二十六)十卷二帖(二十七。二十八)

  十一卷一帖(二十九)

  十二卷三帖(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十三卷一帖(三十三)

  十四卷一帖(三十四)

  十五卷六帖(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凡此抄者一流之龟镜。髻中明珠也。辄不可处聊尔者也。御书写御恳志。诸天定随喜感应。可为立所者也。

  右依一本加之。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说)

  师曰。两界互不说事更互用之(云云)。

  (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胎ノ十八道事未闻(云云)。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玄法寺者全大和尚先所住也。

  青龙寺同大和尚后所住也。

四十帖决卷第一

(宽德二年六月说)

  师曰。加持衣印。右拳小许开四指洒之。如清净印。观有水。师曰。门前香象(或安门内)昔如来在世。有香象薰大会。从此已来用香象(云云)同月说。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师曰。遣除身中毗那夜迦印明。并辟除诸障印明。如轨次第。于弹指拍掌等之次。(行仪)加持供物之次。用之无妨。师曰。于道场外弹指唱吽。是惊觉之意也。如律中弹指之意耳。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师曰。加持香水。先右手取杵。左拳安腰加持之。●●●●●三明加持之。但●●字加持之间。于水底观●。于水上观●。三种明各逆顺加持之。或●●之二明唯逆加持之。谓多是去垢之义故也。次散杖入水器。少许右磨唱吽发如常。但●净水也。●水种子也。百反许加持(云云)加持毕杵安本处。右取散杖洒之(左拳安腰)洒坛上之时。或时自五色糸下洒之。或自糸上洒之。常途行法事也。师说弘法大师说。水底●。水上●观之。以阿密里帝明加持而后洒之。

(同日)

  后说曰。或以●●皆逆加持之。以●●●逆顺加持之(去垢ノ意耳用逆也)师曰。吽发者遣除义也(云云)。

(宽德二年十月十九日说)

后日说云。加持香水。水底●字立观之。水上●亦立观之(云云)师曰。以洒水安左。是生师传云。加之无异彻耳。犹是起●●●之文欤。

  问。洒水每时替之耶。答。护摩时必每时替之。灰尘污之故。但常供养法时。人师不必替之。谓之为灵验水。谓之香水(云云)或文云。时时可替之(云云)可寻之不慥之。

No.2407 随要记

  《大正藏》第75卷No.2407

  No. 2407

  随要记卷上

  胎藏界大灌顶随要私记

  先庄严道场。道场八方悬列八色幡。正东白幡。东南红幡。正南黑幡。西南烟色幡。正西赤幡。西北水色幡。正北黄幡。东北白幡。坛上张设天盖。余外庄严如例。

  又门前香水香象等如例。又储灌顶坛如例。又储护摩坛如例。

  次排比供物。

  先大坛上八供养如例。更可加供十二执金刚等供。四角瓶所各各一器。西方坛门四器(左右各二器)四角花瓶门各各一器。并皆加时果子也(或说置四部供养。四部者。谓四金刚四菩萨四使者及弟子也)

  又可备十方神供物。先以净叶敷储十方位。次备稠粥。以加持印真言等加持之。其印真言等。如义释并施饿鬼等法。然后盛器。各各位所置之。但正北八器(左右各四器)都卢十七器也。

  又灌顶坛护摩坛供物皆如例(云云)

  又储五瓶可入香水。又入五宝(金银真珠瑟瑟颇梨)五药(赤箭人参伏苓石昌蒲天门冬)五香(沉水郁金。白坛龙脑。丁香)五谷(称谷小麦。大麦菉豆。白芥子。若无白芥子用胡麻)

  各用五色帛裹之。复插时花。以五色带系一瓶顶(中白。东赤。南黄。西青。北黑)

  又以不动真言。于五瓶去垢辟除。又以法界心●字加于五瓶。然后先以正等觉心加中胎瓶。五股印归命阿。次以普贤加东南瓶。次以慈氏加西南瓶(或文殊)。次以除盖障加西北瓶(或慈氏)。次以除恶趣加东北瓶(或观音)

  次加持既了。坛上中胎四角置之(或说四宝所成者。所谓五药五宝五香五谷也)

  次阿阇梨入堂。赞众在前。发音饶钹放响。受者以伞侍后。盖阿阇梨入堂。

  次到堂前。受者留堂外厢曲所令隐居也。

  次阿阇梨入堂内。与赞众三匝绕坛(绕间诵赞打钹)绕了赞众出于幕外。

  次阿阇梨就座加持香水。洒净供物等如例。

  次开白及以神分等。

  次唱礼供养文九方便等。

  次供养法(乃至)普供养。次赞。

  次神供。阿阇梨自座起。以稠粥供养十方世天等。先一器供置正东(施毗那夜迦)次一器供置正南(施蘖?何)次正西供置一器(施蘖罗)次正北供置八器(左右各各四器。施荼吉尼一周竟)次东北角一器。

次东南角一器。次西南角一器。次西北角一器(一周竟)次上方料一器(东方)次下方料一器(西方一周竟)并顺回堂内阿阇梨供之。先后三匝。其供物都卢十七器也(义释云。次又出外施旷野神食云云)

  次奉佛布施。阿阇梨以佛布施奉献诸尊(义释云。施诸方食都竟。洗手洒净。于门前烧香供养。次入于内奉献阏伽烧香运心。奉献衣服以为儭施)

No.2406 金刚界次第生起

  《大正藏》第75卷No.2406

  No. 2406

  金刚界次第生起

  夫以如来设教必有次第。诸经立品非无所以。如今且修真言法。亦有次第。次第之意岂无生起。因私案之备持念要焉。

  房中护净。观念等法是则在前。为除妨障事起明白不更释之。入堂之后先净地者。地若不净何得法验。故先行之。纵虽净地。而身不净何感佛德。故次净身。净身之故身成法器。因次观于遍虚空佛。佛皆住法界定。若不警觉者。恐不定起欤。因次行金刚起。诸尊随之从定而起。故行四礼。四礼虽是礼拜诸尊。而但似礼四佛。故次行普礼。普礼已毕故。次发归命言。虽有归命。而不忏悔。宁致威验。故次忏净。忏净虽毕。而不随喜。恐功德浅。故次随喜。诸佛出世虽为利生。而众生未尽。化缘渐满。将入涅槃故。次劝请。令久住世。其忏悔等功德无边故。次回向法界行者。若无广大愿者。二世悉地必难成满。故次发殊胜心。令一切行者成就悉地。既发广大誓。求大菩提。恐于所修法多障故。次结金刚眼印。金刚眼力既净供物。乃至结界。因次结金刚掌印。令诸众生圆满十度。十度圆满依无结使故。次结金刚缚。令解结使缚。自他既断结使。良堪召无漏智故。次为召入无漏智。故先开心殿之门。既开心殿门故。次召智。既召入无漏智。何令散去。故次闭心殿门。无漏智既入我心。当观我身变成普贤。故次结普贤印。既成普贤菩萨故。次以大悲箭射破厌离菩提之心。虽成普贤而慈悲之容仪魔鬼难伏。故次结降三世忿怒印。既成忿怒王。能为转轮主故。次结莲华三昧契。转轮主宰能破二乘厌离菩提之心故。次结法轮印。既摧二乘之心。今当专求大菩提。故次结大欲印。志求菩提之法。必以成就众生故。次结大乐不空印。虽成就众生。而不灭罪者。自他菩提犹有障碍。故次结召罪印。既召收自他罪。今当摧破其罪故。次结摧罪印。虽摧众罪。而决定业难转。故次结净业障印。业障已灭。身器清净。良能受菩提心戒故。次受戒三业已净。戒法亦具足。乃能入定。故次结入定印。入定之力既感诸佛故。次礼佛。既遇诸佛。岂无愿求。故次请示所行法。佛随其愿示所行处。行者浅智犹不觉之。故次佛授彻心明彻心之力。虽见心月而不分明。因重请佛佛复教之。次有菩提心明。菩提心力虽见心月轮。而未见心莲台故。次示之令心坚固。此普周法界八叶莲华。还从促于行者成身量。成金刚莲华。于时我身变成本尊故。次诵成本尊明。既成佛已故。次五佛加持。加持已讫故。次五佛授灌顶。灌顶已毕故。次授四佛鬘。四佛之鬘既得具足。今当被大誓甲胄故。次被甲。行者成佛已竟。圣众欢喜故。次拍掌。行者虽成佛而亦有供佛之愿。更成金刚萨埵故。次结现智身印。依此印力普贤现前。行者与普贤身一体无二故。次结见智身印。既见普贤。须引入之故。次有四字明。普贤既入我身。与我同体故。次更结普贤印。身成普贤故。次入月轮中。陈三昧耶印。为供诸佛。既成普贤供佛之事何无道场。故次入定建立道场等。乃至观置诸尊随观念力诸尊既有影现故。次作轮坛。轮坛已备故。次将启请振铃警觉诸尊。诸尊既警觉故。次正启请诸尊。应请将入坛里故。次开门。开门已竟故。次重启请令诸尊入坛。诸尊已入坛故。次观佛海会。佛德无量故。次赞叹。赞叹已竟故。次诵四字明。弥以奉引诸尊既坐故。次拍掌令诸尊欢喜。诸尊既来入故。次奉阏伽奉浴。奉浴已竟故。次献座。诸尊坐故。次握杵振铃。护净结界。诸尊既坐故。今当修习诸尊所作事业故。次入羯磨会。一一结印诵明。三十七尊之外既有贤劫十六菩萨。及二十天故。次置其位修习诸尊事业。已竟今当警觉诸尊本誓故。次入三昧耶会。结诸尊三昧耶印。警觉本誓。已竟今当奉供故。次有大供养会。于供物中诸尊加持。故有诸尊印明。又供物庄严种种不同故。有散华等种种印明(未详)上来供具恐不周匝故。次结普供印。供养座物已竟故。次赞咏。赞咏已竟故。次念诵。念诵已毕故。次入定。而增法力。诸尊应请证明良久。今当奉还本宫故。次出定乃至复奉供。奉供已竟故。次奉阏伽以充漱口。诸尊既将还去故。次振铃奉送。持念分限已竟故。次解界佛既还去故。次礼拜乃诵奉送偈。既有解界。解界恐魔事发故。次仰四佛加持三昧耶。宝印亦堪护身故。次结宝印(未详)被甲尤是护身之最故。次被甲持念功德无量故。次拍掌欢喜事竟将出堂故。次礼佛四佛归命等事始终岂异。故次修五悔。五悔之中虽有回向。而是总略故。复更别别回向(云云)

No.2405 秘密坛都法大阿阇梨常念诵生起

  《大正藏》第75卷No.2405

  No. 2405

  秘密坛都法大阿阇梨常念诵

  生起一卷

  胎藏界供养方便会(供养会也)终至赞时(三身略赞。次本尊赞)次赞叹毕当正念诵。就此有二种念诵。一者总念诵。二者别念诵也。一总念诵者。三部四重十三大会诸尊之印契真言也。约此总念诵亦有二。一者表道场所得实得实本内证三菩提果印明(谓布字八印中台等印真言也。此十三大会中初会也)二者表自受法乐并最后所现权迹印明(谓从遍智印至世天诸尊印契真言也。此次十二大会也)今见轨文。布字八印等印真言者虽有最后。且私案义作次第生起故。不依轨文次第矣。故初先标获得内证实得三菩提果竟后。次示垂外现权迹之用。故依此义便且先用标内证菩提果印明等耳(问。轨文何布字八印等[圖文字1-置]最后耶。答。秘中之秘故后授之。故最后[圖文字1-置]之耳云云)初四处轮布字。次大真言王。次八印。次大日根本成身印真言等。约此有二种。

  一成大悲坛都法传法阿阇梨身印真言(无所不至印真言也。四字明也口授)此印标阿阇梨身器量。谓觉悟秘密无碍身器。其量等于大虚空界。所含容多也。故安然大和尚云。摄大仪轨成三菩提品中。初以无所不至印真言。为根本印真言。是彼经中大悲胎藏坛传法印真言也(云云)义释云。解此三昧耶秘密曼荼罗。入诸教之中诸坛得自在(云云)。

  二成都法秘密坛传法大日阿阇梨身印真言(瑜祇经八字印真言也。口授)安然大和尚云。今准义释。五种三昧中第四三昧耶中。虽得大悲胎藏传法灌顶。而若不入第五三昧耶中秘密曼荼罗。而得传法灌顶。则秘密智不生(云云)(此印真言成四智心品。谓觉悟心中本有金刚萨埵也)次都法大日阿阇梨身变为成佛母为他传法。先成金刚萨埵身印真言(瑜祇经金刚萨埵冒地心品印明也。口授)付此金刚萨埵有三种矣。慈觉大师口传云。金刚萨埵有二种。又有三种。一者啰字。二者鑁字。三者阿字也。胎藏界观啰字三角赤。从此啰字。出生五百诸尊给。金刚界观鑁字圆白。从此鑁字出生百八尊给。两界成阿字萨埵事后可决之(云云)金刚萨埵者。我无始本觉心也。此心无过去无现在。先此心莲台上观佛。次其上观金刚萨埵。若胎藏界。若金刚界。若明王。若天等。于此金刚萨埵上观其种字。我成彼尊彼天等观念。此极秘密也(此印真言觉悟四智即法界智。法界智即一切智智也。又为他传法也)次都法大萨埵大阿阇梨身变成佛母身。传法阿阇梨三部深密一时顿证印真言(佛眼印真言也。口授)安然大和尚云。金刚萨埵印真言。佛眼印真言。金刚胎藏两部都法(云云)次三身印真言(口授。私云。彼三种悉地者。三身。三部。佛顶耳云云)次尊胜佛顶三种悉地印真言(口授)次百光遍照王印真言(智光圆满内外明彻也)已上成胎藏界内证大菩提最极究竟之都法大阿阇梨身毕。即是道场所得实本实证也。

No.2404 胎藏界生起

No.2404

胎藏界生起

  兜率峰沙门觉超记

 

      

      

      

偷述愚怀怖畏甚多。唯付我同学中第四三昧耶人。更加添削。次付同志不许外人及初学者。

私案。今轨分文为三。一者奉请供养分。谓供养会。二者总别念诵分(总谓诸尊。别谓本尊)从遍知印。至念诵后虚空眼印明也(至下当知)三者供养奉送分。后五供养已下也。明此三次第者。请供本尊为念诵也。念诵毕供而送之。就初奉请供养。若准灌顶有七日法。然此供养念诵法只是长途每时自行也。今依大日经第七供养次第法。并准安然阿阇梨持诵不同。偷案云。经第七有二品。一僧益守护清净行品。二供养仪式品。今所用是也。故约彼当辨。即其二品次第者。初品明供养前远方便。次品明近方便及供养。就初品有二。初明九方便。次明护身法(从三昧耶至无堪忍)其次第者。九方便在行法之前。护身法在行法之初。就九方便。今世作法初夜用九方便。后夜日中用五悔。故今当辨其次第。先明九方便次第者。欲修万行。先礼三宝。故有作礼。礼三宝已即修其善。善有二种。谓止行也。忏悔即止善也。归依等行善也。黑山既倾白日是现。不灭罪业岂生善业。故礼次有忏悔。忏悔已次有归依等。欲修万喜。先归三宝。故行善中归依为首。既归三宝竟。故以身献佛意云。若以三业为己有者。恐为烦恼恶业所使。须献如来如教行也。故归依次有施身也。以身献佛。当有所作。即上求菩提下化众生也。故施身次发菩提心。义释云。舍身口意。奉献如来。诸有所作随此而转。即是真正菩提心。菩提心虽兼二利。而究竟期利乐他也。他有多类。谓佛菩萨众生等也。此中诸佛已成佛故自适我愿。故我随喜。诸菩萨等今正修行。当成佛故我亦随喜。乃至众生微少善根。渐次修行。皆当作佛。故亦随喜。随喜故发愿次有随喜也。众生修善由佛说法。故请转法轮。佛转法轮为利众生。利益虽多究竟唯为令在缠苦身证出缠法身也。故劝请次有奉请法身前八善根。普皆回向。或三世一切善皆回向。故以回向为最后也。问。何故此九名方便耶。答。由此印明等方便力。即成真实。作彼九种事。故或是所修法前后方便故。次明五悔次第者。五悔即是九方便中略取要也。然九方便今在此经。五悔通在显密诸经。但其意各少异(天台师以忏悔·劝请·随喜·回向·发愿为其五也。劝请有二。一请佛住世。二请佛转法轮。可检止观)且述今意云。欲修万行。先礼三宝。万行虽多。不出止行二种善也。忏悔是止善。随喜是行善。故此二种略表一切断恶修善。又忏悔自悔罪。自悔罪故。可诫他罪。随喜他善。喜他善故自可修善。故此二中总摄自利利他万行。即断恶修善以为二次第。万行皆依佛行。即断恶修善以为二次第。万行皆依佛转法轮故。次劝请回向如前。问。何故此五通名悔耶。答。今文不明。但止观述天台所用忏悔·劝请·随喜·回向·发愿·五悔意云。五皆悔罪故名五悔。忏悔破三业遮性等罪。劝请破谤法界。随喜破嫉□罪。回向破为诸有罪(但顺生死为诸有因)发愿破邪愿罪(云云)今准可知。

No.2403 五相成身私记

No. 2403

五相成身私记(有私文集相对见之不许外人及初学者莫自恣心以招大罪)

  

都率先德记

欲速成佛者。当学成身观。然我等虽被教门难识义理。不敢期顿证。只欲结远缘故。于坚高强企钻仰。愿如彼射的之喻。渐遂此观月之志矣

  今明五相成身略有二事。一释仪轨文义(莲华部心念诵仪轨)二明轨外要事。第一释仪轨文义者(轨从应结跏讫成本尊真言)此观言浅言深。此轨文略义广。先德异说莫知孰是。今述愚见。见者取舍。释此为二。先分文。次释义。先分文者。大分为二。初明方便。从应结跏至真实智五行偈。明阿波颇那伽三摩地是也。次明正观。从即观于讫成本尊真言。明五相是也。就初为三。一调身。初一行三句是也。二调息。次一句是也。后明定中观相。后三行是也。次就正观即以五相为五文也。一即观下至如满月。明初观也。然想身证等二句生起不明。此明前三摩地证位故。或应在前究竟真实智句之次。今为发起诸佛告言置于此欤。意云。身证十地未证佛果。勿以此为足。应成最正觉。二复作下至益明显。明第二观。三诸佛下至大莲华。明第三观。四应当下至无染着。明第四观。五复白下讫真言。第五观。我为莲华身者。此明菩萨契前教示为蒙后诲故。将己证白佛(教王疏意)

  问。次下有诸佛加持灌顶结鬘等。皆是成佛之仪则也。何只云五相。不取加持等 答。五相是自心转变之次第也。加持灌顶等是外缘庄严等也。故不别立。若摄五中。应摄第五。又如下(云云)有云。大瑜伽中。初云谛观诸法性皆由于自心烦恼随烦恼蕴界诸入等皆如十喻门。是初调心观也。次云如是谛观也不见于身心住平等寂灭究竟真实智。是阿婆颇那伽三摩地也(云云)问。今私分文何不同彼 答。私文集中具引诸文。相对见之。当决是非 问。唯于此处入无识身三摩地耶 答。安公云。此定能除诸惑执故。节节入之。如略出经(云云)

  第二释义者有二。初释方便。谓无识身三摩地。二释正观。谓五相成身也。就初有三。初调身者。谓结跏座结等持印(定印有三。一金刚缚印。如今轨等。二妙观察智)(印。如三摩地轨千手轨等。千手轨有真言。三略出经云。置右手于左手上)端身不动。支节亦然。舌拄上腭。唇齿俱合。两目似开(或云似合。言异意同)二调息者。今文云。止息令微细。三摩地轨云。止出入息令其微细。如意轨云。出息及入息住阿那波耶。自在王轨云。其出入息一一明了。有先德云。数息观成了次入定(云云)私云。道理可然。但我等若待数息成。叵期成身观。只宜调息觉正观也。又文云止息者。止粗息欤。故次云令微细。令止息者在第四禅。非此中要更思。三定中观相者。文说空观。空观可见

No.2402 西曼荼罗集

  《大正藏》第75卷No.2402

  No. 2402

  西曼荼罗集

  教王经云。尔时婆伽梵大持金刚。闻一切如来赞语。入一切如来三昧耶所生加持金刚三摩地。说金刚界大曼荼罗

  次当我遍说 胜大曼荼罗

  由如金刚界 名为金刚界

  如教应安坐 于曼荼罗中

  大萨埵大印 思惟应加持

  住印则当起 顾视于诸方

  倨傲而按行 诵金刚萨埵

  以新线善合 应量以端严

  以线智应秤 随力曼荼罗

  四方应四门 四刹而严饰

  四线而交络 缯彩鬘庄严

  隅分一切处 门户于合处

  钿饰金刚宝 应秤外轮坛

  彼中如轮形 应入于中宫

  金刚线遍秤 八柱而庄严

  于金刚胜柱 应饰五轮坛

  于中曼荼罗 安立佛形像

  佛一切周围 曼荼罗于中

  四胜三昧耶 次第而图画

  金刚进而步 于四曼荼罗

  阿閦毗等四 安立一切佛

  应作不动坛 剂金刚持等

  金刚藏等满 宝生曼荼罗

  金刚眼净等 无量寿轮坛

  应画不空成 金刚巧等坛

  安立于轮隅 应画金刚女

  外坛于隅角 应画佛供养

  门中一切处 守护门四众

  安立于外坛 应画摩诃萨

  疏云。经由如金刚界名为金刚界。释曰。从此以下二明说大理趣也。界者性义如前释也。一切有情身中本来具足毗卢遮那性功德。故云性义。又界是界别义。毗卢遮那体性海中不可说不可说海会圣贤各各不同故。如是无边海会功德在于一切凡圣身中。坚固不坏如彼金刚。由显如是常在不坏法界体性故。名以为金刚界。此即寄名以说理趣。于事仪中各各有其理趣。今且据大理趣故云由如金刚等

  经如教应安坐(乃至)诵金刚萨埵。释曰。从此以下第三说建作大轮坛也。文分为四。初明结护方处。二明以线遍拼。三明图画诸尊。四明召集圣众。此即初也。于所应作曼荼罗中。如法式结加趺坐已谛想。己身是如来身。此想成就即结摩诃菩提萨埵大契。故云如教乃至思惟应加持也。加持已而起止观作拳。等观察作坛场处。以雄武相称真言句。而按行之。故云住印则当起等也。倨字居预反。不敬也。又傲之傲字猴到反。不敬也。又轻慢也。经以新线善合(乃至)应饰五轮坛释曰。此第二明以线遍秤。今当依经略解释之。若欲作坛场者。当如法加持以善紧合新绳。具足端严秤其肘量。智者随其力能。以绳絣其坛。若是有大威德阿阇梨。为阎浮提自在国王或转轮王乃至大臣长者等画坛。外相周围应当过一由旬。复应观察彼等所堪随意应广狭。下至四肘作之亦得。如经所说。设于掌中作彼坛场利益无量。何况净地作者。其阿阇梨为欲利益一切众生故。随所方便作一切坛。假令四肘坛法先用瞿摩净洁涂拭。取新净绳依量秤记。更以涂香密细涂之。以种种宝捣以为末。或以世间诸驮睹粉。或以五色染于米粉等。又于粉中想字加之。复应思惟。五色粉是如来五种智。亦名法界性智。为诸世间一切众生皆为烦恼游泥之所沉溺耽着五欲不能出离。诸佛由此起大悲心。拔济彼等令得解脱。作是念已想五种智于诸色中。次第安立。即结契触之诵陀罗尼等。故云以新线善合等。其坛四方正等面开一门。以四吉祥庄严。具以四道绳缯彩幡盖悬以庄严。于诸角分门阙出眺间。以金刚宝间错。而絣外坛场。故云四方应四门等也。眺字丑吊反。视也。察视之也。望也。入其中宫布置金刚线道。以八柱而为严饰。竖于金刚柱。上各以五月轮。故云应入于中宫等。广示阔狭分量等。事如别本尊。今只随文为略释耳。秤字普??补耕二反。从也。掸也。栟字亦秤字也。经于中曼荼罗(乃至)次第而图画。释曰。从此以下第三明图画诸尊。于中为五。初明中曼荼罗。二明四曼荼罗。三明八供养。四明四摄。五明摩诃萨等。此即初也。谓于中心坛安立毗卢遮那佛像。于周围诸月轮中安立四波罗蜜。故云于中等。又于中曼荼罗等者。先总明安立诸坛佛及菩萨等。是故旧经等云。于内坛中央各置佛像。于佛及菩萨等坛中心各次第画于四三摩耶尊胜者。乃至明四坛竟云。于鑁部中各依本方置四波罗蜜。然今且随新经消释文也。经金刚进而步(乃至)金刚巧等坛。释曰。此三行偈第二明安立四曼荼罗。文分为二。初一偈明于四轮坛各安立四佛。后两行偈明安立各四亲近等也。言金刚进而步者。谓以金刚势辟过入于四坛。金刚势者以意擎举所画及于金刚线。若入出出画坛人不得骑蓦金刚线道。应诵密语举之从下过。不失于三摩耶。于四轮坛安立四方佛等。为安立一切佛也。从应作不动下二偈。明安立各四亲近。初二句明东方。次二句明南方。次二句明西方。次二句明北方。准旧经云。初从金刚方画阿閦鞞坛。具以执金刚等四三摩耶尊胜者。想四方面。佛向毗卢遮那座。先画执金刚。在阿閦前。次画右。次左。次后。诸部准此。次至宝方宝生坛。圆满藏等。次花方阿弥陀坛清净金刚眼等。业方不空悉地坛金刚毗首等也。金刚宝名为藏。以金刚幢名为满。等字等取余也。金刚巧者是业菩萨。等字如前也。经安立于轮坛(乃至)应画佛供养。释曰。此一偈三明画八供养菩萨。为二。初二句明内四供。后二句明外四供也。轮内四隅置四内供养。初从火天方顺旋而作终风天方。外坛四角线道之中置外供养。作法同前。又四角外作半跋折罗。经门中一切处守护门四众。释曰。此第四明画四摄。别本等云。于四门中置四摄等。帝释方为首。置都印主。如次作之。经安立于外坛应画摩诃萨。释曰。此五明摩诃萨等方坛。四周线道之中置十六大菩萨。所谓弥勒等。以妙涂香涂方坛外。或一肘或二肘。细涂拭已画不退转等诸大菩萨。此结坛法以粉作之。最为第一。欲取久固画作亦得。其师欲令弟子究竟决定安住如来位者。应以自语言印各各题记诸三摩地本位。今且随文略释。不可具陈。广如余说也

No.2401 东曼荼罗抄

No. 2401

东曼荼罗抄卷上

今仪轨中明诸会曼荼罗。文义隐密学者多迷。是秘教之例也。今为自行抄集诸文。安然和上案经疏意。出四种曼荼罗。今且约彼分门辨之。一示经说处。二引经疏文。就初有二。初示重重说处。后明重重说意。初示重重说处者。大日经说曼荼罗相诸品不同。安公具支灌顶云。今据本经及以义释。四处重说传法大阿阇梨造曼荼罗灌顶法则。一者大悲胎藏生都会坛曼荼罗。如具缘品说也。二者三昧相应转字轮曼荼罗。如成就悉地品转字轮品说也。三者成就字轮秘密坛曼荼罗。如字轮品秘密品说也。四者真实修证秘密位曼荼罗。如真实智品布字品百字五品入秘密法品入秘密位品说也”

  私云。此四种名引疏为证。引初坛证云。秘密品义释云。前者大悲藏生是都会坛(云云)依此诚文故名大悲藏生都会坛(云云)今谓都会名可尔。唯属具缘品。可详应言缘品唯明都坛。秘密品意通明都别欤。引第二证云。成就悉地品疏云。从此品以前说真言之果。从此品以后次第明修行入证之方便。从此为首也。此中复有坐起威仪众多秘法。下别出之。此经圣者所秘故。不明白次第说也。又转字轮品疏云。心中作阿字。及眼作啰字等。前品已具说。今欲作坛先须住此三昧令与理相应以相应之智而运布规墨也(云云)依此诚文。正以成就悉地品中住三昧中与理相应之观而画转字轮曼荼罗位故。名三昧相应转字轮曼荼罗也(云云)今谓。此名善顺文理。引第三证云。秘密品疏云。已说字轮。欲成就此字轮故。复入三昧更说秘密曼荼罗法(云云)第四(未得彼文可寻)又私云。悉地出现品说成就曼荼罗。疏云。此曼荼罗神位等。即与大悲胎藏同故。此中不说之。但以所欲成物置中。以大日置方隅(更问)又云。此中布列诸尊总同前位。但以金刚连结为异耳(云云)具如经疏。今谓。若尔所出四种只示大途。若细论者。应有多类。问。安公既具明之。此抄有何异乎。答。彼约经广明之。今对轨略辨之。又彼灌顶文第七卷世不流布故。彼第三曼荼中秘密品之余。并第四曼荼罗之全。人未识之。今皆示之。其余同异见而可知

次明重重说意者。转字轮品义释云。如前已广说敷置曼荼罗位。今何以更说。此有多义。欲更开发一类众生故。令前已听闻者倍得明了故。前虽说诸位地。然尚未普周遍。今更说令无所阙乏故。又前但说其名。犹多未显形状。今更说令具足故。何故不并说之。而更分析于此处说耶。此亦有意。乃至深乐法者。犹不顿为说之。欲令发起珍重之心。渐渐开导也。复次若但以图画尊容用为真实者。如彼画师等。亦可成就阿阇梨功德。然不但以图画故而得成彼真言之行。当须一一与三昧神通相应方名不思议行。今佛欲开显之故。云三昧等说法也。谓与三昧神通相应而敷之也

No.2400 金刚三密抄

  《大正藏》第75卷No.2400

  No. 2400

  金刚三密抄卷第一

  轨云。金刚顶经莲华部心念诵仪轨(私云。两卷本云。成身会品第一。有云。此会为大圆镜智)

  归命礼普贤金刚莲华手

  说修瑜伽法先应礼三宝

  长跪合莲掌运心对圣众

  陈罪应随喜劝请及发愿

净地印

  轨不说印。只云次观一切法远离于尘垢。应诵此真言。器界皆清净 记云。二膝着地二跟并立。虚心合掌当于心上。三遍诵明而于顶上散。又玄法寺元征阿阇梨所传。二手作拳。舒二头指傍端相拄。诵真言三遍。向外三遍掷之。即外散之。器世界皆清净。或云。以印当心。前观嚂字义了。从颈上引印至脐际三度掷印。随掷二风轮开发。想掷火烧净器世界 对记有云莲合(云云)私云。若依彼意。轨次上云合莲掌者。通说此等印欤 轨云。净地真言曰。啰儒(引)波哦哆(引入)萨嚩达摩(引入声呼)

净身印

  轨不说印。只云次当净三业观法本清净。诵此真言明。得三业皆净 记云。先安坐。虚心合掌。想吽字在掌中。舌心之上其色金色也。然后真言三遍诵之而印三处(言心额喉)以印于顶上散之。散了一诵吽字之时。左手作拳安腰。次一诵之时。右手作拳横安心上。次以右拳安额。次左肩。次右肩。次心上。次唯每度各一诵。即想成普贤菩萨身。又想普贤。左拳执金刚铃。右拳执五股也(若有铃及五??。行者手执之。以五股抽掷之三度)对记或说。无左拳置腰等作法。又此印。有云莲合。又云。有掌舌心吽字如次灭三业罪。又有云。吽字变成五智金刚杵。摧破三业烦恼。安公云。三处各有月轮八轮叶。吽字智杵出慈氏轨 摄真实经云。瑜伽行者最初入道场时。先结灭罪印以右大母指头指更互相叉。以左右中指直竖。次以二中指头相屈。更互拄着。其左右无名指小指如大母指头更互相叉。即持真言。如此名为三业秘密(云云)私云。有人此印名莲华合掌 轨云。净身真言曰。娑嚩(二合)婆嚩秫驮(引入)萨嚩达摩(引入声呼)

  由此真言故。其身成法器 略出经六卷本云。行者欲自求清净。及欲净除一切众生烦恼垢者。应当诵陀罗尼曰。唵莎婆婆嚩输陀萨婆达摩莎婆婆嚩输度含论曰。以一切法自性清净故。我亦自性清净 义诀云。其秘密义者。先以思惟佛功德身清净境性。即了一切诸法自性清净。了一切法自性清净故。此一切清净法性。入我身中我同法性。是故清净 略出经四卷本一云。为一切众生净治故。求欲清净。住于正念者。以心存念而诵此密语。唵萨网(亡丁反)婆缚(亡何反自性也)萨婆达摩(一切法也)萨网(亡可反)婆缚(亡何反)述(轮律反)度含(我亦清净)论曰。梵存初此一切法自性清净。我亦自性清净 真实云。唵一萨嚩(去二合一)婆(去)嚩(三)输陀(四大声)萨噜嚩(五去二合)那噜么(二合六大声)萨嚩(七去二合)婆(去)嚩(八)戌度(九)吽(十大声)持一遍已。作如是想。一切诸法本性清净。我及众生亦本性清净 三摩地法云。为令众生器世间纯一净妙为佛土。以此自他清净句。应理思惟密称诵 金刚萨埵轨云。次应思惟于他有情。愿获平等清净。如来之法。及我身三业清净 理趣会轨云。此明密义云。诸法自性净我亦自性净。由是加持故。自他获无垢。便于自心中观吽。成金刚。三业已转依成三密秘门。

No.2399 三密抄料简

  《大正藏》第75卷No.2399

  No. 2399

  三密抄料简卷上(专为自行偷述愚怀。冥显怖畏不可称计。唯付同学中传法灌顶人。知过必改不可得惮。不许外人及初学者)。

  问。就此仪轨分文云何。 答。且分为三。一者供养会。从初文说大赞。二者三重曼荼罗三部诸会。三者布字八叶等。问。有何证据分为三段。答。中天三藏摄大仪轨三卷。上卷题云。入莲华胎藏海会悲生曼荼罗广大念诵仪轨供养方便会第一(与今有同有异。异者彼中无堪忍。次观器界三轮。次道场观等。次召请。次五供。次赞。次四智赞。次阏伽。阏伽真言用金刚界。此会中无三十二印明。彼多在遍知中。更检)中卷题云。大菩提憧诸尊密印幖帜曼荼罗仪轨卷第二(三重三部皆在此中)下卷题云。大悲胎藏转字轮成三藐三佛陀入八秘密六月成就仪轨卷第三(有四轮八印等如题可知)今准彼三卷分为三段也。

  (问。诸尊印明加持自身皆成。彼尊何故摄轨。但以布字八叶等别为成佛。答。总而言之。虽无不然。而三重是化现。以中胎为实。为简别此义且之别名欤。今轨初云。供养方便会第一。从九方便至持地印明。次云菩提幢密。印标帜秘密曼荼罗法品第二青龙仪轨不立品名。三卷俱题云。莲花胎藏菩提幢标帜普通真言藏广大成就瑜伽。故彼菩提标帜之名亦通供养布字八叶。随宜立名不可细寻)又私分为三。初奉请供养分。谓供养会也。次总别念诵分(总谓诸会别谓本尊)从遍知印至念诵。后虚空眼印明也。第三供养奉送分。后五供已下也(具如生起)此中念诵以为宗要。余是前后之方便也(问。何知念诵以为宗要。答。一以理推之。二持诵品疏云。一部经意明诸菩萨持诵入道之法持诵一部之要旨也。三摄轨上云。广大念诵仪轨供养方便会。故知念诵为正宗也。不尔云何念诵仪轨。又问。供养方便者意何。答。私案云。供养即方便也。持业也。供是念诵之方便故。或云供养与方便也。相违释也。彼中明供养与供养前方便故。问。岂非依主释。答。彼中正明供养。故不中依主释。此依摄轨作此释也。若依今轨可用依主。此会名唯至持地真言故。诸师意异不可和会)

  问。就九方便。作礼归依有何差别。答。作礼是恭敬。归依是随从。见豪贵人虽加礼敬不必随从。问。九方便中。取五悔时全无余四义耶。答。未详。若是广略欤。可以余四摄五中故。问。云何摄耶。答。归依施身可摄作礼。以菩提心可摄随喜。上求故。喜佛菩萨。下化故。喜众生。善以请法身亦摄随喜。以随喜众生有安乐性。即愿令众生住净法身。

  问。就出罪方便。言二师者何等。答。有云世间出世(云云)更问。

No.2398 胎藏抄

  《大正藏》第75卷No.2398

No. 2398

胎藏抄

  今此大教王者。甚深中之甚深。秘密中之秘密也。本经本疏诸师仪轨。文略仪隐。易迷易谬。近代人师所传各异。学者谁知是非。只仰信我所师。今聊有所思。抄集诸文即有二类。一明印真言。此五卷是也。二明曼荼罗。亦有别抄也。此二具摄玄法两卷仪轨文义故欲令见者而易悟也。然不能详述怀贵在得意(矣)胎藏三密抄卷第一(此中先出自所受轨记。次为对此遂要引诸文。)(然多引秘密要文。不可辄示初学人)

  夫学三密教者。先当知五事。一者必随明师。如义释云。欲入正法者。须依师而学。末代学人。不务近善知识。师心直尔披文由此无效。招破法之缘成无间之业。勿妄操利器自伤其手也。又佛说此法。经文隐互义不明了。义释云。佛具大悲。何不即说迷惑众生耶 答。非有吝也。世间论师。自以利根。以慢心故。不依于师。辄尔寻经。即欲自行。然此法微妙。不依明导终不能成。又恐妄行自损损他故。隐互其文。今彼自力不解。即舍高慢。而依于师。以此因缘不生法因缘(已上)二者内外相应。又义释云。三藏云。西方尤秘印法作时。又极恭敬。要在尊室之中。及空静清洁之处。当澡浴严身。若不能一一浴者。必须洗净嗽盥。以涂香涂手方得作也。又作时须正威仪跏趺等座。不尔得罪。又令法不得速成耳。三者甚深秘密。义释意云。西方作印甚以秘之。不令人见密诵真言。不令人听(云云)准提轨云。结契时。以衣覆手。勿令人见(云云)今世行者全不知之。哀哉。此法将灭不久。四者三密相应。又义释云。凡诵真言作印。喻如耕牛二牛同进不得前后(已上)身口如是。意亦然也。五者祈请圣加。青龙轨云。欲结契者。敬白十方三世诸佛。我等下辈愚钝凡夫。虽掌此印。由如蚊蚁掌须弥山。恐无势力。唯愿诸佛加护我等。令我得成无上正觉。结持此印同佛势力。发是语已至诚礼拜

作礼方便印

  轨注云。持地印 记云。左右二手相背约着。大指小指互相拘之。以印安心。诵真言三遍顶上散之。或说散后一拜 轨云真言曰 唵(引一)曩莫萨嚩怛他蘖多(二)迦野弭嚩入吃质(二合)多(三)嚩曰罗(二合)满娜南迦噜弭(四/私云。迦野弭)(经第七无弭字。嚩曰罗满娜南者。经云播娜鑁娜难。诸轨或阿经或同。今轨但鑁字。经注云。无范反。广大轨注云。)(无旱反)轨云。由此作礼真实言。即能遍礼十方佛。经第七同之。不思议疏云。归命者。众生所重命为最珍。用此宝藏奉献三尊。用真言印等也。以身口意清净业者。舍命归尊言净业也。真言中作礼方便者。申此作礼。真实言者。真言即是实相智。诸尊以实相智为身心。以实相智真言诵。即遍至一时顿受真言礼故。言即能遍礼十方佛

No.2397 胎藏金刚菩提心义略问答抄

No.2397

胎藏金刚菩提心义略问答抄第一

   五大院抄

小僧安然略记见闻以为问答。或勘会诚文。或依准理趣为明教理之浅深对辩五教盖善无畏义释之意。为决行果之疏密简择四释是不思议义疏之旨。若有万一契合佛心愿令自他不退菩提。若违教理览者直刊。又于此中多载两部大法秘密行相。故非大法之人不得辄入其手。于时仁和元年十一月二十日抄毕焉。

  第一卷中大段为二。一释五门三门不同中辩五门菩提心义有疑。二五门中第一释名门中为二。一通释菩提心名义中辩道觉梵汉不同。二别释行愿胜义三摩地三门名义自为三。一释行愿名义。二释胜义名义。三释三摩地名义为二。一通释三摩地名义。二别释为二。一约大日经。二约金刚顶。初大日经为二。一大日尊三摩地中辩胎藏名义。二三部三摩地。次金刚顶为二。一总释阿娑颇那伽三摩地名义中辩金刚喻定金刚界金刚顶名义。二总释五部三摩地观五相成身中辩四人修观义。即身成佛义。

  问。真言宗释菩提心有几门耶。答。此有二文。问。何。答。一菩提心义有五门。二菩提心论有三门。问。五门三门即何。答。文云。菩提心义五门分别。一释名义。二识体性。三辩一异。四明相状。五述行愿(文)论云。菩提心行相三门分别。一者行愿二者胜义。三者三摩地(取意文)

  问。此二文是谁说耶。答。真言目录并云不空私检二文论是龙树造不空译也。菩提心义无造主名。而古德皆云不空造者有疑也。问。疑何。答。文中唯引华严维摩虚空藏菩提心经本业仁王经等。起信显扬论等明显教菩提心。非真言菩提心。又引长耳三藏说亦非真言三藏说。唯一处引大日经疏故有疑也。问。既引毗卢遮那经疏何言非真言义耶。答。大日经义释亦名义记是一行记。何以不空三藏引为证乎。

  问。若尔菩提心论亦云准毗卢遮那经疏释阿字具有五义(文)岂非不空引一行记乎。答。彼是后人。引彼疏文注入论中。而有论本书长行者写生误矣。问。抑大日疏无所引文。何言准疏耶。答。高野十四卷二十卷脱此文也。慈觉大师遍明和上圆成和上圆觉僧正等本并有其文。故知高野抄本脱去。

  问。菩提心义未有古德注云。高野大僧正进官入唐觉法目录中云不空译也。今谓。恐是彼不空集耳(文)此语用否。答。纵令不空集可集秘藏文。何故唯集显教经论。故难用也。问。若终有疑不用彼五门耶。答。真言古德闭目信用。今须言不违古德且用彼文五门。问。若犹用之何故更疑。答。古人云。疑是智之津也。为获明说而陈疑耳。

  问。古德有云。有目录云。菩提心论不空集也。故非龙树说。此语用否。答。论云龙猛菩萨造不空奉诏译。而言不空集者无凭叵用。问。论题下云大兴善寺三藏沙门大广智不空阿阇梨奉诏译。次文初云大阿阇梨云(文)有本此文连书题下。故有人为不空集。何云无凭。答。初云大阿阇梨者是妙吉祥也。龙树承妙吉祥而造此论不空译之。故有正本以大阿阇梨云以为论初文也。而连书题下写生误矣。然三藏灭后有敕于所译经论仪轨皆令着三藏号故。或载存日号如云大广智不空。或加阿阇梨字或载灭后谥号如云大辨正广智三藏。或加存日不空字。唯其位品存日特进是正二品。灭后开府仪同三司是正一品。具出别传可检正文。

No.2396 真言宗教时义

《大正藏》第75卷No.2396

No. 2396

真言宗教时义卷第一

   五大院作

  问。真言宗立几教时判摄三世十方一切佛教。答。真言宗立一佛一时一处一教判摄三世十方一切佛教。问。一佛一时一处一教意何。答。一切佛名一佛。一切时名一时。一切处名一处。一切教名一教。

问。何意立此一切佛一切时一切处一切教。答。常恒三世住一切时身口意金刚。一切诸佛菩萨清净广博藏如来于一切时于一切处常说一切教。今约此意立此义。

问。何名一切佛一切时一切处一切教。答。无始无终本来常住之佛名一切佛。无始无终平等之时名一切时。无中无边法界之宫名一切处。遍一切乘自心成佛之教名一切教。

  问。何名无始无终本来常住之佛等耶。答。真如法界色心实相平等智身名无始无终本来常住之佛。真如法界长短一如名无始无终平等之时。真如法界遍一切处名无中无边法界之宫。虽说真如法界无量乘而皆成真如法界自心佛名遍一切乘自心成佛之教。

  问。若尔即是一切佛一切时一切处一切教。何故亦云一佛一时一处一教。答。若约机缘一切如来身口意业于一切时于一切处说一切教。若约大日以越三时一身之日住无中无边一切一体之宫说无异趣一道之法故云一切佛一切时一切处一切教。亦云一佛一时一处一教。

  问。诸佛人异三世时异十方处异五乘教异。何故必言一身一时一处一教。答。未悟之前佛时处教虽异。已悟之后佛时处教唯一。问。云尔意何。答。譬如有人至亲友家时一亲友一时一处令营一飨。尔时其人眠卧梦见有多亲友多时多处营作多事。觉已即知只是有一亲友一时一处一飨而已。问。合喻云何。答。众生有机感动大日。大日一身一平等时一法界处说一道法。众生未悟则谓多佛多时多处多教。已悟之后即知一佛一时一处一教。

  问。一佛一时一处一教皆并有难皆当会之。第一难一佛云前佛后佛因果各别。若悟一佛何名已悟。答。在因地中虽有前后。至果海中会成一体。是故未悟之者见因谓异。已悟之者了果知一。

  问。诸经论中虽说三界唯识唯心而非无众生各识各心。诸经论中虽说法果一身一体而岂无法佛各身各体。若言修因虽异至果成一则有始终不同之难。答。龙树摩诃衍论建立十识八识如常。第九一切一心识。第十一心一心识。若约一切一心识则一切众生各识各心。若约一心一心识则一切众生一识一心。若约染净本觉染净始觉一切诸佛各身各体。若约清净本觉清净始觉一切诸佛一身一体。若言如迷位异亦悟位异。则有迷悟例同之失。

  问。建立生死本源之义大乘小乘所说各异。且就大乘唯识论等皆说真如不变八识能变。第八识中建立法尔五种性别。是故虽云三界唯识非无各识。何言若约一心一心识则一切众生一识一心。答。就大乘中有权有实。唯识论等释权大乘故。说真如不变。起信论等释实大乘故。说真如能变。摩诃衍论释起信论。然起信论说二种门。一心真如门。二心生灭门。心生灭门中说真如受熏变作八识。摩诃衍论释就此真如受薰义中。更开第九第十二识足为十识。是故若说一切众生五种性别是权大乘。若说一切众生一佛性同是实大乘。

No.2395B 教时诤论

  No. 2395B

  教时诤论

   天台释安然撰

  诤夫一切如来菩提心现证摩诃毗卢遮那五智菩提心殿说。金刚界一十八会法界宫中说。胎藏界大曼荼罗。其十八会第一会云。普贤菩萨受毗卢遮那教。下南阎浮提示八相成道。名曰释迦牟尼如来(文)

  住世八十年说法五十载。赴缘略机作方便说。或云。我是贤劫五百佛中之一佛也。或云。现在千佛之一佛也。或云。莲华藏界百亿释迦中之一也。或云。寂漠世界无数如来中之一也。或云。莲华台上遍照如来。或云。久远实成能仁如来。然而内证五智内体一切量等法界以为体性。大日经云。越三时如来之日加持故。毗卢遮那。三密一切处一切时。于有情界说真言道。又现普贤莲华手等菩萨。普于十方界说真言道。所谓十地此生满足。后有情界业寿种除。种子芽生。大兴善寺阿阇梨云。大日如来内证法门。一切时说一大圆教(文)

  释迦外迹现阎浮提。随一分机作一时说。出生义云。我能仁如来悯三有六趣之惑。常由蕴界入等受生死。妄执空华无而虚计。衣珠有而不知。于是收迹睹史天宫。下生于中印土。赴化城以接之。由除粪以诱之。及乎大种性人。法缘已熟。三秘密教。说时方至。遂却住自受用身。于色究竟天宫。入不空王三昧。普集诸贤。削地位之渐证。开等妙之顿旨。大勇金刚阿阇梨云。一分机熟而为时至。是非谓为普说之时(文)

  此一时中五十年间。开门八万说教十二。华严十地品云。于菩提场始成正觉。第二七日说华严经。提谓经云。起菩提场往鹿野苑迹中摄下始说五戒。密迹经云。成道之后第二七日鹿野苑中说三乘法。伽耶山顶经云。成道未久在菩提场说此经法。十二游经云。初坐树下以为一年。第二年往鹿野苑中为拘邻说。第三年为三迦叶说。第四年中伽耶山顶为龙鬼说。第五年中身子目连而共得道。第六年中须达作十二浮图寺。祇陀太子唯起门楼。第七年在??耶尼国。为婆陀和等八菩萨说般舟经。第八年中在柳山中为屯真陀罗王说法。第九年中在秽泽中为阿掘魔而为说法。第十年中还摩渴提为弗沙王而说法。第十一年□□下为弥勒说修行本起。第十二年还本生国为释□□法。觉妥三藏云。成道第五年说大般若。真谛三藏云。第一法轮鹿野苑中。为五比丘说四谛法。第二法轮成道七年在舍卫国施惠江边。为诸菩萨说般若经。第三法轮成道三十八年在毗舍利国鬼王法堂。为真藏菩萨等说解节经。成道七年说转法轮。次三十八年说般若法轮教。于七年说持法轮。光赞般若云。成道第十二年二月十五日说光赞般若。仁王般若云。如来成道二十九年前已为我等。说摩诃般若·金刚般若·天王问般若·光赞般若。有别本云。说大品等无量般若。智度论云。天上龙宫说多般若。人中寿短不可诵持。天台大师云。成道第六年说鸯掘摩经。第十年说如来藏经。大集经云。如来成道始十六年。即于欲色二界中间大宝坊内说大集经。无量义云。四十余年未显真实。法华经。云如来成道过四十年。菩提流支法□□性论云。如来成道四十年说法华经。天台大师云。□□□载说法华经。法华已后说金光明·方等陀罗尼经。法宝法师云。法华以后说楞伽经·法云经等。涅槃经云。临灭度一日一夜。佛而须跋陀罗云。我年二十九出家学佛道。我出家已来已过十五年。悲华经·遗教经·像法决疑经·菩萨处胎经。皆云如来临灭度时。中阴经云。如来入灭在中阴界。为中阴者而为说法。自余诸经皆云一时。说时年月未见分明。

No.2395A 教时诤

  No. 2395A

  教时诤

   安然和尚所制

  夫我大日本国有九宗教。人法诤论有三国。夫言三国者。一天竺国。二震旦。三日本。言九宗者。有五异说。一传教大师请年分表云。华严宗三人。天台法华宗二人。律宗二人。加小乘成实宗。法相宗三人。加小乘俱舍宗。乃至官符今行于世。二空海阿阇梨秘蜜宝钥十心次第中。列俱舍成实律宗法相三论天台华严真言。前劣后胜浅深不同。三道诠和上群家诤论云。无相宗法相宗天台宗华严宗真言宗。此五宗皆大乘也。律宗成实宗俱舍宗。此三宗并小乘也。应言龙树是八宗之祖匠。七宗乃三论之支流。四莲刚和上定宗论云。若依佛说次第。第一华严宗。第二成实宗。第三俱舍宗。第四法相宗。第五三论宗。第六律宗。第七真言宗。第八法华宗。扬己贬他未谓弘道。今依佛说。八宗皆道。五今检传教大师所承血脉内证。佛法乃有三谱。一达磨付法。二天台相承。三真言血脉大唐陵味沙门智炬。宝林寺传列禅门付法次第。各说一偈以传佛心。以加八宗。今为九宗。宝林传云。南天竺国佛驮跋他罗弟子佛大胜多自于彼国而分六宗。各处行化匠百千众。第一宗名有相宗。第二宗名无相宗。第三宗名定惠宗。第四宗名戒行宗。第五宗名得宗。第六宗名寂静宗。达磨皆化令悟佛心(云云)日照三藏传法藏法师云。近代天竺那烂陀寺。同时有二大德。一名戒贤。二名智光。戒贤轮师有相为宗。智光论师无相为宗(云云)湛然大师释签云。南宗者。初弘成实后尚三论。言北宗者。谓俱舍唯识(云云)三国诸宗兴废有时九宗并行。唯我天朝。

  今辨诤论。开为四门。第一天竺一佛应化不同。第二震旦诸宗师资不同。第三日本诸情计不同。第四三国诸师教不同(云云)第一天竺一佛应化不同。亦分为四。一佛身不同。二应现不同。三说法不同。四结集不同。一佛身不同者。十文不同。一云。释迦文佛是现在贤劫五百佛中之一。如萨婆多部云都率天中五百补处(云云)二云。是贤劫一千佛之一。如无垢称经云。宝盖轮王千子。贤愚经云。德华国王千子并是贤劫千佛。经量部云。一千补处(云云)三云。是贤劫一千佛之一。如悲华经云。一千王子五人大臣。半贤劫中千四佛出。最后一佛半劫中出(云云)四云。是三劫三千佛中之一。如药王药上经云有三千人闻五十三佛名。修行三世三劫各成千佛(云云)五云。是东方百亿佛中之一。如十住断结经云。东方过八十亿恒河沙有世界。名寂汉。中有百亿佛。共议娑婆世界化物。甚深提算。先授先去化物。尔时次第提至释迦。次弥勒。次远吉。次师子佛(云云)六云。是千亿佛中之一。如梵网经云。我今卢舍那方坐莲华台。周匝千华上复现千释迦。一华百亿国。一国一释迦。各坐菩提树。一时成佛道(云云)七云。是如来十地初地之佛。如大乘同性经云。佛有十地。一名甚深难知。广明智德地。二名清净身分。威严不思议明德地。三名善明月憧宝相海藏智地。四名精妙金光功德神通智德地。五名大转威严明德地。六名虚空内无垢炎光开相地。七名广胜法界藏明界地。八名最净普觉智藏能净无垢遍无智通地。九名无边亿庄严藏回向明地。十名毗卢遮那智藏地。释迦牟尼如来。阿弥陀如来。莲华星王如来。龙主王如来。宝德如来。得初地佛(云云)八云。是久远实成之佛。如法华经云。然我实成佛以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不可思议那由他阿僧祇劫常住不灭(云云)九云。是普贤菩萨之变。如金刚顶十八会指归。云一切如来大菩提心。普贤菩萨受毗卢遮那如来教令。下南阎浮提示现八相成道(云云)十云。是毗卢舍如来法门之身。如大日经云。毗卢那如来齐以下现释迦牟尼生身眷属(云云)大勇金刚阿阇梨云。法界宫中本来自觉摩诃毗卢那如来。是为一切修因向果如来。所证无处。若至此处更无差别。为有机缘。说一说异而已(云云)不空金刚阿阇梨云。若是本觉乃无报身报从满立是圣教(云云)今会云。莲华三昧经云。归命本觉心法身常住妙法心莲台本来具足三身德。三十七尊住心城。远离因果法。然具无边德海。本圆满还我顶礼心诸佛(云云)天台大师云。十界十如诸法实相。是为如来所证之境(云云)湛然大师云。佛果已满从事而说。初地初住分具十界。乃至凡夫但是理具(云云)乃知佛界菩提是报佛之因。修成之佛因果常具本觉之佛准之可知(云云)

No.2394 大日经供养持诵不同

  No. 2394

  大日经供养持诵不同第一

  大悲胎藏嘉会坛中修灌顶时七日行法(六日行法)

  经中诸品前后相补有六行仪。今略出之

  第一大悲胎藏嘉会坛中修灌顶时七日行法

  出入漫荼罗具缘真言法品。及转字轮漫荼罗行品。两品相补共成一坛。无畏三藏摄大仪轨中卷行法盖用此意。若欲长时习持诸尊普念诵法当以七日行法日日三时修之。何者诸佛菩萨促无量劫在于一念。延于一念在无量劫。修短无碍入法界故。如今行者觉此行故(第七夜。义释云。秘释正以道机嘉会为时。或促百劫为一夜。或演一夜为百劫。长短在缘无有定限)道场以外众多行法具如供养法事业品及苏悉地。苏摩呼等

  择地法 同伴法 护身法 结界法

  朝起法 夜眠法 扫坛法 除萎法

  洗器法 辨供法 饮食法 事业法

  上厕法 触秽法 澡浴法 洗净法

  除障法 缚魔法 著衣法 往堂法

  一一各有 众多印明 如彼广教

  当具用之

  一入堂法

  初至道场门洒净(有印明)大悲成就云。更须洗嗽。次称吽三声。并观圣众遍满道坛(有印)或有印明。

次口诵真言而入(有印明)

  次入道坛已。合掌作礼。心念口言

  诸佛菩萨 大法王等 常住真身

  我之肉眼 不亲知见 愿以道眼

  见我归依(作是心已亦当口言)

  我今敬礼(三业五体投地而礼。此偈出大悲成就)

  次忏悔发愿而言

  我从过去世 流转生死海

  恣身口意业 及嫉妒悭吝

  邪见覆心故 违越三昧耶

  今对大圣尊 尽心而忏悔

  如先佛所忏 我今亦如是

  愿垂加持力 众生悉清净

  言已作礼。此偈出妙吉祥法

  二加持供物法

  初以香涂手修净三业(有印明)

  次烧香逐除恶鬼神等(有印明。出大悲成就)

  次加持香水。洒净自身供物道场(使者印明)

  次加持五供。如次陈烈(使者印明)

  三警觉地神法

  初启白而言

  敬白十方 三世诸佛 我等下辈

  愚钝凡夫 虽掌此印 犹如蚊蚁

  掌须弥山 恐无势力 唯愿诸佛

  加护我等 令我得成 无上正觉

  结持此印同佛势力(至诚而礼。此偈出青龙本)

  次修九方便(各有印明。玄法本为十三方便。睿山九方便前先修唱礼。或唱礼前先修神分。并是随方行仪)

  次初?字门观(此观出摄大轨。师加印明。秘云。是入佛三昧耶之种子也)

  次入佛三昧耶(有印明)

  次法界生(有印明。摄大轨云当住于囕字)

  次转法轮(有印明。摄大轨云风轮风种子)

  准义释说三三昧耶为欲同三种佛身成三身眷属作三种事业加三部眷属

次金刚甲胄(有印明。师加唵砧)

  准义释云。次入法界作佛事故。义释亦云。作如来身时用如来甲。作金刚身时用金刚甲。当转换用之。又准苏悉地等以如来肉髻圆光诸相而自严身。尤善。或可通用成辨诸事真言作之。私云。义准作莲华身时用莲华甲。又作诸尊各用某甲。故乌刍沙摩等三部三昧耶后用根本印诸相好印诸道具印。然后修道场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