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471 金刚界九会密记

No.2471

金刚界九会密记

  

求法沙门元杲记

先明成身会品意。言成身会者。总说九会成身义品名也。非九会数内。若谓九会内时。九会中似无羯磨会。何无乎。或云。中央会名成身会。若尔者。羯磨会在何处乎。凡云仪轨不具说九会。以何云尔。何不究说。又云供养会品末金刚拳大印等四印真言名四印会。未知所据。是等皆似不得仪轨意。其趣至下可知。问答中具决。今谓。中央之会名羯磨会。现羯磨身会故。言羯磨者。事业具足之义也。今此法者。文隐义深。不寻难知。成身会品中皆有九会。其九会间有成身义。凡真言门成立尊体。其观已定。先其种子变成三昧耶身。三昧耶身变成羯磨身。言羯磨身者。凡如人体诸相具足之身也。今九会仪式先现降三世身。可为成佛障三世怨敌皆悉降伏。现其降三世身时。先以短声吽字为种子现三昧耶身。是降三世三昧耶会也。即仪轨说极喜三昧耶也。凡诸尊三昧耶形皆其所持物也。降三世尊持弓箭。极喜三昧耶是射厌离心大悲箭也。其三昧耶者是本誓义也。如千手经说如意之手饶财宝等也。仪轨云。极喜三昧耶警觉本誓愿(云云)言极喜三昧耶者。是降三世三昧耶会也。次说降三世印真言。是降三世会也。彼三昧耶身变成降三世羯磨身降伏三世怨敌等义也。是则断除烦恼所知二障义也。左足踏自在天表断烦恼障也。右足蹈乌磨后表断所知障也。烦恼障粗故喻男强踏。所知障细故喻女和蹈。但形现忿怒。心是慈悲也。凡夫忿怒自瞋恚而发。如来忿怒自慈悲而发。大自在天是外道所尊敬也。能敬所敬共是烦恼业苦所为。是故内住慈悲外现忿怒。先伏其尊令断二障入阿字门。如我令证菩提义也。已降伏其尊。况其党乎。但此会有未决之事。曼荼罗外院天等位四维有其事。后贤者寻勘可存之。次得成转轮之主宰。转大法轮摧彼厌离。轮即灭二乘种。然后始发菩提大欲自成大染智。菩提大欲圆满成大悲种。所以大欲大乐不空身为理趣会。是故理趣释以大乐不空身真言十七字为理趣会十七尊种子。但彼释文所出真言与此仪轨所出真言颇有不同。彼释省文替句。始自唵字成十七字为十七尊种子。今就仪轨记之。可用仪轨真言欤。但仪轨真言又不同也。或本有十九字。或本有十八字。先就汉字萨怛吠。不注三合萨字别置。怛吠注二合。是成十九字。三字注三合时成十八字。又就梵本。或本萨字别书。怛吠二合书之。是成十九字。或本三字为一字三合书之。是成十八字。此本胜欤。就其本十八字中省一字为十七尊种子时。唵字别置为总摄字。次十七字配十七尊。似有便宜。是岂乖释文乎。既以陀罗尼字配十七尊。是彼理趣释意也。何乖其文乎。后学者纠勘可定。若可为二说乎。显密法门之中。如此之时成数释是例事也。二说无难欤。但恐忝以理趣释文为一说。以拙笔所记为一说而已。抑设有陀罗尼字不同耳。凡以大乐不空身真言配彼十七尊为其种子明。以大乐不空身印明为理趣会也。彼理趣释省文替句。可见彼释。次发大悲愍心召诸有情罪。皆净三业令灭决定业。我与众生其菩提心同令圆满。是理趣会行相也。次至五相成身观自身净月轮。上一大莲华中诸尊摄入如镜与影。自身即本尊身也。然则一切诸尊皆入本尊御身。其御身外更无余尊。唯其一尊住智拳印。是一印会也。次诸佛加持时。四佛先现围绕随从大日如来。以其随从号加持也。然则四佛加持是四印会也。但四印会有五尊。是大日如来为中尊。四佛随从也。以其随从四佛为名而号四印会也。次奉宝冠系缦。是供养仪也。即为供养会。或传四佛系缦之次行宝印。是供养意也。此传似宜。或说云。可有五佛系缦。即出其印真言。是犹难信。即为奉饰大日如来四佛各奉系缦。何有毗卢舍那系缦乎。大日如来是所严尊也。唯可有能庄严四佛系鬘也。次至现智身见智身·四明·陈三昧耶有微细行相。是微细会也。即仪轨云。谛观于相好遍入金刚已(云云)言金刚者三股杵也。其遍入金刚见曼荼罗也。微细会诸尊皆以三股随其身也。次至道场观结如来拳印。先观种子变成三昧耶身。是三昧耶会。次观其三昧耶身变成羯磨身。是羯磨会也。然则言成身会者。是说九会成身仪品名也。非九会其一也

No.2470 具支灌顶仪式

  No.2470

  具支灌顶仪式

  先三摩耶戒。

  若于东寺行者。始从大马道仪式至于堂前行事如结缘灌顶之时。若于他处行者。随所之便宜可有左右之定。

  阿阇梨房南面仪式。

  持金刚赞众等进到阿阇梨房前庭。左右相分。房方为上。上﨟前列立。但铙拔人不因﨟次。以其可为赞首。次阿阇梨南面而坐。可播道具。五股自持。余金刚铃等可令执于持金刚众。可以花莒令执赞众。

  次从左右职众间。持播二人为前可持入舆盖等。近亭前程。持播者立留令入舆盖等。

  次阿阇梨弟子以座具敷舆。

  次阿阇梨乘舆。次发赞音(四智赞铙拔三返)

  次第三度拔间乞戒师持香炉立舆前。其左右持幡者分立。

  次第三度拔声相次无间断只打初段。职众步行随即舆行道间无赞音。只打铙拔。下﨟前立行。

  次舆后十弟子左右相分行。执物如例(可加执靸鞋童。)。

  次新阿阇梨及弟子并威仪僧等群行。

  次到堂前职众犹赞为前列立。拔声不止。

  次寄舆堂前。即下舆上堂。即登高座。但先于高座前向东西而礼。是拜两部界意也。

  次职众折上﨟前上堂。即堂前二重立。持金刚众前立。赞众后立。

  (押纸曰)

  先列(但一打)次职众可立寄西方。

  次大阿阇梨经高座东至后。先向佛前礼拜(先西次东)

  次向高座跪。开扇置念珠(贰悬左腕)

  次左辟上置五??。护身结界。

  次取五??抽掷。巡逆加持。

  次登高座。次职众行道。次大阿阇梨涂香。次三部被甲等。次加持香水(以五??加持之)

  堂内自他普洒之。

  次地结。四方结。虚空网。火院。四佛系鬘。五佛灌顶。次振铃。次职众三匝了着座。

  次新阿阇梨入幕内。着礼盘三度礼拜随。即大众总礼。次新阿阇梨(二丁)。礼佛颂(在别纸)。三度礼了(丁)。次呗。散华(丁)。次新阿阇梨表白。神分。次又颂(在别)了一礼。

  次持金刚众绕高座三匝而着座。但弟一人持铃置高座前机。其间阿阇梨加持香水。堂内自他普洒。护身结界。即振铃。

  次赞众惊铃声止拔声。各着座。

  次新阿阇梨暂居别所(高座北方。十弟子威仪僧同之)

  次乞戒师着礼盘(未着礼盘之间。持金刚众中寻﨟次可着)

  次乞戒师三度礼拜随。即大众总礼。

  次乞戒师唱礼佛颂(其文在别)

  次法用。云何呗。毗卢遮那散花并佛名(在别)

  次笼高座礼盘垂幕(堂庄严时系设暂上。临时可下欤)

  次新阿阇梨入幕内。

  次乞戒师表白神分并劝请(即下礼盘可去)。

  次令取去礼盘(一方不用别乞戒师。即新阿阇梨乞戒。其时不取去礼盘。新阿阇梨犹不下礼盘而坐)。

No.2469 不灌铃等记

No.2469

不灌铃等记

  不动三三摩耶摄召印。

  二手内缚。二小指立如钩形。明用慈救咒。

  五大尊总摄印。

  外缚五古。

  ●●●●●。

  三昧耶。

轮上剑(不)五??上剑(降)三??上剑(军)独??上剑(大)羯磨上剑也(金)。

  三部总摄大阿阇梨印。

  定惠虚心合。开二头指。归命●。

  次同印开二中指。归命●。

  次同印开二名指。归命●。

  观八叶莲花坐九尊。即法界宫也。●法界宫中坛场上有●字成八叶大莲花。中央花实上有●字成法身如来相。好威仪了了分明。八叶同各有●字成四佛四菩萨。

  ●●●●●(外缚五古印)。

  同有●字成五峰金刚杵。出生五部诸尊。所谓三十七尊也。

  归命●(内缚五??印)。

  (已上实惠僧都秘口。益信记之)。

  圆城寺僧正口决云。

  五部铃杵者。率睹婆铃。以轮为杵。杵上置之五??铃。五??杵。

  宝铃。宝杵。

  一??铃。一??杵。

  三??铃。三??杵也。

  三部铃前来。

  宝铃一??铃。贞观寺僧正和尚私所造也。以我师说眼前传之。

圆城寺护摩堂壁图

东寺讲堂五佛等图

T78006601.GIF

大会不见。以大日如来可奉为本尊。亦秘隐甚深义趣。且说浅略曼荼罗也.

  根本印.

  以两手背相附。收二头指。以二小指屈于掌中。以大母指各押二指置于心上。诵经中●●●七边.

  不动.独??印。慈救明。

  无尽藏印言。大惠刀印。

  四大明王等印言。如常。

  真言最初场。公家御祈。大师始令行之。灵验尤有之。

  护摩坛(实惠大德)十二天(信济)圣天(真雅)

  延喜二十二年正月八日。沙门真寂。

No.2468 要尊道场观

No.2468

要尊道场观

  

石山道场观总目录

  

卷上

  

大日 弥陀 药师

  释迦 法花 佛眼

  不动 降三世 军荼利

  大威德 金刚药叉 爱染王

  尊胜 六字经 孔雀明王

  延命 圣观音 千手

  马头 十一面 准提

  如意轮 不空罥索 随求

  般若 文殊 虚空藏

  普贤 地藏

  

卷下

  

十二天 欢喜天 毗沙门天

  吉祥天 摩利支 北斗

  诃利帝母 大自在 辨才

  冰迦罗 迦楼罗 神供略

  水天供 地天供 土公供

  施饿鬼 深沙 童子经法

  金轮 佛眼 白衣观音

  大佛顶 释迦阿閦

  定光 善名称 四臂不动

  大势至 药王 持世

  马鸣 龙树 叶衣

  弥勒 梵天 帝释天

  焰摩天 妙见 尊胜王

  大黑天神 东方持国天 南方增长天

  西方广目天 火天 风天

  诃利帝母 摩利支天 辨才天

  神供次第 水天 地天

  一字金轮 白衣

  上卷

  阿弥陀 药师 释迦 法花 佛眼

  不动 降三世 军荼利 大威德

  金刚药叉 尊胜 六字 延命 圣观音

  千手 马头 十一面 准胝 如意轮

  不空罥索 大随求 般若文殊

  虚空藏 普贤 地藏 十二天 毗沙门

  吉祥天 摩利支 北斗 诃利帝

  深沙 大黑 神供 十八道颈次第

  

下卷

  

金轮 大自在 弥勒 阿閦 定光

  善名称 白衣 大势至 药王 持世

  马鸣 龙树 妙见 迦楼罗 冰迦罗

  持国 增长 广目 帝释 焰魔 辨才

  叶衣 孔雀 爱染 欢喜 八字

  金刚童子 童子经 白衣真言

  叶衣真言 水月真言 尊星王

  太元印真言 四天王 大佛顶心明

  炽盛光佛 普世天印真言 求闻持

  光明真言 地天 泥塔 八大菩萨印等

  八大明王 台藏十三会 开眼

  不断念佛 七佛 金刚藏王 诸尊通用

  杓观 护摩略次第 护摩涂坛

  受衣法 破坛 持斋法 双身六字

  降三世 金刚夜叉 大黑

  要尊道场观卷上(依两界或各本轨意集之)

  大日如来

  结大羯磨印。十度外相叉。二大指二小指相柱是。结此契已置脐上。观世界下方有●字。放浅青色光。成一大虚空轮。其形团圆。其空轮上有●字。放黑色光。成一大风轮。其形半月。其风轮上有●字。放赤色光。成一大火轮。其形三角。其火轮上有●字。放白色光。成一大水轮。其形圆形也。其水轮上有●>字。放黄色光成一大地轮。其形方也。其上有大海八功德水。其上有●字成金龟。其上有●字。成妙高山王。四宝所成。其边有●字。成七金山及大小铁围山。围绕妙高山。山间有河。八功德水流出。如是观已。可诵其种子一遍。所谓欠●含●囕●鑁●暗●钵罗(二合)●素●剑●也。即结大海印旋三遍诵真言♂

No.2467 五部肝心记

  No.2467

  五部肝心记

  着座。普礼等。涂香。三部被甲。香水。加持供物(军荼利半印/枳里枳里明)览字。净地。净身。

  净三业。三部心。后被甲。金刚起。五方礼。遍礼。开白。五回。五大愿。四无量观。胜心。金刚轮地结。四结。金眼。合掌。金缚。开心。入智。合智。普贤三昧耶。极喜。降三世。莲华三昧耶。法轮。大欲。大乐。不空。召罪。摧罪。业障除。成菩提心。

  闭目合口。以舌拄腭。鼻梁悬心。结妙观察智印。先数出入息令微细。即诵真言曰:

  三摩地等。观一切诸法。如幻如炎、如干闼婆城。如火轮。如空谷响。不见身心住寂灭平等究竟真实智。次通达菩提心者。遍虚空诸佛弹指而惊言。汝之所证处是一道清净金刚喻三昧及萨正觉改印。行者闻惊觉。定中礼诸佛言。

  唵萨嚩怛他蘖多(等)

  白言。唯愿如来。示我所行处。诸佛同音告。汝应观自心。已闻是教已。久住观自心不见自心相。白言。我不见自心。此心为何相。诸佛皆告言。心相难测量。授心真言曰

  唵阿娑嚩(二合)贺唵唧多钵罗(二合)等

  即如教诵真言见自心。满月在轻雾中。踊跃心欢喜言。我已见自心。清净如满月。离诸烦恼垢能执等。诸佛告言。汝心本如是。为客尘所翳。菩提心为净

  次修菩提心者。诸佛告言。汝观净月轮得证菩提心。授此心真言密习而观察。唵冒地悉多(等云云)

  如教诵真言唵等。见心月轮圆满益明显

  次成金刚心者。于净月轮上有鑁吽怛落(二合)纥里(二合)恶。各成三昧耶身。

  唵底瑟姹(二合)嚩曰罗(二合)罗怛那(二合)

  次广金刚者。其三昧耶身渐大渐舒。遍满小千中千界乃至大千界。

  唵娑颇罗缚曰罗罗怛那。

  此三摩耶身放大光明照曜。六道众生离苦得乐。

  次敛金刚者。想是三昧耶渐敛渐小量等己身。即诵真言曰

  唵僧贺罗嚩曰罗罗怛那

  次证金刚身者。即念自身成五部界会。空中一切诸佛悉皆入此中合为一体。

  唵嚩曰罗罗怛那怛么句含。

  次佛身圆满。自知是三昧耶各变成五佛。中方尊身色白色。坐白莲华。左手执钩。右手持宝。东方尊黄色。左手持钩。右执金刚杵。横当胸上置宝。南方尊身青色。左手钩。右执三辨宝。西方尊身红色。左钩。右执莲花。上置宝。北方尊身色黑紫。左钩。右执羯磨。上置宝。五部皆是一身也。

  鑁吽怛落纥哩(入)恶(入师说云可诵/五十万遍)。

  既成本尊身。五部圣众皆围绕我(云云)。

  唵萨缚怛他蘖多避三菩提缚曰罗(二合)罗怛那怛么句含。

  次四佛加持。五佛灌顶。四佛系鬘。

  甲胄。结胄。现智。见智。成佛。

No.2466 高雄口诀

  No.2466

  高雄口诀

  条目

  温室洗浴法·raM vaM·二字义

  上堂法入厕秽所

  洗漱等法二种沐浴义

  礼佛法食时法

  奉献供具法六种供养义

  四种五种两部修法色法差别义

  珠数法四种念诵义

  四种萨埵义五佛所坐义

  四礼法归命义

  奉请奉还解结等义献佛菩萨物法

  加持饮食法阿梨陀印法

  消恶梦诸怪法劫波三义

  余教佛果未入真言门义

  二种释义大自在义

  三劫成佛义求上摄下义

  万劫修威仪义佛菩萨梵语义

  五乘一异义二种成就义

  声音文字同异义梵汉文字种类义

  句逗义五部梵语(并)诸印真言·sa·字十二转义

  四菩萨方位(并)配属四重九识

  观音当大悲证菩萨义

  醯醯童子义阿兰若义

  二手两目配当义准提经字义

  止观俱行义月轮观(并)四种三昧义

  明妃明王等分别义五种法内外义

  五种坛样义五种法真言义

  一真言具四摄义五种法始行时分义

  五部忿怒尊义五种法互具义

  供物置坛法置供物方处义

  四种曼荼义五类天义

  香水加持通别义不动剑印义

  四曼本修义阏伽水义

  撅墙纲(并)烧香表示义

  高雄口诀

  以天长七年十月十五日戌时始承曼荼罗次第法

  一。最初教温室洗浴行事。即教词云。天竺国法。于浴池中沐浴。更无浴室(云云)。

  初入浴室即扫净彼室内。洒香水烧香。次以灰土等净洗汤船了。即令入汤也。次未入汤船前就座。则用三部护身(并)被甲加持自身已。次可结界(可用结界咒)脱衣但着净衫内衣至汤船所。即以阿罗牟字先观彼汤(即是火光三昧也)观烧失诸秽恶等物。即从牟彼牟字涌出净汤入满船中。作右手三指印。以枳利枳罗真言加持一百八遍了。明曰。唵枳利岐罗缚萨罗吽发吒。次作前印诵唵阿弥利帝吽发吒。真言。亦同加持了。次作阏伽印掬取其汤。向本尊所住方捧持。先以百字真言加持之。次以本尊真言加持。复以阏伽真言加持了。即以二大指弹散也。奉供本尊(并)十方诸佛念。临将沐浴时。观置本尊等曼荼罗。亦观置己身中。次设三三九丸土若澡豆。即用真言。加持。明曰。唵枳利枳利发吒。了即脱内衣。以三丸浴从腰以下。次以三丸从颈以下。后以三丸浴颈以上也。其浴中间及至迄浴竟。不余念而一心诵真言。明曰。

  唵佉佉梨临发吒。次则七万反观其浴汤于忉利天欢喜池中沐浴(此且据事也。不极旨之理。谓曼荼罗中沐浴也)其天有须弥顶。此须弥者。据真言门。约因云菩提。若约果者称法身也。所以尔者。其山七宝所严故。又不动义故云尔也。浴毕持净香汤。作阏伽印。掬取其汤。献我本尊始十方诸佛等了。次洗已身了。思(万遍)先所观置汤中曼荼罗。皆遍入我身中。念了则就座。被着衣服解前结界也。三部护身了。次理须参入堂。然随宜方入房了。若堂若室。当还归时。左右不顾直进。则以其我足念蹈莲华往。

No.2465 桧尾口诀

  No.2465

  桧尾口诀

  佛眼法 金刚寿命法

五大尊位 六足尊真言印

忿怒法 五忿怒主伴

怨形 七日等不解界

护摩有多事 闰月小月宿

炉诸尊位 阏伽等偈

诸部相应物 息灾等真言

  口决云。若寂灾结佛眼。佛眼尊者有二。一大日变。二者金刚萨埵之变也。若大日变者。于台上置大日如来之种子(谓鑁字也)并置佛眼尊种子(谓鲁字亦宁字也)观想。大日变成佛眼尊。于下金刚萨埵本位。置大日如来(金刚萨埵变成佛眼尊位于台上故。萨埵本位在大日如来也)请时诵佛部百字。加四明都请佛部诸尊。次诵佛眼真言。加四明也。正供养时诵佛眼真言也。若舍佛眼尊供大日如来者。请时诵佛部百字真言加四明。次诵佛部根本真言加四明。正供时诵当部百字若根本真言耳。若用佛眼真言。供百八时亦加持物时皆用佛眼真言也。但印时念诵始时五部百字加持。先即作佛眼印加持五处。及开五眼已竟(言五眼者左右头中指之间。其二大指之间。其一二大指本与二中指下之间。其一二小指之间。其一是言五眼也)上明印五眼也。言自身开五眼者。作印既加持五处(谓额右左肩心前喉也)讫次开五眼(谓以印摩右眉。其一左眉。其二右目。其三左目。其四两眉中间。引至鼻上是也)即不散印。右旋摩面轮三遍。然后顶上印散耳。准佛眼印作降伏法时。作忿怒真言印加持之。钩召·敬爱·及增益。随各各部百字及根本。以其各各真言印加持所处亦如是(若余别法真言印准之行之)上明作印加持所处也。但请时诵相应部百字。然后诵当时尊根本真言而请来。百字及根本终皆加四明请之。若五部主法者。随百字及根本以请来亦如上也。正供时。若部主法者用当部百字真言若根本真言。皆加四明及加祈愿词。●●●●●等字随时法耳。若别法者用别别各各根本等真言耳(四明及●●等准之耳)次阇梨传大阇梨口说云。息灾时若于台上置佛眼尊种子时。更不安大日种子。而即想大日如来(大日遍于诸尊故也)若请他尊安于台上时。亦不安大日如来。假令宝生尊安台上时不安大日如来。言大日遍于诸尊故。互成主伴之义故也。其宝星本位亦不安大日。但可空(准之他别别尊等亦如是)言部母部主相对供者(约别法受者为言。若五部大法受者更不尔。既共部主及四波罗蜜等故。部母于四波罗蜜摄故。四部部母大圆镜智波罗蜜·平等惟智波罗蜜·妙观察智波罗蜜·成所作智波罗蜜。如次金刚部母·莲花母·羯磨部母摄。但佛部之母遍于四摄。若五智者摄法界体性智耳。佛眼印加持。普供养后五部百字。先加持五处及开五眼。但诵彼真言念诵真言也)所生可生悉地之功德。回向佛眼尊。所以然者。为坚固摄在正悉地之功德故也

No.2464 五部陀罗尼问答偈赞宗秘论

  No.2464

  五部陀罗尼问答偈赞宗秘论

  凡一百八问偈赞五百二十行

  谨依诸经律论等妙义。修真居士问秘密上人曰。法海宽深非凡所测。真言密藏劣慧难窥。常闻一乘之教三世同宣。不二之门十方共说。法本平等无是无非。理绝往来谕非声唱。视之不睹其色。听之不闻其声。湛若虚空清净无染。岂非大道乎。今言陀罗尼者不审是何句义。如来偏赞福利殊深。且文字与世不殊。竹帛与俗书何异。若无法名相。总持之号何来。既因声而有言。文字而立句。方知万像皆色摄之岂唯兹门不属相乎。既是有相相乃非真。虚妄之谈何乖何误。弟子以怀迷滞咨诀无由。于此教门殊未通会。幸垂开示以解疑情。一种金言何胜何劣。请为宣说

上人答居士曰。子得其绪未识其端。不睹皇居壮焉知天子贵。不睹莲华大宁知池水深。不登峻岭莫测天之高。不入深谷岂知地之厚。俗尚如此况圣教也。我大法王。大悲普覆矜念含生。三界称尊于法自在。随根设药应病施方。偏赞总持良由此矣。一为众生根钝。生逢劫浊之时。三毒峰高业海无涯。无明炽盛慧日潜耀。如来大悲演此胜妙。而恐诸子颠坠邪山。是故经曰。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名为圆觉。流出一切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又佛顶经曰。从此陀罗尼出生十方一切诸佛。降伏诸魔制诸外道坐宝莲华于微尘国转大法轮。能于十方摩顶受记又曰。若不持此咒而坐道场。令其身心远诸魔事。无有是处。况幢尘落影土散枯骸。垢水下沾衢风拂体。如兹胜事难可具宣。诵习见闻罪超累劫

子疑奥旨测度兹门。若管窥天宁知边际。状将寸草拟欲量空。恰如小迹之微虫。岂知大海之深广。且朝菌不知晦朔。蟪蛄宁辩春秋。巨岳非衡石可量。玄虚非尺丈所辨。往昔菩萨早以问佛。非尔一人能为思忖。汝暂谛念吾为汝宣。准胎藏经。执金刚秘密主得未曾有而说偈言。佛说真言救世者。能生一切诸真言。摩诃牟尼云何知。谁能知此从何处。谁生如是诸真言。生者为谁唯演说。大勤勇士说中上。如此一切愿开示。然菩萨所问非是不知。示相怀疑假申问答。如来因此广开秘密之胎藏。根原三百卷。西方具有此土不传。根钝难宣略成七轴。顶经十万余偈三卷流行。秘密瑜伽二九会说。摩呼律教微细难穷。悉地观门修证之理。易名化现罕测其涯。布字三摩无相之法。护摩灌顶皆契真乘。密印炉坛千佛字轮字母文便观门。三密精进顿超祇劫。因深果远非汝所知。功力难量徒为思忖。故净名经曰。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居士曰。余闻巨岳岧峣因积尘而成大。洪波浩荡藉涓流以成深。□□□□□□□而立名。国君至尊假万姓而立称。夫子入庙每事问之。如何上人涉遐自迩。慢古轻今曰非汝所知。说何容易。此恨心迷圣境法理铿锽。性海幽深凡智莫测。故来至此。本欲问津遇导师。返居迳住。往闻不轻菩萨普礼四众于街衢。无上慈圣犹为那律而穿线。岂为逢我山增峻慢海无涯。不乘小舟荆棘塞路。今欲与上人切磋于密教。论大道之正邪。定得失于此时。传万古将不朽。愿垂宽宥智剑潜撝。未审上人情怀可否上人答曰。子来问道道本无名。论理正邪理非言说。子何听潺声于谷下。比海潮而测音。将萤火于余耀。与轮光而竞照。自行百里不信有千里之夫。自负百斤不许有千斤之士。君子责己。小人责人。奈何持布鼓于雷门。引小潨而并海。且高楼悬鼓宁非叩方鸣。智等洪钟随撞击之大小有疑请问打听芳音。未见无水脱鞋先搔待痒

No.2463 秘密三昧耶佛戒仪

  No.2463

  秘密三昧耶佛戒仪一卷

  夫欲发无上菩提之心应先深心观察。十方诸佛清净性海湛寂圆明本无生灭。广大无碍无相无为常寂灭相。愍诸众生为诸妄想烦恼迷覆净心不觉不知。昏昏默默贪瞋痴毒日夜烧溺。六贼攻劫五欲缠缚。昏狂既盛无所觉知。愍念此辈从大悲流演化身不生而生无相现相。假起言说示现去来。皆为怜念我等众生起方便智施权实教。为欲引导利钝根性施设种种顿渐法门。是故我等惭愧。诸佛慈悲方便愍念众生沉沦苦海。应当发起广大之心

  誓愿断除一切众恶

  誓愿修习最上法门

  誓愿度脱诸众生界

  一切有情誓求速证

  无上菩提诸佛胜果

  是故发起菩提之心

  所谓菩提心者。即是诸佛清净法身。亦是众生染净心。寻逐根源本无生灭。十方求之终不可得。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妄心流转即名众生染污之身。开发照悟即名诸佛清净法身。故不增不减经云。不离众生界有法身。不离法身。有众生界。众生界即是法身。法身即是众生界。又言。众生界清净应知即法身。法身即涅槃。涅槃即如来。以是观之。一切众生性净法身与诸佛身本无差别。而诸佛如来。昔在因地迷本法身与我无异。然发大精进勤修正行已成正觉。我今云何贪恋游泥不起正行。故发是心。又观众生沉沦苦海没生死河。迷自心源丧失惠命。愍念彼等与我法身平等无二。云何信任不垂救拔。是故勇猛发起大悲度诸众生破魔怨敌。是故发起菩提之心

次应启请一切诸佛

弟子(某甲)等。稽首和南十方诸佛毗卢遮那清净法身报身化身万德圆满一切如来及诸菩萨摩诃萨众。降临道场以大慈悲拔济我等。以大智慧照明我等。今者为欲发起大菩提心。弃舍生死破坏魔众。摧伏外道超越二乘誓求诸佛大悲行愿。是故我今归依顶礼。普礼真言曰

唵萨嚩怛他蘖多(引)跛娜满娜喃迦嘘弥

南无东方阿閦佛乃至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次应供养

弟子(某甲)等。愿以清净殊胜香花憧幡宝盖饮食灯烛。常愿供养一切诸佛及诸菩萨一切贤圣

  以我功德力 如来加持力

  及以法界力 普供养而住

普供养真言曰。唵誐誐囊(引)三婆嚩嚩日罗(二合)斛

至心忏悔

弟子(某甲)等。从过去无始已来乃至今生至于今日。无明迷覆违失净心。妄想攀缘起诸分别。贪嗔痴等无量烦恼。忿恨悭嫉诸随烦恼起诸我慢谤佛法僧。侵夺盗窃一切财物。故杀误杀损害众生。纵恣愚痴起诸贪染。饮酒食肉及以薰辛污秽伽蓝浸损常住妄言绮语恶口两舌。破戒破斋五逆十恶。如是等罪无量无边。我今至诚发露忏悔。愿罪消灭。灭罪真言曰

唵萨嚩跛波捺贺(引)曩嚩日啰(二合)野(引)婆嚩次应授戒

No.2462 三昧耶戒序

No.2462

三昧耶戒序

遍照金刚撰

  

若夫一千二百草药。七十二种金丹。悲身病而作方。一十二部妙法。八万四千经教。哀心疾而垂训。身病百种即方药不能一途。心疾万品则经教不得一种。是故我大师薄伽梵施种种药疗种种病。五常五戒即愚童持斋之妙药。六行四禅则婴童无畏之醍醐。二百五十之戒四念八背之观。十二因缘十二头陀。遮人我而证三昧。带法执而得涅槃。斯乃声闻之教药。缘觉之除病。无缘起悲幻炎观识。六度为行四摄作事。三祇积功四智得果。斯为他缘大乘之方法。舍无我而得自在。观不生而觉心性。挥八不以断八迷。掷五句以拂五边。四种言语道断而无为。九种心量足绝而寂静。是则觉心不生之妙术。观自心于妙莲。喻境智于照润。三谛俱融六即表位。是则如实一道心之针灸。况复喻法界于帝网。观心佛于金水。六相十玄织其教义。五教四车简其浅深。初发成正觉三生证佛果。是则极无自性心之佛果也。如是妙法并皆契其机根不思议妙药。自上诸教他受用应化佛之所说甘露。今所授三昧耶佛戒者。则是大毗卢遮那自性法身之所说真言曼荼罗教之戒也。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比丘比丘尼清信男女等。欲入此乘修行者。先发四种心。一信心。二大悲心。三胜义心。四大菩提心。初信心者。为欲决定坚固无退失故发此心。此有十种。一澄净义。能令心性清净明白故。二决定义。能令心性淳至坚固故。三欢喜义。能令龂除诸忧恼故。四无厌义。能令断除懈怠心故五随喜义。于他胜行发起同心故。六尊重义。于诸有德不轻贱故。七随顺义。随所见闻不违逆故。八赞叹义。随彼胜行至心称叹故。九不坏义。专在一心不忘失故。十爱乐义。能令成就慈悲心故。大悲心者。亦名行愿心。言外道二乘不起此心。但有菩萨大士能发此心。观法界无缘一切众生犹如己身。所以然者善人之用心先他后己。又达观三世皆是我四恩。四恩皆堕三恶趣受无量苦。吾是彼之子也。亦彼之资也。非我谁能拔济。是故发此大慈大悲心。大慈能与药大悲能拔苦。拔苦与乐之本不如绝源。绝源之首不若授法。法药虽万差。前所说八种法门是彼之本。然犹随顺机根故有浅深迟速。为欲简择如是诸法教发第三胜义心。亦名深般若心。云何简择。若有上根上智人。欲行如是法早归自心本宅。先须简知乘之差别。欲简知此乘优劣。非是凡夫二乘及十地菩萨所知境界。但依如来所说知之耳。如来明说其差别。是故揽此龟镜。可简得。异生羝羊凡夫。专造十不善等业。耽三毒五欲之乐。不曾知后身堕三途极苦。是故真言有智人不可乐着。愚童持斋人乘之法。虽云渐信因果行五常五戒等。犹是人中之因不得生天之乐。是故不可乐着。婴童无畏外道生天之乘。虽云下从四王天上至悲想受二十八天乐。终堕人中地狱等不得出生死。是故不可乐着。唯蕴无我拔业因种二种羊鹿乘。虽出三界犹是下劣。三生六十之劫。七八四百之时。何其眇焉。是故不可乐求。他缘大乘觉心不生二种法门。舍身命而行布施。许妻子而与他人。经三大阿僧祇行六度万行。劫石高广难尽。弱心易退难进。十进九退吾亦何堪。如实一道之心。虽云拂心垢而入清净泯境智而证如如。犹是一道清净之乐。未入金刚之宝藏。是故亦不可住。极无自性心者。虽云融法界而证三世间身。等帝网而得一大法身。犹是成佛之因初心之佛。五相成身四种曼荼罗未能具足。是故不可住。谓未得为得未到谓到。如是依如来教敕。以最上智惠简乘差别发菩提心。若有人等。乘如是事行所行道。未名最上净菩提心。是故真言门菩萨超此诸住心等。发菩提心行菩提行。为知此乘差别发深般若胜义心。四言菩提心者。此有二种。一能求菩提心。二所求菩提心。能求心者。譬如有人欲为善与恶。必先标其心而后行其行(云云)求菩提之人亦复如是。又如狂人解毒忽起归宅之心。游客事毕乍发怀土之思。求菩提之心亦复如是。既知狂醉在三界之狱。熟眠卧六道之薮。何不驱神通之车速归本觉庄严之床。此则能求之心。所求心者。所谓无尽庄严金刚界身是也。大毗卢遮那四种法身四种曼荼罗。此是一切众生本来平等共有。虽然被五障之覆弊。依三妄之云翳不得觉悟。若能观日月之轮光。诵声字之真言。发三密之加持。挥四印之妙用。则大日之光明廓周法界。无明之障者忽归心海。无明忽为明毒药乍为药。五部三部之尊森罗圆现。刹尘海滴之佛忽然涌出。住此三昧诸佛名秘密三摩地。诸佛如来以此大悲胜义三摩地为戒。无时暂忘。何故以此名戒。戒有二种。一毗奈耶此翻调伏。二尸罗翻云清凉寂静。观一切众生犹如己身及四恩。是故不敢杀害其身命。观众生犹如己身。故不敢夺盗其所有财物。观众生犹如四恩。故不敢凌辱污秽。观众生犹如己身四恩。故不敢欺诳。观众生如己身四恩。故不敢以粗恶语骂詈观众生如己身四恩。故不敢离间观众生如己身四恩。故不敢贪求所有财色。观众生如己身。故不敢瞋恚前人。观众生如己身。故不敢起愚痴心行。是则由大慈悲行愿故。自然离十不善心。离十不善等即是调伏戒。由离其恶心故。心中得清凉寂静。是则尸罗之戒。亦是饶益有情之戒。又以深般若妙惠观前九种住心无自性。云何无自性。谓如冬冻遇春即泮流。金石得火即消镕。诸法皆从缘生无自性。是故异生羝羊凡夫一向恶心。遇善知识教诱故起愚童持斋心。愚童人乘人信因果故起生天护戒心。婴童无畏心。婴童无畏心愿殊胜解脱智故。依善知识诱发唯蕴无我拔业因种二乘心。二乘之人蒙诸佛惊诱故起他缘大乘心。他缘大乘人愿最胜果。故起觉心不生心。觉心不生人无自性故起一道如实心。一道如实心人蒙诸佛惊觉故发极无自性心。极无自性人愿究竟最胜金刚心故发秘密庄严心。是皆由无自性故展转胜进。以深般若观无自性故。自然离一切恶修一切善。饶益自他众生。即是三聚妙戒具足无缺。住秘密三摩地亦复如是。住此乘者。以此戒检知自身心教化他众生。即是秘密三摩耶佛戒也。

No.2461 大和尚奉为平安城太上天皇灌顶文

  No.2461

  大和尚奉为平安城太上天皇

  灌顶文

  夫八缮深海非修足不能极其底。九万高凤非鹏翼不得见其顶。盘薄厚地劫火之所灰灭。叆叇浓云猛风之所搴卷。摩尼奇珠待大龙而雨宝。轮王妙药对鄙人以为毒。何况真言秘藏超三自以难闻。金刚佛戒过十地而叵得。自非轮王种姓大机菩萨。谁能开五智于一心得三密乎凡身。虽然医眼所睹百毒变药。佛慧所照众生即佛。众生体性诸佛法界本来一味都无差别。众生不悟长夜受苦。诸佛能觉常恒安乐。是故为令众生顿觉心佛速归本源。说此真言法门为迷方之指南。故金刚顶说。真言陀罗尼藏者一切如来秘奥之教。自觉圣智修证法门。亦是一切菩萨受佛净戒无量威仪。入一切如来海会坛受灌顶职位。超过三界受佛教敕三摩地门。具足因缘顿集功德广大智慧。于无上菩提皆不退转。离诸天魔一切烦恼及诸罪障。念念消融证佛四种身。谓自性身(云云)满足五智三十七尊等不共佛法门。又六波罗蜜经说。佛所说教总有五藏(云云)此五藏中经如乳乃至总持如醍醐(云云)又金刚顶说。如来变化身于阎浮提摩竭陀国菩提道场成等正觉。为地前菩萨声闻缘觉凡夫说三乘教法。或依他意趣说。或自意趣说。种种根器种种方便如法修行得人天果报。或得三乘解脱果。或进或退于无上菩提三无数大劫修行勤苦乃得成佛。王宫生双树灭遗身舍利。起塔供养感受人天胜妙果报及涅槃因(是明释迦说法)不同报身佛于色界顶第四禅阿迦尼吒天宫云集尽虚空遍法界一切诸佛十地满足诸大菩萨证明。警觉身心顿证无上菩提(此明报佛说法)法性身佛从心流出无量诸佛及无量菩萨。皆同一性。谓金刚性。对遍照如来受灌顶职位。彼等菩萨各说三密门。以献大日佛及一切如来便请加持教敕。大日尊言。汝等将来于无量世界为最上乘者令得现生世出世间悉地成就。彼诸菩萨受如来敕已。顶礼佛足围绕大日如来佛已。各还本方本位成为五轮持本标帜。若见若闻若入轮坛能断有情轮转生死业障。于五解脱轮中从一佛至一佛供养承事。皆令获得无上菩提成决定性。犹如金刚不可俎坏。此即大日圣众集会。便为现证塔。一一菩萨一一金刚各住本三昧住自解脱。皆住大悲愿力广利有情。若见若闻悉证三昧功德智慧顿集成就(云云) 此法界体性身大日如来与五智所成四种法身金刚萨埵等尘数诸佛眷属或住法界宫。或住普贤心殿等中。常恒不断演说此金刚一乘真言秘藏。昔释迦如来掩化之后有一大士。名曰龙猛菩萨。对于金刚萨埵授灌顶得此秘教。其弟子龙智亲于龙猛所授得此法。彼龙智菩萨年九百余岁面貌三十许。今见住南天竺国流传此宗。彼弟子金刚智大唐开元十八年从南天来。始传大唐。其上足弟子大广智三藏天宝年中更诣龙智所得金刚顶及大日经等并五部曼荼罗等还归唐国。玄宗肃宗代宗三个天子从而授灌顶。受持佛戒修行三密法门。三藏弟子授传法印者有八人。其一人名曰青龙寺某甲。能持两部教不坠师风。德宗皇帝及南内从而授戒入坛。斯乃第七传法阿阇梨也(某乙)幸逢昌泰叨滥求法。厚沐圣朝雱霈之泽赖大师慈悲之力以去大唐贞元二十二年。日本延历二十四年六月十三日。于长安城青龙寺东塔院灌顶道场。受持诸佛三昧耶戒授五部灌顶。荷两部曼荼罗负一百余部金刚一乘教。忘蜉命于长途指泡身于惊波。为奉酬国恩还归本朝。幸遇诸佛应化金轮运启之朝以大同元年奉献曼荼罗并经等。从尔已还。愚忠无感忽经一十七年。天从人欲圣鉴人心。因缘感应故今日奉对龙颜得遂愚诚。一喜一惧心神无厝。伏惟太上金轮皇帝陛下。因圆昔劫果满前生。然犹慈悲未极众生未尽。现化此土广济群品。脱履姑射游心无为。为护法城权现受法之相。为益众生听野干之说法。喜哉今日之四众。幸哉此夕之大小。奉值圣父圣子受持佛戒顿入佛位。仰愿尽虚空遍法界同一体性金刚海会大日尊。四方四智十六诸尊尘数诸尊(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