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4 大乘百法明门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4 大乘百法明门论

  No. 1614

  大乘百法明门论本事分中略录名数

  天亲菩萨造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译

  如世尊言。一切法无我。何等一切法。云何为无我。一切法者。略有五种。一者心法。二者心所有法。三者色法。四者心不相应行法。五者无为法。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分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第一心法略有八种。一眼识。二耳识。三鼻识。四舌识。五身识。六意识。七末那识。八阿赖耶识。

  第二心所有法。略有五十一种。分为六位。一遍行有五。二别境有五。三善有十一。四烦恼有六。五随烦恼有二十。六不定有四。一遍行五者。一作意二触三受四想五思。二别境五者。一欲二胜解三念四定五慧。三善十一者。一信二精进。三惭四愧。五无贪六无嗔七无痴。八轻安九不放逸十行舍十一不害。四烦恼六者。一贪二嗔。三慢四无明。五疑六不正见。五随烦恼二十者。一忿二恨。三恼四覆。五诳六谄。七憍八害。九嫉十悭。十一无惭十二无愧。十三不信十四懈怠。十五放逸十六惛沈。十七掉举十八失念。十九不正知二十散乱。六不定四者。一睡眠二恶作。三寻四伺。

  第三色法。略有十一种。一眼二耳三鼻四舌五身。六色七声八香九味十触。十一法处所摄色。

  第四心不相应行法。略有二十四种。一得二命根。三众同分。四异生性。五无想定。六灭尽定。七无想报。八名身九句身十文身。十一生十二老。十三住十四无常。十五流转。十六定异。十七相应。十八势速。十九次第。二十方。二十一时。二十二数。二十三和合性。二十四不和合性。

  第五无为法者。略有六种。一虚空无为。二择灭无为。三非择灭无为。四不动灭无为。五想受灭无为。六真如无为。

  言无我者。略有二种。一补特伽罗无我。二法无我。

  大乘百法明门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5 王法正理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5 王法正理论

  No. 1615

  王法正理论

  弥勒菩萨造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如佛世尊为出爱王所说经言。彼王一时往诣佛所顶礼佛足。白言。世尊。有一沙门若婆罗门来至我所。以不真实过失现前呵谏于我。我于尔时。其心不生悔恼忧戚。何以故。观此过失。于我自身都不见故。又有沙门若婆罗门来至我所。以不真实功德现前赞劝于我。我于尔时。心亦不生欢喜踊跃。何以故。观此功德。于我自身都不见故。彼诸沙门及婆罗门既退还已。我便独处空闲静室。生如是心筹量寻伺。我当云何了知诸王真实过失真实功德。若我知者当舍其失爰修其德。谁有沙门或婆罗门。能了诸王真实过失真实功德。亦能为我广开示者。既寻伺已。便作是念唯我世尊一切知者。一切见者。定当了知诸王所有真实过失真实功德。我今当往佛世尊所请问斯义。故我今者来至佛所。请决是义。唯愿如来。为我开示。世尊。云何诸王真实过失。云何诸王真实功德。作是请已。

  尔时世尊告出爱王曰。大王。大王。今者应当了知王之过失。王之功德。王衰损门。王方便门。王可爱法及能引发王可爱法。

  云何名为王之过失。大王当知。王过失者。略有九种。王若成就如是过失。虽有大府库有大辅佐有大军众不可归仰。何等为九。一不得自在。二立性暴恶。三猛利愤发。四恩惠奢薄。五受邪佞言。六所作不思不顺仪则。七不顾善法。八不知差别忘所作恩。九一向纵任专行放逸。

  云何名王不得自在。谓有国王。志性不强所为软弱。为诸大臣辅相国师群官所制。不随所欲作所应作锡赉群臣。于妙五欲欢娱游戏。亦不如意。如是名王不得自在。

  云何名王立性暴恶。谓有国王。诸群臣类或余人等。随于一处现行少小不如意事。即便对面摈黜。发粗恶言咆勃忿恚。颦蹙而住时生愤发。设不对面背彼向余。而作于前摈骂等事。设不对面亦不背彼向余而作于前黜骂等事。然唯内意愤恚郁快。怀恼害心怀怨恨心。然不长时持愤恚心相续不舍。复有内意愤恚郁快。怀恼害心怀怨恨心。亦于长时持愤恚心相续不舍。由如是相对面暴恶。背面暴恶。懊恚暴恶暂时暴恶。长久暴恶。如是名王立性暴恶。大王当知。长久暴恶名为大过。非是余者。

  云何名王猛利愤发谓有国王诸群臣等。有小??过有少违越便削封禄夺去妻妾。或以重罚而刑罚之。如是名王猛利愤发。

  云何名王恩惠奢薄。谓有国王诸群臣等供奉侍卫。虽极清净善称其心。而以微劣软言而慰喻之。颁赐爵禄酬赏勋庸。不能圆满不顺常式。或损耗已。或稽留已。或推注已。或怨恨已。然后方与如是名王恩惠奢薄。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6 十八空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6 十八空论

  No. 1616

  十八空论(亦十六亦十八亦十四亦十七)

  龙树菩萨造

  陈天竺三藏真谛译

  问空无分别。云何得有十八种耶。答为显人法二无我。是一切法通相。今约诸法。种类不同。开为十八。何者。一内空。二外空。三内外空。四大空。五空空。六真实空。七有为空。八无为空。九毕竟空。十无前后空。十一不舍离空。十二佛性空。十三自相空。十四一切法空。十五无法空。十六有法空。十七无法有法空。十八不可得空。合此十八为十六空。凡有两义故。立十六空。一体二用。第一内空。亦名受者空。凡夫二乘谓六入为受者。以能受六尘果报故。今明但有六根。无有能执。以无执故。言受者空也。

  第二外空。亦名所受空。离六外入无别法为可受者也。若诸众生所受所用。但是六尘。内既无人能受。外亦无法可受。即人法俱空。唯识无境。故名外空。以无境故。亦无有识。即是内空。六入无识。即是无人。无有根尘。即是无法。故内外二空。两义相成也。

  第三内外空。谓身空也。此身四大为内外所依。内依即六根若五根。皆有净色及意根。并依此身。故名内依。外依者。谓外六尘。若己身四大。唯除五根净色。所余色香等。属外六尘。摄持于五根故称为外。非谓离身之外也。此身能持根尘。故名为依。根尘所依也。此根及非根。皆悉是空故。名内外空也。

  第四大空。谓身所迁托。即器世界。十方无量无边。皆悉是空。故名大空。

  第五空空。能照真之相。会前四空。从境得名。呼为空智。空智亦空。故立空空。

  第六真实空。谓真境空。行者见内外皆空。无人无法。此境真实。立真实名。由分别性。性不可得。名分别性。性空即真实空也。此六空辩。空体自成次第。一受者空。二所受空。三自身空。四身所住处空。五能照空。六所观境空也。前四皆是所观境空。第五能观智空。第六所分别境界相貌空。又前四所知。第五能知。第六所知相貌。第五智空治前四境。四境是空。第六真空。治第五智故智成空。若无第五智空治前四境。则有人有法。是分别性。由此智见前境。是无人无法。即治前境。若无第六境空治第五智。此智既但真解。还成分别性故。言第六真实空。名为治智也。

  第二义明空自有十二。一者行空。二非行空。菩萨学此两空为得二种善法。一谓善道。二谓善果。道即三十七品等。善果即是菩提等也。行空者。明三乘诸道无人法。非真实。非虚妄。离此四种心。是名善因。为得此善因。是故菩萨学观行空。非行空者。谓二种善果。即余无余涅槃。若有余除集。此果则离四种颠倒。非是常乐我净。若无余灭苦。即是常乐我净。此第七第八两空。是净菩萨自度。初得道后一得果。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8 显识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8 显识论

  No. 1618

  显识论一卷(从无相论出)

  真谛三藏译

  一切三界但唯有识。何者是耶。三界有二种识。一者显识。二者分别识。显识者。即是本识。此本识转作五尘四大等。何者分别识。即是意识。于显识中分别作人天长短大小男女树藤诸物等。分别一切法。此识聚分别法尘。名分别识。譬如依镜色影色得起。如是缘显识。分别识得起。是分别若起。安立熏习力于阿梨耶识。由此熏力本识未来得生。缘此未来显识。未来分别识得起。以此因义。是故生死无有前后。为显此义。佛于解节经中。说偈言。

 显识起分别  分别起熏习

 熏习起显识  故生死轮转

  所言熏习者。一执着分别性。二观习真实性。以此二义故名熏习。第一熏习者。增长阿梨耶识。阿梨耶识被增长。具足诸能。能生六道受生诸识。以是义故生死圆满。第二熏习者。名观习真实性。此熏习能除执着分别性。是第一熏习被损坏故。阿梨耶识亦被损。阿梨耶识既被损。受生识亦被损。以阿梨耶识能生三界。由被损故得三界转。依此转依义具五种。如灭差别相中解说。显识者有九种。一身识。二尘识。三用识。四世识。五器识。六数识。七四种言说识。八自他异识。九善恶生死识。其次分别识有二种。一有身者识。二受者识前九识中。

  第一身识者。谓转作似身。是故识名身识。所言似者。如所执身相貌似身而非真实故名似身。此识能作相似身。名为身识。即是五根。余尘等八种识亦如是。即是唯识义也。所言身识者有五种。即眼根界等。是名身识通是五根。

  第二尘识有六种。色界等乃至识尘。通名应受识。

  第三用识者。六种眼识界等即是六识。大论名为正受识。

  第四世识者有三种即三世。过去未来现在也。又生死相续不断故名世。

  第五器识者。大论名处识也略即器世界。谓外四大五尘。广即十方三界等。

  第六数识者。算计量度。

  第七四种言说识者。谓见闻觉知四种。一切言说不出此四。若不说见即说闻。觉知亦尔。

  第八自他异识者。谓依处各异六趣不同。依处者身也。六趣身谓自他异识。

  第九善恶趣生死识者。一切生死不离两道。善者人天。恶者四趣。此善恶道不离生死。即生即灭无停住故。

  又有身者。识者我见所覆。此识为我见贪爱所覆故受六趣生。此识为生死身。若有此识即有身识。此识若尽则生死身尽。我见生一切肉惑。贪爱生一切皮惑。故有生死身。若离爱我见即无皮肉烦恼。若无皮肉烦恼即无三界身故。身识受生死也。二受者识。意界名受者。识即三种意识。一谓阿梨耶识。是细品意识。恒受果报。不通善恶但是无覆无记。二陀那识。是中品意识。但受凡夫身果报。三者谓常所明意识。是粗品意识。通受善恶无记三性果。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3 显扬圣教论颂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3 显扬圣教论颂

  No. 1603 [cf. No. 1602]

  显扬圣教论颂

  无著菩萨造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摄事品第一

 善逝善说妙三身  无畏无流证教法

 上乘真实牟尼子  我今至诚先赞礼

 稽首次敬大慈尊  将绍种智法王位

 无依世间所归趣  宣说瑜伽师地者

 昔我无著从彼闻  今当错综地中要

 显扬圣教慈悲故  文约义周而易晓

 摄事净义成善巧  无常苦空与无性

 现观瑜伽不思议  摄胜决择十一品

 一切界杂染  谛依止觉分

 补特伽罗果  诸功德九事

 心心所有色  不相应无为

 界谓欲色等  及与三千界

 烦恼业生性  杂染相应知

 诸谛有六种  依止八与二

 觉分有众多  最初三十七

 智与解脱门  行迹及止观

 居处及所依  发心与悲愍

 诸行通达性  地波罗蜜多

 菩萨行摄事  及彼陀罗尼

 三摩地等门  诸无量作意

 真如作意相  信解不思议

 广大阿世耶  应知诸自数

 随信行等七  复八种应知

 及极七反等  退法等有六

 软根等七种  在俗及出家

 声闻乘等三  可救不可救

 入方便等九  生差别故二

 复由诸界别  应知十三种

 果断有五种  遍知及清净

 净果界菩提  无学由自数

 断多因故断  建立断所从

 由作意依修  及得断次第

 断差别应知  及断相利益

 如是如所说  复应知多种

 无量诸解脱  胜处与遍处

 无诤妙愿智  无碍解神通

 诸相好清净  及诸力无畏

 不护与念住  永断诸习气

 无忘失妙法  及如来大悲

 佛不共德法  一切种妙智

 当知前九事  初为二所依

 次二后六种  摄杂染清净

 染依差别故  清净所缘故

 心不流散故  正修方便故

 彼位差别故  言说等因故

 彼果故德故  数次第唯尔

 欲思量无量  诸问答差别

 由诸佛语言  事与相摄故

 句迷惑戏论  住真实净妙

 寂静性道理  假施设现观

 方所位分别  作执持增减

 闇语所觉上  远离转藏护

 简择与现行  睡眠及相属

 诸相摄相应  说任持次第

 所作境瑜伽  奢摩他与观

 诸作意教授  德菩提圣教

 若欲正修行  遍知等功德

 由十种法行  及六种理趣

  摄净义品第二

 诸论中胜论  亦善入瑜伽

 清净义应知  由具四净德

 摄一切义故  彼外不坏故

 易入故入已  行不失坏故

 诸佛说妙法  正依于二谛

 一者名世俗  二者名胜义

 初说我法用  为随余故说

 七种及四种  真如名胜义

 自性义建立  数次第善巧

 想差别应知  显蕴世俗义

 五三法真实  彼复四应知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4 大乘庄严经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4 大乘庄严经论

  No. 1604

  大乘庄严经论卷第一

  太子右庶子安平男臣李百药奉 敕序

  臣闻。天帝受无上之法。景福会昌。轮王致正真之道。神祇合德。是则圣人执契。玄化潜通。至诚所感。冥功斯应。皇情西顾。法海东流。如开洪范之图。似得圆光之梦。持线妙典。发金口而秘纶言。书叶旧章。自龙宫而升麟阁。昔迦维驭世。大启法门。悬明镜于无象。运虚舟于彼岸。空有兼谢。生灭俱忘。绝智希夷之表。遗形动寂之外。然随缘利见。应迹生知。震大地而萃人天。放神光而掩日月。百亿须弥。俱沾声教。三千世界。尽入堤封。愍三毒之缰锁。矜五荫之缠盖。惜飞电于浮生。叹悬藤于逝水。八关云辟。开慧识于幽涂。三乘方轨。运慈心于朽宅。龙兴雾集。神动天随大道为心。望法云而遐举。闻声悟道。渐初地而依仁。迁?苑之乔枝。入祇园之隩室。酌智水之余润。承慧日之末光。既而税驾连河。归真双树。圣灵逾远。像教浸微。大义或乖。斯文将坠。穿凿异端。分析多绪。是末非古。殊涂别派。天亲初学之辈。尚致西河之疑。龙树究竟之俦。弥深东鲁之叹。仰惟法宝。尽谛无为。故经文云。佛以法为师。佛从法生。佛依法住。岂止研几尽性。妙物穷神。出入无间。苞含元气而已。若夫惟天为大。寒暑运其功。谓地盖厚。山泽通其气。是以姬文以大圣之姿。幽赞易道。丘明怀同耻之德。祖述微言。诸经著论。俯同斯旨。大乘庄严论者。无著菩萨纂焉。菩萨以如来灭度之后。含章秀发。三十二相。具体而微。八千亿结。承风俱解。弘通正法。庄饰经王。明真如功德之宗。显大士位行之地。破小乘执着。成大乘纲纪。其菩提一品。最为微妙。转八识以成四智。束四智以具三身。详诸经论所未曾有。可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圣上受飞行之宝命。总步骤于前王。屈天师之尊。智周万物。应人皇之运。道照三明。慈惠外宣。神机内湛。端扆而役百灵。垂拱而朝万国。弥纶造化之初。含吐阴阳之际。功成作乐。既章韶舞。治定制礼。言动翠华。金轮所王。封疆之固惟远。芥城虽满。龟鼎之祚无穷。光阐大猷。开导群品。凡诸内典。尽令翻译。摩伽陀国三藏法师波罗颇蜜多罗。唐言明友。即中天竺刹利王之种姓也以大唐贞观元年十二月入京。法师戒行精勤。才识明敏。至德邻于初果。多能亚夫将圣。继澄什之清尘。来仪上国。摽生远之逸气。高步玄门。帝心简在。皇储礼敬。其博闻强记。探幽洞微。京城大德。莫不推许。粤以贞观四年。恭承明诏。又

  敕尚书左仆射?国公房玄龄。散骑常侍行太子左庶子杜正伦铨定。义学法师慧乘慧朗法常智解昙藏智首道岳惠明僧辩僧珍法琳灵佳慧赜慧净玄谟僧伽等。于胜光寺共成胜业。又敕太府卿兰陵男萧璟监掌修缉。三藏法师云。外国凡大小乘学。悉以此论为本。若于此不通。未可弘法。是以覃思专精。特加研究。慧净法师。聪敏博识。受旨缀文。玄谟法师。善达方言。又兼义解。至心译语。一无纰谬以七年献春此始。撰定斯毕。勒成十有三卷二十四品。敕太子右庶子安平男李百药序之云尔。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5 大乘阿毗达磨集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5 大乘阿毗达磨集论

  No. 1605 [cf. No. 1606]

  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卷第一

  无著菩萨造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本事分中三法品第一

 本事与决择  是各有四种

 三法摄应成  谛法得论议

 几何因取相  建立与次第

 义喻广分别  集总颂应知

  蕴界处各有几。蕴有五。谓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界有十八。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处有十二。谓眼处色处。耳处声处。鼻处香处。舌处味处。身处触处。意处法处。

  何因蕴唯有五。为显五种我事故。谓身具我事。受用我事。言说我事。造作一切法非法我事。彼所依止我自体事。何因界唯十八。由身具等能持过现六行受用性故。何因处唯十二。唯由身具能与未来六行受用为生长门故。何故名取蕴。以取合故名为取蕴。何等为取。谓诸蕴中所有欲贪。何故欲贪说名为取。谓于未来现在诸蕴能引不舍故。希求未来染着现在欲贪名取。何故界处名有取法。应如蕴说。色蕴何相。变现相是色相。此有二种。一触对变坏。二方所示现。云何名为触对变坏。谓由手足块石刀杖寒热饥渴蚊虻蛇蝎。所触对时即便变坏。云何名为方所示现。谓由方所可相。示现如此如此色。如是如是色或由定心。或由不定寻思相应种种构画。受蕴何相。领纳相是受相。谓由受故。领纳种种净不净业诸果异熟。想蕴何相。构了相是想相。谓由想故。构画种种诸法像类。随所见闻觉知之义起诸言说。行蕴何相。造作相是行相。谓由行故。令心造作于善不善无记品。中驱役心故。识蕴何相。了别相是识相。谓由识故。了别色声香味触法种种境界。眼界何相。谓眼曾现见色。及此种子积集异熟阿赖耶识。是眼界相。如眼界相耳鼻舌身意界相亦尔。色界何相。谓色眼曾现见。及眼界于此增上。是色界相。如色界相声香味触法界相亦尔。眼识界何相。谓依眼缘色似色了别。及此种子积集异熟阿赖耶识。是眼识界相。如眼识界相耳鼻舌身意识界相亦尔。处何相。如界应知随其所应。

  云何建立色蕴。谓诸所有色。若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云何四大种。谓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何等地界。谓坚硬性。何等水界。谓流湿性。何等火界。谓温热性。何等风界。谓轻等动性。云何所造色。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声香味所触一分。及法处所摄色。何等眼根。谓四大种所造眼识所依清净色。何等耳根。谓四大种所造耳识所依清净色。何等鼻根。谓四大种所造鼻识所依清净色。何等舌根。谓四大种所造舌识所依清净色。何等身根。谓四大种所造身识所依清净色。何等为色。谓四大种所造眼根所行义。谓青黄赤白长短方圆。粗细高下正不正。光影明闇云烟尘雾。迥色表色空一显色。此复三种。谓妙不妙俱相违色。何等为声。谓四大种所造耳根所取义。或可意或不可意。或俱相违。或执受大种为因。或不执受大种为因。或俱大种为因。或世所极成。或成所引。或遍计所起。或圣言所摄。或非圣言所摄。何等为香。谓四大种所造鼻根所取义。谓好香恶香平等香俱生香和合香变异香。何等为味。谓四大种所造舌根所取义。谓苦酢甘辛咸淡。或可意或不可意。或俱相违或俱生。或和合或变异。何等所触一分。谓四大种所造身根所取义。谓滑性涩性轻性重性软性缓急冷饥渴饱力劣闷痒黏病老死疲息勇。何等法处所摄色。有五种应知谓极略色。极迥色。受所引色。遍计所起。色定自在所生色。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6 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6 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

  No. 1606 [cf. No. 1605]

  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第一

  安慧菩萨糅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本事分中三法品第一之一

 诸会真净究竟理  超圣行海升彼岸

 证得一切法自在  善权化导不思议

 无量希有胜功德  自他并利所依止

 敬礼如是大觉尊  无等妙法诸圣众

 敬礼开演本论师  亲承圣旨分别者

 由悟契经及解释  爰发正勤乃参综

  今此颂中无倒称赞最胜功德敬申顶礼。以供养三宝及造此论经释二师随其所应。所以者何。此论所依及能起故。佛薄伽梵是契经等一切教法平等所依。无师自悟诸法实性。一分教起所依处故。从此无间圣弟子众依法随学法为依者。法界所流故。经释二师亦契如来所说正法。一分无倒闻思修行。为依止故随而造论。初二颂显示如来应正等觉胜德六义。所谓自性因果业相应差别义。诸会真净究竟理者。显自性义。谓诸佛法身以一切种转依真如为体性故。超圣行海升彼岸者。显因义。谓佛菩提从一切种极喜等十地圣行无量无数大劫。圆满修习因所生故。证得一切法自在者。显果义。谓永断一切烦恼障所知障及彼余习。证得无边希有功德无上三菩提果。于一切法自在转故。善权化导不思议者。显业义。谓以超非一切智境。神通记说教诫变现等无量调伏方便。导引可化有情令心界清净故。无量希有胜功德者。显相应义。谓超寻思数量。无边种种难行苦行。所生无上大悲力无畏等功德法宝相应故。自他并利所依止者。显差别义。谓如来受用变化自性身。如其次第自他并利所依故。所依者。身义体义。无差别也。自他并利所依者。就胜而说。谓受用身自利最胜处大会中。能受第一广大甚深法圣财故。变化身者。他利最胜遍于十方一切世界。能起无间。犹工巧业等诸变化事。建立有情所应作故。自性身者。谓诸善逝共有法身最极微细一切障转依真如为体故。于自他利并为最胜。由证此身得余身故。此三佛身是差别义。当知此中亦赞法僧功德。法宝者。自性因果等义所摄故。僧宝者。随此修学所生故。庶令学者无诸怖畏。方造论端建兹体性。

 本事与决择  是各有四种

 三法摄应成  谛法得论议

 几何因取相  建立与次第

 义喻广分别  集总颂应知

  问何故论端先辩蕴等。答欲令学者于几何因等诸思择处得善巧故。所以者何。由此善巧能得二种称赞利益。所谓作意称赞利益。论议决择称赞利益。作意称赞利益者。谓善顺增长奢摩他毗钵舍那故。善顺增长奢摩他者。谓于如是诸思择处已作善巧。得无疑故。随其所乐于一境界正观现前。心易定故。善顺增长毗钵舍那者。以无量门观察一切所知境界。速令正慧究竟满故。论议决择称赞利益者。由于如是诸思择处善通达故。成就一切问答自在。于诸异论得无所畏。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7 六门教授习定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7 六门教授习定论

  No. 1607

  六门教授习定论一卷

  无著菩萨本世亲菩萨释

  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今欲利益一切有情令习世定及出世定速能舍离诸烦恼故。述此方便。颂曰。

 求脱者积集  于住勤修习

 得三圆满已  有依修定人

  释曰。此初一颂总标六门。言求脱者。谓是求解脱人。积集者。谓能积集胜行资粮。于住勤修习者。于所缘处令心善住。名之为定。由不散乱不动摇故。问云何修习。谓得三圆满已有依修定人。圆满有三。一师资圆满。二所缘圆满。三作意圆满。有依谓是三定。一有寻有伺定。二无寻唯伺定。三无寻无伺定。修定人者。谓能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若人能于解脱起愿乐心。复曾积集解脱资粮心依于定有师资等三而为依止有依修习。由习定故能获世间诸福及以殊胜圆满之果先作如是安立次第。故名总标。颂曰。

 于三乘乐脱  名求解脱人

 二种障全除  斯名为解脱

 应知执受识  是二障体性

 惑种一切种  由能缚二人

 已除烦恼障  习气未蠲除

 此谓声闻乘  余唯佛能断

 若彼惑虽无  作仪如有惑

 是习气前生  若除便异此

  释曰。此之四颂释求解脱者。谓于声闻乘等有差别故。于三乘中心乐解脱。名求解脱。云何解脱。二种障全除。斯名为解脱。何者是二障。除之名脱。应知执受识是二障体性。识者即是阿赖耶识。执受者是依止义。谓是烦恼所知二障体性。此复云何。惑种即是烦恼障自性。一切种即是所知障自性。又一切种者。即是二障种子能缚二人。烦恼障种子能缚声闻。一切种子能缚菩萨。由与声闻菩萨为系缚故。云何此二解脱差别。谓声闻人。习气未除。断烦恼障而证解脱唯佛世尊能总除故。云何习气。彼惑虽无所作形仪如有惑者是名习气。此中应言。若惑虽无令彼作相如有惑者。此言作仪如有惑者。即是于因说果名故。彼谓声闻独觉未知。此是谁之习气。谓是前生所有串习之事。尚有余气。今虽惑尽所为相状似染形仪。名为习气。若能除断与此不同。应云若彼习皆无不作仪如惑。颂曰。

 种植诸善根  无疑除热恼

 于法流清净  是名为积集

 能持乐听法  善除其二见

 但闻心喜足  是四事应知

  释曰。此之二颂释积集义。如经中说。此人先应修习多闻复听正法。诸见热恼已正蠲除。心之盖缠能正降伏。依此文义故说初颂。云何积集所有善根。谓能持正法故。以此为先。令其信等善法增故。云何无疑。谓乐听法故。由知法故已生未生所有疑惑悉能除灭。云何除热恼。谓除二见故。二见云何。一者欲令他识知见。二者自起高举见。谓作是念。如何令他得知。我是具德之人。是则名为令他识见。依此见故自欲高举。名自高见。此二能令心焦热故。名为热恼。云何法流清净。谓能除遣但闻法时心生喜足故。上之除字流入于此。于法流清净者。谓听法时心无散乱相续而流。心清净故盖缠止息。若听法无厌。更能进思勤修不息。方得名为法流清净。当知此据闻思修位。如次应知。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8 业成就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8 业成就论

  No. 1608 [No. 1609]

  业成就论翻译之记

  大国将宁。必感灵瑞以为嘉兆邺隍方盛。圣降神宝以为祥征。天亲菩萨造业成就论。出于今世以示太平。此乃大魏都邺安固之兆也。

  法行有时。寄必得人。兴和三年岁次大梁。七月辛未朔二十五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御史中尉。渤海高仲密。众圣加持。法力资发。诚心敬请三藏法师乌苌国人毗目智仙。共天竺国婆罗门人瞿昙流支释昙林等。在邺城内金华寺译。四千八百七十二字。

  业成就论

  天亲菩萨造

  元魏天竺三藏毗目智仙译

  业有三种。所谓身业口业意业。此是修多罗。有人说言。身所作业是名身业。口言说业是名口业。此二皆有作与无作。意相应业是名意业。此业是思。彼今思量。意是何法。所有身意皆有形相彼缘身生。是何形相。是身形相若身形相何用说名身所作业。是身总分为身摄故。缘身大生名身作业。别中之语于总中说。譬如人言于城中住于林中住。

  彼攀缘生。何故言彼遮唇等动及形相故。彼心非缘唇等动生。非缘形生缘语生故。

  不取前愿。彼心不缘前愿而生。异报因缘是故心生。何故言意起业心转他人知故。

  何者形相所谓长等。何者长等谓见长等。是何入摄色入所摄。

  长等为是微尘色耶。为如微尘共聚集耶。为是一物遍色等耶。长等若是微尘色者。则彼长等可分分取。如色分取。若如微尘共聚集者。彼色微尘与彼聚集为有何异。彼微尘集无异长者。若是一物遍色等者。则彼一物遍在长等。若一物遍于分分中。皆应可取。以一切处皆具有故。若非一者应分分取。阿含十入微尘和集佛法则坏。又迦那陀异法则成微尘取集。一面见长则生长知。局见短知。正见方知。周见圆知。中出而见则生高知。卑见下知。齐见正知。种种面见则参差知。见????锦如如而见。则生彼彼形相等知。彼异异物不得一见如色差别。

  若复意谓一切方处一切形相。是义不然。如是形相无有异物。色亦如是。于方处住见长短等。如树鸟蚁义成无过。

  若如是者。云何闇远而不见色见集形相。云何皆见未见形相如树行等。见彼行聚不见形相彼无异物。

  于聚集中若闇若远不见二种。虽见不了为是何物彼见何物。虽见彼色。而不明了。应如是知此意形相义不成就。

  复有人言。心缘彼生。往故名意。攀缘彼生。为是何义。遮唇等动。何故名往。谓向彼方。是何入摄谓色入摄。

  云何知此往彼方去。以不异见。如彼火雪苦酒日等变熟因缘入已即出。未见变异然非不异。如然可然佣草木等不见异焰焰非不异。初入之时若不变者后亦不变。以彼因缘不别异故。若薪草等粗细不均。焰量明热皆异不同。以不同见。向彼方义则不相应。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9 大乘成业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09 大乘成业论

  No. 1609 [No. 1608]

  大乘成业论一卷

  世亲菩萨造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如处处经中世尊说。三业谓身业语业意业。此中有说身所造业故名身业。语即是业故名语业。此二皆用表与无表为其自性。意相应业故名意业。此业但以思为自性。今于此中何法名表。且身表业形色为性。缘此为境心等所生。谁之形色谓身形色。若身形色。何故前言身所造业故名身业。谓总名身一分摄故名身形色。依身大种而发生故名身所造。以总身言于别亦转。如世间说居邑住林。何缘复说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为欲简彼唇等形色。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以缘言音心等生故。又为简彼宿愿心等所引形色。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余异熟因心等生故。何故名表。此能表示自发业心令他知故。为显此义故。说颂言。

 由外发身语  表内心所思

 譬彼潜渊鱼  鼓波而自表

  形色者何。谓长等性。何者长等。谓于彼生长等名想。此摄在何处。谓色处所摄。今应思择。长等为是极微差别犹如显色。为是极微差别积聚。为别一物遍色等聚。设尔何失。长等若是极微差别应如显色。诸色聚中一一细分。长等可取。若是极微差别积聚。此与显色极微积聚。有何差别。即诸显色积聚差别。应成长等。若别一物遍色等聚。一故遍故。一一分中应全可取。于一切分皆具有故。或应非一。于诸分中各别住故。又坏自宗十处皆是极微积集。又应朋助食米齐宗执实有分遍诸分故。即于和合诸聚色中。见一面多便起长觉。见一面少便起短觉。见四面等便起方觉。见诸面满便起圆觉。见中凸出便起高觉见中坳凹便起下觉。见面齐平起于正觉。见面参差起不正觉。如旋转轮观锦绣时。便生种种异形类觉。不应实有异类形色同在一处如诸显色。若许尔者。应于一一处起一切形觉。然无是事。是故形色无别有体。即诸显色于诸方面安布不同起长等觉。如树蚁等行列无过。若尔云何。于远闇处不了显色了形色耶。如何不了树等形色。而能了彼行列形耶。然离树等无别行列。或于远闇诸聚色中。若显若形俱不能了。虽复能取而不分明。疑是何物此何所见。由是应知但取显色。由远闇故见不分明。故表是形理不成立。

  有说。身表行动为性。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何缘复说。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为欲简彼唇等摇动。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以缘言音心等生故云何名行动。谓转至余方。此摄在何处。谓色处所摄。何缘知此转至余方。谓差别相不可知故。此理不然。如熟变物虽才触火。光雪。酢等诸熟变缘即有差别。而不可知彼差别相。然彼前后非无有异。此亦应然。如长薪草众分相似。各别生焰虽有差别。而不可知彼差别相。然彼众分非无有异。此亦应然。若熟变物才触缘时。诸熟变相不即生者。彼于后时亦应不生。缘无异故。若长薪草众分相似。非分分中别生焰者。彼焰应无由彼别故。形量照明焰热差别。是故不应以差别相不可知故。便谓即此转至余方。应审了知彼差别相。若谓灭因不可得故知即此法转至余方。此亦非理。如心心所声灯焰等。有何灭因而念念灭。余亦应尔。灭不待因若言心等亦有灭因。谓唯各别自无常相。若尔何故余不许然。余既不然。此云何尔。故知心等灭不待因。心等既然余亦应尔。若余法灭不待因者。薪等未与火等合前。彼色等性应不可取。如合后位后亦应如前位。可取如何。风手未触未执灯铃已前。灯焰铃声分明可取。非于后位然焰声灭不待风手。薪等亦然不应为难。又若薪等由火等灭。彼色等性不可取者。才触无间应不可取。彼才触时有差别故。又彼外缘无差别故。诸熟变物下中上品。诸熟变相差别生时。由彼为因。后后生起前前灭坏。谁复为因。不应此法由彼故生。即此复由彼法故灭。二相违法非共一因。世极成立故有为法不待灭因。任运自灭如前可取。不可取者。应知相续随转灭坏差别之相。有微增故。又若灭法亦有因者。是则应无无因灭法。心心所等如待因生。灭亦应尔。非离心等别有无常世共成立。又因异故灭应差别。如火光雪酢等异故熟变差别。又已灭法应更可灭许有因故。犹如色等。是故灭法决定无因。灭无因故才生即灭。故知无有转至余方。若谓生因不可得故。知即此法转至余方。此亦非理有生因故。谓前与后而作生因。如前念心与后念心。前念熟变与后熟变。乳与其酪。葡萄汁与酒。酒复与酢等故。无少法转至余方。转相既无何有行动。又若有住则无行动。既无行动彼应常住。法若无住亦无行动。才生即灭无动义故。若尔现见行动者何。余方所见非即本物何缘知彼非本物耶。由彼彼方新新生故。如草火焰及如影行。非此方影余方可见形质不动。日等光明远近回转便见彼影或长或短或移转故。又障光明少分生故。有反诘言。何缘征难。至余方义且如何知。余方所见非即本物。此亦应引前理为证。谓若有住则无动等。又外火等缘无差别。而于后时差别可取。由此证知念念各别。又若以证异因无故。谓余所见还是本物。既无有因证即本物。何缘不谓非本物耶。由此二义应俱不定。故至余方义不成立。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0 佛性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0 佛性论

  No. 1610

  佛性论卷第一

  天亲菩萨造

  陈天竺三藏真谛译

  缘起分第一

  问曰。佛何因缘说于佛性。答曰。如来为除五种过失。生五功德故。说一切众生悉有佛性。除五种过失者。一为令众生离下劣心故。二为离慢下品人故。三为离虚妄执故。四为离诽谤真实法故五为离我执故。一为令众生离下劣心者。有诸众生未闻佛说有佛性理。不知自身必当有得佛义故。于此身起下劣想。不能发菩提心。今欲令其发心。舍下劣意故。说众生悉有佛性。二为离高慢心者。若有人曾闻佛说众生有佛性故。因此发心。既发心已。便谓我有佛性故能发心。作轻慢意。谓他不能。为破此执故。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三为离虚妄执者。若人有此慢心。则于如理如量。正智不得生显故起虚妄。虚妄者。是众生过失。过失有二。一本无。二是客。一本无者。如如理中。本无人我。作人我执。此执无本。由无本执故。起无明等。由无明起业。由业起果报。如此三种。无实根本。所执是无故知能执皆成虚妄故。由于此执所起无明诸业果报。并是虚妄故。无受者作者。而于中执有。是虚妄故言本无。二是客者。有为诸法皆念念灭。无停住义。则能骂所骂二无所有。但初刹那为旧。次刹那为客。能骂所骂起而即谢。是则初刹那是怨。次则非怨。以于客中作于旧执此执不实故名虚妄。若起此执。正智不生。为除此执故说佛性。佛性者。即是人法二空所显真如。由真如故。无能骂所骂。通达此理。离虚妄执。四为除诽谤真实法者一切众生过失之事。并是二空。由解此空故。所起清净智慧功德。是名真实。言诽谤者。若不说佛性则不了空。便执实有。违谤真如。净智功德。皆不成就。五离我执者。若不见虚妄过失。真实功德。于众生中。不起大悲。由闻佛说佛性故。知虚妄过失。真实功德。则于众生中。起大悲心。无有彼此故除我执。为此五义因缘。佛说佛性生五种功德。五功德者。一起正勤心。二生恭敬事。三生般若。四生阇那。五生大悲。由五功德。能翻五失。由正勤故。翻下劣心。由恭敬故。翻轻慢意。由般若故。翻妄想执。由生阇那俗智。能显实智。及诸功德故。翻谤真法。由大悲心。慈念平等故翻我执。翻我执者。由佛性故。观一切众生。二无所有。息自爱念。观诸众生。二空所摄。一切功德。而得成就。是故于他而生爱念。由般若故。灭自爱念。由大悲故。生他爱念。由般若故。舍凡夫执。由大悲故。舍二乘执由般若故。不舍涅槃。由大悲故。不舍生死。由般若故。成就佛法。由大悲故。成熟众生。由二方便。住无住处。无有退转。速证菩提。灭五过失。生五功德。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1 究竟一乘宝性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1 究竟一乘宝性论

  No. 1611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一

  后魏中印度三藏勒那摩提译

  教化品第一

 我今悉归命  一切无上尊

 为开法王藏  广利诸群生

 诸佛胜妙法  谤以为非法

 愚痴无智慧  迷于邪正故

 具足智慧人  善分别邪正

 如是作论者  不违于正法

 顺三乘菩提  对三界烦恼

 虽是弟子造  正取邪则舍

 善说名句义  初中后功德

 智者闻是义  不取于余法

 如我知佛意  坚住深正义

 如实修行者  取同于佛语

 虽无善巧言  但有真实义

 彼法应受持  如取金舍石

 妙义如真金  巧语如瓦石

 依名不依义  彼人无明盲

 依自罪业障  谤诸佛妙法

 如是诸人等  则为诸佛呵

 或有取他心  谤诸佛妙法

 如是诸人等  则为诸佛呵

 为种种供养  谤诸佛妙法

 如是诸人等  则为诸佛呵

 愚痴及我慢  乐行于小法

 谤法及法师  则为诸佛呵

 外现威仪相  不识如来教

 谤法及法师  则为诸佛呵

 为求名闻故  起种种异说

 谤法及法师  则为诸佛呵

 说乖修多罗  言是真实义

 谤法及法师  则为诸佛呵

 求利养摄众  诳惑无智者

 谤法及法师  则为诸佛呵

 佛观如是等  极恶罪众生

 慈悲心自在  为说法除苦

 深智大慈悲  能如是利益

 我说不求利  为正法久住

  究竟一乘宝性论佛宝品第二

 佛体无前际  及无中间际

 亦复无后际  寂静自觉知

 既自觉知已  为欲令他知

 是故为彼说  无畏常恒道

 佛能执持彼  智慧慈悲刀

 及妙金刚杵  割截诸苦芽

 摧碎诸见山  覆藏颠倒意

 及一切稠林  故我今敬礼

  究竟一乘宝性论法宝品第三

 非有亦非无  亦复非有无

 亦非即于彼  亦复不离彼

 不可得思量  非闻慧境界

 出离言语道  内心知清凉

 彼真妙法日  清净无尘垢

 大智慧光明  普照诸世间

 能破诸曀障  觉观贪瞋痴

 一切烦恼等  故我今敬礼

  究竟一乘宝性论僧宝品第四

 正觉正知者  见一切众生

 清净无有我  寂静真实际

 以能知于彼  自性清净心

 见烦恼无实  故离诸烦恼

 无障净智者  如实见众生

 自性清净性  佛法僧境界

 无阂净智者  见诸众生性

 遍无量境界  故我今敬礼

  问曰。依何等法有此三宝。答曰。偈言。

 真如有杂垢  及远离诸垢

 佛无量功德  及佛所作业

 如是妙境界  是诸佛所知

 依此妙法身  出生于三宝

  究竟一乘宝性论一切众生有如来藏品第五

  问曰。云何得知一切众生有如来藏。答曰。偈言。

 一切众生界  不离诸佛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3 大乘广五蕴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3 大乘广五蕴论

  No. 1613 [cf. No. 1612]

  大乘广五蕴论一卷

  安慧菩萨造

  大唐中天竺国三藏地婆诃罗奉 诏译

  佛说五蕴。谓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云何色蕴谓四大种。及大种所造色。云何四大种。谓地界。水界。火界。风界。此复云何。谓地坚性。水湿性。火暖性。风轻性。界者。能持自性所造色故。

  云何四大所造色。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声香味。及触一分。无表色等。造者因义。根者最胜自在义。主义。增上义。是为根义。所言主义。与谁为主。谓即眼根。与眼识为主。生眼识故。如是乃至身根。与身识为主。生身识故。

  云何眼根。谓以色为境。净色为性。谓于眼中。一分净色如净醍醐。此性有故。眼识得生。无即不生。

  云何耳根。谓以声为境。净色为性。谓于耳中。一分净色。此性有故。耳识得生。无即不生。

  云何鼻根。谓以香为境。净色为性。谓于鼻中。一分净色。此性有故。鼻识得生。无即不生。

  云何舌根。谓以味为境。净色为性。谓于舌上。周遍净色。有说。此于舌上。有少不遍。如一毛端。此性有故。舌识得生。无即不生。

  云何身根。谓以触为境。净色为性。谓于身中。周遍净色。此性有故。身识得生。无即不生。

  云何色。谓眼之境。显色。形色。及表色等。显色有四种。谓青黄赤白。形色。谓长短等。

  云何声。谓耳之境。执受大种因声。非执受大种因声。俱大种因声。

  诸心心法。是能执受。蠢动之类。是所执受。执受大种因声者。如手相击。语言等声。非执受大种因声者。如风林驶水等声。俱大种因声者。如手击鼓等声。

  云何香。谓鼻之境。好香.恶香.平等香。好香者。谓与鼻合时。于蕴相续。有所顺益。恶香者。谓与鼻合时。于蕴相续。有所违损。平等香者。谓与鼻合时。无所损益。

  云何味。谓舌之境。甘醋咸辛苦淡等。

  云何触一分。谓身之境。除大种。谓滑性.涩性.重性.轻性.冷饥渴等。

  滑谓细软。涩谓粗强。重谓可称。轻谓反是。暖欲为冷。触是冷因。此即于因。立其果称。如说诸佛出世乐。演说正法乐。众僧和合乐。同修精进乐。精进勤苦。虽是乐因。即说为乐。此亦如是。欲食为饥。欲饮为渴。说亦如是。已说七种造触。及前四大十一种等。

  云何无表色等。谓有表业。三摩地所生。无见无对色等。有表业者。谓身语表。此通善不善无记性。所生色者。谓即从彼善不善表所生之色。此不可显示故名无表。三摩地所生色者。谓四静虑所生色等。此无表色。是所造性。名善律仪。不善律仪等亦名业。亦名种子。如是诸色。略为三种。一者可见有对。二者不可见有对。三者不可见无对。是中可见有对者。谓显色等。不可见有对者。谓眼根等。不可见无对者。谓无表色等。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7 三无性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7 三无性论

  No. 1617

  三无性论卷上(出无相论)

  真谛三藏于广州制旨寺翻译

  论曰。立空品中。人空已成未立法空。为显法空故。说诸法无自性品释曰。前说空品。后说无性品。欲何所为。答曰。前说空品为显人空。但除烦恼障。是别道故。后说无性品为显法空。通除一切智障及烦恼障。是通道故。复有别用。为除世间三虚妄论。一斗诤为胜论。如露伽耶鞮迦及僧佉等论。二多闻为胜论。如四韦陀及伊鞮诃婆等论。三正行为胜论。如二乘教等。今说二空除此三论。先说人空。为除前外道两论。次说法空。为除后一二乘偏执乃至外道邪执论。显真实正行。依因此行得究竟无比故。复次说人空为破邪法。说法空为立正法。若广明论用如十八部。为显此用故说斯论。此即第一明用分也。

  论曰。外问于何法中立此无性。应先安立是法。若说如是则无相理有所相应。实虚两境即便可见。

  答曰。一切诸法不出三性。一分别性。二依他性。三真实性。分别性者。谓名言所显诸法自性即似尘识分。依他性者。谓依因依缘显法自性即乱识分依因内根缘内尘起故。真实性者。谓法如如。法者即是分别依他两性。如如者即是两性无所有。分别性以无体相故无所有。依他性以无生故无所有。此二无所有皆无变异故言如如。故呼此如如为真实性。此即第二相应分。即是立名。次约此三性。说三无性。由三无性应知是一无性理。约分别者。由相无性说名无性。何以故。如所显现是相实无。是故分别性以无相为性。约依他性者。由生无性说名无性。何以故。此生由缘力成。不由自成。缘力即是分别性。分别性体既无。以无缘力故生不得立。是故依他性。以无生为性。约真实性者。由真实无性故说无性。何以故。此理是真实故。一切诸法由此理故同一无性。是故真实性。以无性为性。

  释曰。约真实性。由真实无性故。说无性者。此真实性更无别法。还即前两性之无。是真实性。真实是无相无生故。一切有为法。不出此分别依他两性。此二性既真实无相无生。由此理故一切诸法同一无性。此一无性。真实是无真实是有。真实无。此分别依他二有。真实有。此分别依他二无故。不可说有亦不可说无。不可说有如五尘。不可说无如免角。即是非有性非无性故名无性性。亦以无性为性名无性性。即是非安立谛。若是三性并是安立。前两性是安立世谛。体实是无安立为有故。真实性即是安立真谛。对遣二有安立二无。名为真谛。还寻此性离有离无故非安立。三无性皆非安立也。此即第三相分。明三种体相也。

  论曰。此三种性如是无性已说其相。今须说成立道理。分别性者无有体相。何以故。此性非五藏所摄故。若法是有不出五藏。五藏者。一相。二名。三分别。四如如。五无分别智。一相者。谓诸法品类为名句味所依止。名者。即是诸法品类中名句味也。分别者。谓三界心及心法。如如者。谓法空所显圣智境界。无分别智者。由此智故一切圣人能通达如如。此五法中前三是世谛。后二是真如。一切诸法不出此五。若分别性体是有法则应为此五摄。以不摄故故知体无也。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9 无相思尘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19 无相思尘论

  No. 1619

  无相思尘论

  陈那菩萨造

  陈西印度三藏法师真谛译

 若说邻虚  是根本因  不似起故

 非境如根  识似聚起  不从彼生

 聚无有体  譬如二月  由此二义

 外物非尘  有说邻虚  聚成万物

 识似彼起  故立为尘  邻虚体相

 若是实有  识不似故  非境如尘

 邻虚若尘  则识无别  若言相异

 则识不同  异相在假  故体非真

 邻虚体量  众处无别  若除邻虚

 万识不起  是故万物  悉是假名

 于内尘相  如外而显  立为识尘

 识似现故  是识缘缘  随生决定

 共立功能  令次第起  二根共生

 胜能为根  于识无碍  更互为因

 胜能为尘  互生无始

  若有人执眼等六识。缘外境起。是人或分别邻虚为境。是识因故。或分别邻虚聚为境。似聚识起故尘者何相。若识能了别其体相。如其体相识起。是故说此名尘。邻虚无此事。若邻虚实是识因譬如五根。是故邻虚非尘。若尔邻虚聚应是境。如聚识起故。虽复如此如其相起。识不从此生。是故聚亦非尘。何以故。若尘能生识。似其体相可信为尘。何以故。可说此尘为识生缘故。聚者则不如此。非实有故。譬如二月由眼根乱。识似二月起二月非。识境界实无有故。聚亦如此。离邻虚无有实体故。聚非识境界。是故外尘。由此二义非识境界。一一分不具故。有诸师说。是邻虚聚集成万物。有多种相具足。立此为境界。何以故。有别相能生证智。非但邻虚及邻虚聚。是故于邻虚及邻虚聚中。有相为六识作境邻虚相者非尘。譬如坚等。邻虚中有坚湿热动触。此物实有非眼识境界。眼识不如其起故。邻虚中万物亦如此。何以故。邻虚者于万物中若生识。是识则无差别。以万物中邻虚无有异故。若汝言由相差别故生识异。瓶等诸物相貌不同。缘此相故起识有异。是义不然。何以故。如此相貌差别。于瓶等假名物中。不无于邻虚。实物中则无邻虚。体量不异故。于万物中邻虚体量。所谓圆细无有差别。是故万物相貌非是实有。是假名有。是假名相者。谓瓶等诸物。若除邻虚。似瓶等识不生故。实物者。若析相应法似实物识不灭。如未析时。于瓶中五尘识生。析竟五尘识亦不灭故。五尘等是实有由此邻虚及聚。万物不能生识。是故外尘非识境界。若尔何法名尘。于内尘相如外显现。是名识尘外尘实无所有。于内识中众生乱心分别故。起六尘分别。此分别如在于外。如此显现。是四缘中名识缘缘。以是识体相故由此识生故。所以者何。是识作内尘相。从内尘生。具二法故。是故内尘名境界。问曰。如尘起识是亦可然。内尘是识一分共一时起。云何得作缘缘。答曰。立缘缘者。识缘此生无有二故。缘者或一时共起。能成余法从他生。决定随逐生不生故。问若次第生所缘能缘相云何。答曰。若因在前果在后。果随因因不随果。若因有果必有。若因无果必无。果随因或有或无。是名因果相。复次为安置功能次第故。立所缘能缘。是似尘识次第起为生。似果起功能生识相续。问曰。若内尘是识。缘缘是缘生。经当云何释经言依根缘色眼识得生。广说如经。答曰。功能体相能共造果。说名为根。问根者体用云何答胜能为体。此体因何法可比度知。有由生自果故。是其胜能可得了别。非有四大色此功能于识中无有妨碍。此功能在识中离识。其体不可显示。如我所立根与汝所立根。同功能为体。此有何异。如此功能及似尘相。更互为因。如此功能及似尘相生从无始来悉尔。依功能说名根缘内尘相名境。是乱识不可言其相。得生此法更互为因亦无有始。何以故。或功能成熟故起似尘识。或似尘识故功能得成。识者或异二或不异二或不可说。如此内尘具二法故可为识境。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20 解卷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20 解卷论

  No. 1620

  解卷论一卷

  陈那菩萨造

  陈西印度三藏真谛译

  三界者。唯以言名为体。由强分别。非实有法故不得真。由简择门诸法自性。为生不颠倒智故立此论。

 于藤起蛇知  见藤则无境

  昏昧时中。在非远处。于藤色形。见似蛇相。为境所诳。未见差别。谓彼是蛇。生决定解。若见藤异相。不如分别故。虚妄生故。昔解但是乱知则无有境。

 若见藤分已  藤知如蛇知

  若分分思量。析此藤境。藤体不可得。若无体。此藤知如蛇知。但是乱知。于藤诸分中。亦如是思量分析。体相不可得故。此知缘藤及藤分悉是乱知。

 一切假名类  简择自性时

 假名从他起  乃至俗知境

  依分分析观察藤等。不见自体故。如蛇知此藤等知。但是乱知。实无有境一切假名。有法瓶衣人等。若观瓦等诸分。乃至俗智境在。及最后分。此中瓶等假名从他而起。最后无分析难显离皆无一切假名类最后分无分析。唯一邻虚。若离一大余大及一大并不可显现。无有体故。如兔角等。其异云何。邻虚者不可立为一物。若有物必有方异。犹如瓶等。瓶等诸物是世间有。有六方异。是故有分不成一物。若邻虚是有。应有六方。则是有分不成一物若不成一物。则为多物所成。与瓶不异。亦无实体。

 智人于俗境  勿起真实意

  由此三界唯有散乱。若智人欲求解脱。不应起真实计。问曰。有乱识。答若汝言我信瓶等。外物自性不可得故。但有分别乱识。缘无境起。何以故。幻化人乾闼婆城等实非有。乱识似幻等起而非无。是义不然。以不成就故。云何不成就。如所见不如是有故。此乱识似无物由物无体。云何识得有。如所缘尘自性能缘自性亦如是。所缘尘既无。此乱识不能自起。由他功力。他既不成。起义何在。以是义故。乱识有义。云何得立。于世间无如此法种子等生因。若无所生芽等。果是有则无是处。是故说幻化等譬亦不可立。

 一切假名物  若细心思量

 智人欲等惑  能除如蛇怖

  犹如是说已。识三界但假名。除瓶等粗识。习微细心。如世间所立瓶衣等物。由假名有。约世俗心不违此事。后为遣此俗心。方起简择心。但见唯有乱识。无有外尘。此乱识因不成就故似无物故。体则不成就。内外既无所有。得会法空一切分别所作。欲等诸惑智人易除。譬如于藤妄起蛇想。而生怖畏。若见差别。定知是藤。能除蛇怖。由思量能起。欲等诸尘自性速易能灭。欲等惑妄亦复如是。

 智人不违世  随说世间法

 若欲灭惑障  依真应观察

  如世间瓶衣等物。信有不违。或说示他如此智人先随此事。后若求解脱应修真理。简择世法自性。若如理简择。现起惑灭。未起不生。是立论用。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21 掌中论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31 册 No. 1621 掌中论

  No. 1621

  掌中论一卷

  陈那菩萨造

  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论曰。谓于三界但有假名。实无外境。由妄执故。今欲为彼未证真者。决择诸法自性之门。令无倒解故造斯论。颂曰。

 于绳作蛇解  见绳知境无

 若了彼分时  知如蛇解谬

  论曰。如于非远不分明处唯见绳蛇相似之事。未能了彼差别自性。被惑乱故。定执为蛇。后时了彼差别法已。知由妄执诳乱生故。但是错解无有实事。复于绳处支分差别。善观察时。绳之自体。亦不可得。如是知已。所有绳解。犹如蛇觉。唯有妄识。如于绳处有惑乱识。亦于彼分毫厘等处。知相假藉。无实可得。是故缘绳及分等心。所有相状。但唯妄识。颂曰。

 诸有假设事  详观自性时

 从他皆假名  乃至世俗境

  论曰。如于绳等支分之处。别别分析。审观察时。知无实体。唯是妄心。如是应知。一切诸法。但是假名。如瓶衣等物。藉泥缕等成。乃至言说识所行境未至破坏。名为瓶等。言从他者。谓从世俗言说而有。非于胜义。颂曰。

 无分非见故  至极同非有

 但由惑乱心  智者不应执

  论曰。若复执云。诸有假事。至极微位不可分析。复无方分是实有者。此即犹如空花。及兔角等。不可见故。无力能生缘彼识故。所执极微。定非实有。所以须说不可见因。由彼不能安立极微。成实有故。所以者何。由有方分事差别故。犹如现见有瓶衣等物。东西北等。方分别故。斯皆现有。支分可得。若言极微是现有者。必有方分。别异性故。是则应许东西北等。支分别故。此实极微理不成就。亦非一体。多分成故。见事别故。一实极微定不可得。如是应舍极微之论。是故智者了知三界咸是妄情。欲求妙理不应执实。颂曰。

 妄有非实故  与所见不同

 由境相虚妄  能缘亦非有

  论曰。若言我亦于彼瓶衣等事。许彼自性是不可得。皆是妄识之所分别。然而缘彼相状乱识是其实有。观健达婆城。及幻人等。其识是有。设有此识。亦非实故。与所见事不相应故。此惑乱识。于所缘境。作有性解。彼事自性已明非有。境既是无。能缘妄识亦非实有。云何令彼妄识有耶。然于世间不曾见有无能生种子有所生芽等。由斯汝说幻城等喻道理不成。颂曰。

 斯皆是假设  善觉者能知

 智人断烦恼  易若除蛇怖

  论曰。如说三界但有假名。瓶等粗觉既除遣已。知从名言而有其事。善观察者。能了知已。即于绳处蛇怖除遣。复审思惟了彼差别于绳等处妄执亦无。如是观时。一切能生离染之法。易速蠲除烦恼罗网。及诸业果自当断灭。有别颂曰。

 智人观俗事  当随俗所行